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竹籬笆外看麵包師傅偷拍阿扁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在高雄市立美術館附近拍攝前總統陳水扁影片PO網的麵包師傅黃士福,引發外界爭議。   圖:翻攝民視畫面
在高雄市立美術館附近拍攝前總統陳水扁影片PO網的麵包師傅黃士福,引發外界爭議。   圖:翻攝民視畫面

台灣的老人化問題越演越烈,小英上台後,我們已經有了3位前總統,這是在戒嚴時代無法想像的,除非像嚴家淦背後有個藏鏡人,當個魁儡自得其樂,其他兩位蔣總統都要「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但營養太好的結果,前總統越來越多,偷拍這種事也難以避免。

20161030日《蘋果日報》報導〈扁被跟拍,陳菊:若有逾法將制止〉︰「針對前總統陳水扁昨在外散步復健再度遭拍攝影片,高雄市長陳菊上午嚴正提出呼籲,『有心人士應停止對陳水扁前總統的不當滋擾,而若有逾越法令的行為,市府也將依法制止。』」 

陳菊說,陳水扁每日在住家附近散步是基於醫矚,目的是不讓病情惡化的必要措施,外界不應以此對他的健康狀況有錯誤臆測。陳菊也特別說明,表示當初陳水扁確定將住居高雄時,市府原本規畫提供加強他人身保護措施,不過,因陳水扁不願讓外界誤解有特殊待遇,當時就拒絕。

陳菊說,「基於人道與對個人隱私權利的尊重,實在不應該對一個病人有如此跟蹤甚至是拍攝的行為,如此不僅使陳前總統個人隱私與尊嚴受到傷害,也讓台灣社會又再次受到撕裂,有心人士應停止這種行徑。」 

其實這位專程從鳳山自強二路跨越高雄來美術館賣麵包的師傅黃士福,之前貼出阿扁散步照片,對於是否修圖去掉尿袋,就在網路上引發真假之爭的羅生門風波,1019日黃士福接受《蘋果日報》專訪時是這樣解釋︰

「去年4月在高雄鳳山創業開饅頭麵包店的黃男敘述拍到阿扁的情形,本來他都在鳳山店面賣饅頭和麵包,今年7月,他朋友說他的養生健康麵包很適合高雄市立美術館附近的長輩口味,建議他早上去美術館擺攤販賣,賣了2個月,今年924日上午接8時,他看到阿扁總統散步,心想阿扁總統都坐輪椅,怎麼會自己趴趴走,用手機拍下照片。 

上個星期,他又在美術館看到阿扁總統散步,馬上用手機又另外拍了一段影片。黃男說,他拍阿扁純粹是基於好奇心,絕無政黨惡鬥和製造對立的用意,也無意用此照片打他麵包店的知名度,『希望網友不要有不理性的猜測。』」 

他覺得自己和現在一堆年輕人創業所碰到的辛苦和困難,對比阿扁總統的優渥生活,有感而發,覺得不公不義,才會在9月把阿扁總統散步照片PO到『小辣椒洪秀柱後援會』臉書粉專,寫下『陳前總統有生病嗎?我在美術館外賣手工吐司、蛋糕所拍攝下來,現在民進黨執政4個月有什麼作為』?」 

麵包師傅黃士福近日來的行為是否妥當?資深宅男的本魯,沒這麼大的學問能評斷;但從庶民史的角度觀察,這就是典型的竹籬笆內思維。若是覺得這8年來經濟不好,稍微有點智商的國民,也都會去譴責這8年來沒做到「633的老馬,怎麼會跳躍式的去歸罪於上一任的阿扁?不就是因為阿扁做不好,才讓老馬有機會沐猴而冠的嗎?誰當總統誰負責,這道理會很難懂嗎?

屁股決定腦袋的竹籬笆內思維,就跟中南海當局與對岸糞青一樣,永遠無法用小民史觀來認識一下台灣史。他們擔心阿扁若得到自由,綠營將如虎添翼,被打趴了的藍營也就只能永遠趴在那裏;但對綠營政治生態稍有常識的人就知道,恰恰相反。 

1979年冬,美麗島事件爆發;1980年冬,立委與國代增補選,受難者家屬與辯護律師紛紛參選。其實國民黨就算一個也不提名,不用改選的老賊在國會裡依然佔多數,表決時,黨外的即使一票算三票,還是改變不了老賊們的決定,那麼黨外人士為何參選? 

因為競選那幾天是民主假期,黨外候選人可以在核准的時間、地點、場次與助講員站台下,舉辦百無禁忌的自辦政見會。但國民黨又為何要對台灣人恩准這段民主假期,一是在老美聯中制蘇的不利情況下爭取好感,二是開個出口澆熄沸騰的民怨,第三當然也是最重要的,搞這種場子很燒錢,就像讓黨外人士辦雜誌那樣,錢燒光就沒戲唱了。 

因此,在自辦政見會上最重要的事,就是鼓動氣氛來募款。受難者家屬在台上哭訴,沒有好的擴音設備,群眾根本聽不懂她們在說什麼,但聽懂了就會發現他們根本什麼也沒說。我那時才10幾歲,就像現在小孩去演唱會,總要提早去佔位置,再一場又一場的轉戰;那年代主辦單位也都沒設流動廁所,只有我們這種年輕的膀胱才頂得住。

到了最重要的一刻,募款只是隨便拿個紙箱用膠帶黏起來再挖個洞,大家就乖乖排隊去投。雖然那時已發行500與1000元的紙鈔了,但因面額太大,市面上並不很流通,店家擔心真偽常拒收。有點像是現在我拿2000元紙鈔付計程車錢,司機大哥不收(我老婆說我的長相也要負一半責任)。

可是,戒嚴時代的自辦政見會,支持者根本等不及排隊訪錢放進募款箱,走到台前就直接掏出500或1000元的大鈔丟上來,工讀生來不及一張一張撿,直接拿竹掃把來掃。這時也無須擔心真偽,沒人會拿假鈔來捐香油錢的。

1920年代起,台灣人在日本殖民體制下,就有了未來要當家作主的想法。為了這個目標,台灣人對本土政客的金錢觀是極開放的,但1895年因馬關條約而建立的台灣民主國,唐景崧,劉永福與丘逢甲等大咖,都捲款逃往中國,因此,只有一個天條,錢不能放在兒女的海外戶頭裡。

這個綠營政客的政治獻金天條,必須有兩要件同時存在才成立。放兒女名下沒關係,因為國民黨的政治迫害會羅織妻兒,他們在台灣升學就業都會受牽連,因此,支持者捐款時就認為這是安家費。但若轉至國外,只要不在兒女的戶頭裡,支持者也都會從寬認定是政治獻金,就算拿去喝花酒也沒人在意。

可惜阿扁的海角不知多少億,卻犯了這天條,因為他把政治獻金藏在國外,而且還登記在陳致中名下,所以消息曝光時,連長期挺扁且最死忠的台獨聯盟主席黃昭堂,也改口大罵陳水扁丟臉、是台灣之恥,要他去跳海。至於其他台獨學者如李筱峰、林濁水或是本土名嘴汪笨湖等人的批判,我不多引述。

海外藏金且置於兒子名下,不論司法上如何判決,對傳統綠營支持者來說,阿扁的政治生命已結束了。在中選區多名額的議員選舉裡,陳致中還有機會;但只要是單一選區的選舉,無論市長與立委,都只剩「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搗蛋能力了。

真正會擔心每次選舉都來攪局的是綠營,2012年高雄市第九選區(前鎮、小港)綠營基本盤逾6成,民進黨提名的郭玟成連任原十拿九穩,但陳致中投入選戰,讓郭玟成從「躺著選」變成「躺著喘」,最後是由國民黨的林國正勝出。

竹籬笆內的傳統思維,就是要窮極一切力量,把阿扁「關好關滿」;但回到政治盤算,其實是幫綠營高層甩開了這個燙手山芋。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延伸閱讀: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