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之庭觀點》新特首林鄭月娥出爐!預告強化鎮壓與激化抗爭的香港

新頭殼newtalk 文/曾之庭
1970-01-01T00:00:00Z
林鄭月娥非常擅長「爭取支持的工作」,也清楚知道有效支持的關鍵,不是香港居民,不是眼前的「社福界選委」,也不是票源基盤的「建制派」選委,而是遠在北京中南海裡的那位習核心。林鄭的選舉語言,始終鎖定「宣誓效忠中央」。   圖:翻攝自林鄭月娥臉書。
林鄭月娥非常擅長「爭取支持的工作」,也清楚知道有效支持的關鍵,不是香港居民,不是眼前的「社福界選委」,也不是票源基盤的「建制派」選委,而是遠在北京中南海裡的那位習核心。林鄭的選舉語言,始終鎖定「宣誓效忠中央」。   圖:翻攝自林鄭月娥臉書。

傳統上,任何選舉評論,或落選的候選人,再怎麼不滿意選舉結果,最終都必須無奈或故作風度說,「這是人民的選舉」。但是,在香港特首選舉,這句話,是不成立的。香港第5屆特首人選26日出爐,北京欽定的林鄭月娥,果如北京意志而獲得當選,預告北京將強化鎮壓的警告,林鄭輸得太慘的民調,更加預告「特首普選」遙遙無期,連帶激化港獨主張的正當性。

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是北京自已在「香港基本法」的政治承諾,依照白紙黑字寫的,香港人高喊「自已的特首自已選」這件事,應該要在2007年實現。但是,已經2017年的今天,香港人用將近6成的民調,卑微的向北京喊話,得到的依然是冷酷而絕情的答案。形式上,林鄭的票源來自香港工商財經界(建制派)代表,而這些代表支持林鄭的理由,第一是「中央指定」,第二是「中央不支持曾俊華」,第三是「中央不喜歡不聽話的人」。

這也是為什麼僅僅半個月的選舉過程,林鄭多次在承諾好的香港建設座談活動,演出放鴿子戲碼,被主辦單位痛斥「信用破產」也毫不在意。甚至,勉強為了選舉應景活動,而跟社福界選委展開拜票時,面對「接觸民眾很不自在」的質疑,她甚至脫口說出,「其實我不懂做爭取支持的工作。」

其實,林鄭非常擅長「爭取支持的工作」,也清楚知道有效支持的關鍵,不是香港居民,不是眼前的「社福界選委」,也不是票源基盤的「建制派」選委,而是遠在北京中南海裡的那位習核心。林鄭的選舉語言,始終鎖定「宣誓效忠中央」。早在2014年香港爭取「特普選舉」如火如茶之際,任職香港政務司長的林鄭,就投書「華爾街日報」,強調「香港隸屬中國,特首普選並非香港的內部事務、可由香港自行決定」。投書並指出,港民希望普選就必須以「妥協的精神」來實現。這種嚴重違反普世價值所定義的「民主」,如在台灣,必是嚴重政治失言,但卻是最打動北京的「政見」,林鄭不斷重複的政治發言,就是「香港特區是按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成立,隸屬中國政府之下,中央保有憲法權力,可決定香港政治制度和發展方向」。

針對民主派指控「普選跳票」,她也大力替北京擋子彈,強調香港特首普選,並非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一部分,聯合聲明僅稱特首由選舉或協商產生。尤其經典的,是林鄭面香港年輕人的示威,無法用民主政治的基本語言辯駁,脫口說出「小妹妹不要太偏激,你媽媽好擔心妳」,這種封建父權且涉嫌恐嚇的政治語言。

如此人格特質、政治本質,以及如此低民調的林鄭月娥,最終獲得北京的「堅定而唯一支持」,預告了「香港特首普選」,陷入更為黑暗的深淵,同時類似過去台灣「國安法」的「基本法23條立法」,極可能再度排上日程。

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是北京自已在「香港基本法」的政治承諾,依照白紙黑字寫的,香港人高喊「自已的特首自已選」這件事,應該要在2007年實現。但是,已經2017年的今天,香港人用將近6成的民調,卑微的向北京喊話,得到的依然是冷酷而絕情的答案。   圖:翻攝自曾俊華臉書。
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是北京自已在「香港基本法」的政治承諾,依照白紙黑字寫的,香港人高喊「自已的特首自已選」這件事,應該要在2007年實現。但是,已經2017年的今天,香港人用將近6成的民調,卑微的向北京喊話,得到的依然是冷酷而絕情的答案。   圖:翻攝自曾俊華臉書。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