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誰是真正的「美日走狗」?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軍公教人員93到凱道遊行,有抗議者打出「美國日本走狗蔡英文滾出台灣」的橫幅,其實「美國和日本」的走狗,不是蔡英文,而是他們心儀的「先總統」蔣介石。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軍公教人員93到凱道遊行,有抗議者打出「美國日本走狗蔡英文滾出台灣」的橫幅,其實「美國和日本」的走狗,不是蔡英文,而是他們心儀的「先總統」蔣介石。   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台灣有部分在即將啓動的年金改革中可能利益受損的軍公教人員,組織到凱道遊行,這是蔡英文執政以來最大的一次反政府遊行。組織者號稱這是一場「史無前例」的中產階級上街,「當一個國家,連中產階級都要上街頭,那就代表很嚴重的警訊了」。

殊不知,正是不公正的年金制度,像大山一樣壓得年輕一代抬不起頭來,讓年輕一代無法步入衣食無憂的中產階級行列。許多舊制度的捍衛者,是極度自私自利之徒。有批評者用台灣俗話諷刺他們說,這是「乞丐趕廟公」,更有人說這是「凱道前軍公教萬聖節活動」,Trick or Treat (不給糖就搗蛋)!

有抗議者打出「美國日本走狗蔡英文滾出台灣」的橫幅,如此惡毒地辱罵以絕對優勢當選的民選總統的情形,在一般的民主國家中非常少見。這顯示出台灣社會仍然充滿暴戾之氣。個人利益受損,有怨氣,可以理解;但罔顧和扭曲歷史事實,卻是不能原諒的錯誤——這些軍公教人員,大都算是台灣文化教育水準比較高的人士,也大都是國民黨政策的受益者,他們多少瞭解一點國民黨的歷史。如果對國民黨的歷史有最基本的瞭解,就應當知道所謂「美國和日本」的走狗,不是蔡英文,而是給他們有待、讓他們心儀的「先總統」蔣介石。

在中國被共產黨打得滿地找牙的蔣介石,不得不承認國軍惟一的優點是善於「轉進」。到了狹小的台灣,沒有了廣袤的「轉進」空間,再「轉進」就只有跳進大海了。在最黑暗的日子裡,他甚至公開宣稱,中華民國已經滅亡了。既然國軍如此不堪一擊,他只好將日本和美國當成救命的稻草。

蔣介石早年赴日本學習軍事,雖然只是接受最基本的軍事教育,但從此對日本的軍國主義佩服地五體投地。蔣介石清楚地知道,不是國軍將日本打敗的,而是美國的原子彈讓日本投降的。在與日本鏖戰了8年之後,他清楚地知道日本的軍事能力是國民黨軍隊望塵莫及的。因此,在隨即爆發的內戰中,他招募了大量投降的日軍爲顧問,包括侵華日軍頭子岡村寧次。當然,這一切必須悄悄地進行,不能玷汙了他作為民族主義者的光輝形象。

敗退台灣之後,蔣介石痛定思痛,爲了重新訓練、改造國軍將領,請來剛剛在抗戰戰場上與之生死搏鬥的日本軍官當老師。他不惜重金聘請了一群日本侵華將官來台灣,顧不得他們手上是否沾過中國人的鮮血,只要能幫助他維持在台灣的鐵腕統治,他就感激不盡了。聘請日本軍官當顧問,還要躲避另一個主子美國的監控,蔣介石為此專門在陽明山上設置了一處秘密基地。

日本學者野島剛在《最後的帝國軍人:蔣介石與白團》一書中,梳理了這段歷史的來龍去脈,蔣介石爲了說服手下的將領謙卑地向日本軍官學習,可謂煞費苦心。蔣介石與白團成員的親密合影,一張張歷歷在目。在已經解密的蔣介石日記中,常常可以發現關於與白團日本軍官會晤的詳細記載,如1952年1月3日記載:「與32師日本教官3人茶敘,大笑,甚感愉悅。」蔣介石宛如半個日本人,只有在跟日本軍官在一起的時候,才顯得如此放鬆。對此,野島剛感嘆說:「遍尋蔣介石日記,卻找不到任何蔣介石與手下的將軍們會面時,曾經『甚感愉悅』的記載。」而228屠殺的元凶之一彭孟緝,則在充任白團教育長之後一路高升到陸軍總司令。

蔣介石對美國這個衣食父母更是「求爹爹、告奶奶」,百依百順、卑躬屈膝。若非韓戰爆發、美國協防台灣,他根本守不住這個島嶼。此前,蔣介石甚至做好了流亡菲律賓的打算。是韓戰拯救了蔣介石和國民黨。美國歷史學家Stephen G. Craft在《1957年劉自然事件與美國的冷戰政策》一書中指出,當美軍隨着美援源源不斷地抵達台灣之際,蔣介石與美方簽訂多項協定,明確規定美軍在台灣享有治外法權。1943年,作為英美盟友的蔣介石要求同美國簽訂新條約,以便在國際事務中賦予中國更大的平等,美國政府放棄治外法權。但是,到了1951年,當美國將治外法權重新包裝成美軍人員及其眷屬的外交豁免權時,蔣介石卻同意簽署幾年前痛恨的「不平等條約」。

中華民國外交部後來承認,該協定的簽署反映了當時的緊迫性:中華民國迫切需要軍事援助,不惜付出給予美國顧問外交豁免權的政治代價。1954年,行政院長俞鴻鈞聲稱,他將推行一項與美國「坦誠合作」的務實政策,中華民國亟需美國的大力援助,以至於「談論主權與干涉未免顯得太學究氣」。作為上海灘流氓出身的蔣介石,從來善於審時度勢、合縱連橫,從來不會被「學究氣」所束縛。

1955年,共軍炮擊金門,美方再度提升在台灣的軍事力量,美軍顧問團及家眷的人數增加到7千人。美國的存在導致赫爾曼將台灣描述成一個美國人「飛揚跋扈地統治著」的地方。美國駐台灣大使藍欽更指出:「我們同時進口了一個『小美國』,只需觀察一下街道上往來的車輛和中國人專門爲美方工作人員修建的新房屋即可知。」蔣介石假裝這一切都不存在,他縮到蝸牛殼中過著兒皇帝的日子。

蔣介石不是真正的民族主義者,而是功利主義者和實用主義者,他看重的只有自己的權力,只要能夠保住權力,他可以做任何喪權辱國的事情。那些辱罵蔡英文是「美日走狗」的人士,如何面對「先總統蔣公」的這些不堪的歷史?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