梁岱琦觀點》滅火器的「長途夜車」開進異鄉人心底的最終站

新頭殼newtalk 文/梁岱琦
6880-10-21T07:00:43Z

如果人生是班「長途夜車」,你希望開往何處?在那裡到站?

滅火器找來楊雅喆執導的新歌「長途夜車」MV,這一周來,重擊許多人心底脆弱的角落。MV裡沒有精心安排的劇情,只透過3位主角主述離鄉在外打拼的心情,胡智為一球一球往大聯盟夢想靠近,洪綵希努力在紐約跳出自己,楊大正的父親楊耀文則在寮國做著賣水餃和烘咖啡豆的小生意。看似勵志的情節,卻藏有不同世代離開台灣,同樣追求夢想的艱辛。

這些年來,身邊有愈來愈多的人選擇離開這塊土地,尋找其他的可能。他們背負著自己對自己、別人對自己的期望,勇敢離開舒適圈,追求更寬廣的舞台。他們在陌生的異地裡,重新建立人際關係,取得別人的信任,同時,也試著信任別人;證明自己能力之餘,也證明自己來自的那塊土地。過去尋常的家鄉味,現在成了日常生活裡最大的慰藉,翻牆尋找同溫層,努力在霧霾裡看清楚,希望別迷失了方向。

「長途夜車」寫的是楊大正離鄉的心情,當年北上求學的年輕人,已在台北落地深根多年,卻還是思念著自己的故鄉。聽著歌曲之餘,正好看了網路上的一篇文章,談到南北差距,明明擁有一樣的學歷,南部領的卻是低得多的薪水和彷彿吃到飽般的加班時數,怎麼也沒想到,昔日北上念大學的車票,會是一張怎麼也沒辦法回家的單程票。

滅火器的歌曲總是傳達著在逆境中向上的精神,不管人生有多不順遂,深信總有那一絲希望,讓人忍不住想起MV裡的楊耀文,雲淡風輕地說著房地產被騙,種咖啡、咖啡樹又死的失敗過程,怎麼從谷底裡翻身?「當你趴在爛泥巴上時,只要站起來,就離開爛泥巴了」,楊耀文這麼說,看似阿Q式的樂觀,其實藏在骨子裡的是十足台灣人的韌性。 

一直覺得楊雅喆是個看得「更多」的導演,能從簡單的情節裡,挖掘到深層的意義,緊密地與社會脈動結合,運用影像說出他想說的話。楊雅喆將滅火器的「長途夜車」投射到更多離鄉拼搏的人身上,只是這些人走得更遠、回家的路也更長。也許你也和我一樣,是個從未有勇氣離鄉背井的人,但看著MV的畫面,眼眶還是漸漸濕了,尤其最後那無數個人串起的大合唱,每個小小的、在異鄉的面孔,都有可能是你或是我。 

每個人心裡都有一條回家的路,不是一定要成功,才能踏上回家的路。時間是六點半,到站的長途夜車,下車的現在,我是回來的人,楊大正在歌裡輕輕地唱,希望每個離家的人,都能乘著「長途夜車」,夜車到站時,下車的都是回來的人。

本文所附即楊雅喆執導的新歌「長途夜車」MV。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