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新頭殼Newtalk

newtalk 新聞與雜誌

免費 - Google Play

新頭殼APP 立即安裝Android版本
邵族耆老凱道為土地請命 青年高呼「總統府前自焚」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市報導
政治經濟
邵族青年Malihan受《新頭殼》記者訪問表示,如果政府要這樣消滅他們,他們就在總統府前自焚,直接消滅就好。
邵族青年Malihan受《新頭殼》記者訪問表示,如果政府要這樣消滅他們,他們就在總統府前自焚,直接消滅就好。    圖:汪少凡/攝

原住民凱道抗議「傳統領域排除私有地」邁入第99天,邵族2位祭司、2位長老與青年今(1)日赴凱道聲援並痛訴土地流失歷史,邵族祭司、長老們表示,土地本來都是他們的,然而前南投縣長林洋港、吳敦義拿圖來跟他們說,土地給政府,以後要幫他們建設,結果欺騙他們,最後讓邵族廣大土地只剩下「屋簷滴水範圍」內土地,很多老人發現被騙,先後生病去世。邵族青年Malihan受《新頭殼》記者訪問表示,如果政府要這樣消滅他們,他就在總統府前自焚,直接消滅就好。 

邵族青年Malihan對著總統府方向高喊「蔡英文總統妳幾歲了?我奶奶都上來了,妳還是聽不到。」他表示今天非常愧疚,還需要耆老、祭司、頭目北上,她們幾乎都是為了抗議上來台北,不是來台北遊玩;他也把邵族的獨木舟「偷偷摸摸」搬上來,因為怕政府的制度、警察、規範阻擋他們;他痛陳,邵族一再被政府阻擋,日月潭的土地、水域都沒有了,耆老現在住在組合屋,是1999年921地震後,族人沒有地方可以住,請求、抗議、捍衛自己的農耕地,才蓋了自己的組合屋,但電費2個月8、9000元,是「最貴的電費」。

Malihan受《新頭殼》記者訪問表示,1973年南投縣長林洋港要蓋「文化中心」,蓋完2年就倒掉變「廢墟」,縣府使用後應該要歸還給邵族,卻變成縣政府的地,1999年921大地震後,族人要把廢墟剷平蓋「組合屋」,卻遭縣政府阻擋。為了擁有屬於邵族的土地,得以復育傳承文化,2006年邵族曾提出「邵族文化復育及傳承發展實施計畫」,也獲當時經建會核定通過,預算也下來,卻一直拖到現在未執行。更慘的是,因為沒有土地,邵族在組合屋中用電是以「臨時用電」費率計算,2個月電費8、9000塊,17年來43戶加起來繳了「600多萬」的電費;直到去(2016)年4月,媒體報導後,縣長林明溱指示台電處理,在附近找族人的土地申請「農用電」,用地目來申請用電,才讓族人電費降到2個月1、2000塊。

Malihan批評,邵族幾代住在這邊,政府這樣欺負、消滅他們,是真的要幫助原本住在這片土地上的人,還是要把他們折磨到死。「我們沒有要什麼東西,就是讓我們好好活下去,這一點都做不到嗎?」他控訴。Malihan也說,原民會2月18日公告的劃設辦法下去,邵族人滅亡政府就達到目的了,如果政府執意這樣,他就在總統府前自焚,直接消滅就好。他也要在場的原民會官員不要在這裡作秀,有本事就來日月潭看看,所謂觀光經濟效益背後,邵族已經快要沒有魚,祭典都在土地上進行,文化還受人指指點點,他說「蔡英文總統請你出來聽好嗎,我們最卑微的請求,七大姓氏的石頭,請你回應好嗎?」

「我們都被政府騙了!」邵族長老久美表示,土地本來都是他們的,是前南投縣長林洋港、吳敦義拿圖來跟他們說,土地給他們,以後要幫他們建設,都可以做生意賺錢,原住民都有飯吃;結果沒有,土地都被他們賣掉,給漢人做生意。她拜託政府「把以前拿走的地還我們就好了。」

邵族祭司至寶說,她是邵族的先生媽,以前邵族的土地很大,「公媽籃」可以放的地方很寬闊,現在公媽籃都直接放在門口馬路的地上,而他們現在排公媽籃,很多人還會罵他們,說「死番仔放這個做什麼!」她說,他們不知道公媽籃是什麼,而她們也不知道要怎麼介紹,因為公媽籃放下去就不能講話、也不能站起來。她拜託政府將他們的土地還給他們,讓他們有寬闊的地方,可以放公媽籃來祭拜。

邵族長老育秀表示,原本土地很大,政府來了,結果只剩下「屋簷滴水範圍」內的土地,對他們說要幫忙建設,幫忙把房子弄好,「連廁所都要鋪地毯」他們說;「我們本來就是山頂人,人家這樣講我們就相信了。」結果讓他們去弄,變成沒有地方住,連廁所也沒有;所以來台北抗議「還我們土地」,可是遙遙無期,沒有人給他們回消息,很多老人發現被欺騙,身體就這樣一天一天生病,最後就去世了。而他們現在還住在組合屋、鐵皮屋裡面,冬天好冷夏天好熱。「可憐我們邵族,我們不要比較多,也不要拿別人的,把我們的土地還給我們就好。」她說。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