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台灣最出名的軍人自殺與冥婚事件
新頭殼newtalk 文/
高成器吳純純相約殉情案。
高成器吳純純相約殉情案。    圖:管仁健提供

禍不單行,軍方又進入多事之秋。海陸99旅衛生連中尉吳宛凌與工兵連中尉陳奕安,相繼在高雄市林園區的軍營內輕生。由於LINE的通訊方便,加上解嚴後的新聞自由,讓這兩起基層軍官的自縊事件,相對來說也難以搞黑箱作業。

從歷史來看,台灣最出名的軍人自殺與冥婚事件,應該就是1968年爆發,現今仍撲朔迷離的高成器吳純純相約殉情案。

黨外出身的台北市長高玉樹,原本是稻田大學機械系出身,與婦產科名醫黄翠雲聯姻後,在228事件後認為以武力對抗老蔣,即使成功仍難抵共產黨,因此改用和平方式參政。1954年以無黨籍身分當選為台北市第一任民選市長,政績卓著。

1957年任期屆滿連任時,國民黨推出的黃啟瑞根本不敵,於是開票時全台北大停電,做票後黃啟瑞當選,市民包圍政府,高玉樹擔心引起二次228,在競選總部的大樓外高掛兩條白色布條,上聯是「成敗在所不計」,下聯是「公道自在人心」公開宣布敗選以驅散民眾。四年後民眾以還黨外公道心理,讓高玉樹高票擊敗周百鍊,再次當選市長。

高玉樹的長子高成器自幼聰慧,又有領導力。1959年中學時參加基督教青年會YMCA第九屆徵友運動,獲得團體第一名與個人第二名,只輸給招商局總經理李頌陶。可惜脾氣暴躁,讀台大土木系時,因持槍與人爭執被退學,轉學淡江英專化學系後,再次因槍擊案見報。

1965年6月25日晚間七時,市民宋家勝因家裡圍牆被市政府拆除,竟帶著兩個女兒來市長官邸陳情,女司機蕭林罔腰在大門裡回應市長不在官邸,宋家勝不滿,多次捶打大門後,就一腳踢開大門,衝入庭院毆打蕭林罔腰,高成器對空鳴槍兩次後,仁愛路派出所兩位警員趕到,就把宋家勝拖出門外。

宋家勝指高成器除開槍外,還與幾個少年一起圍毆他,因而至地檢處按鈴控告。醫師李國鵬在庭上說明:「宋家勝身上的傷,有些傷是打的,有的是擦傷。」高市長則經由市政府新聞室發佈的書面談話:

「對宋家勝的處境至為同情,但拆除違建為政府既定的致策,執行人員難以徇情通融。宋家勝如要陳情,應該到市政府,因為市政府才有辦公人員。也希望台北市民今後要洽辦公務時,要到市府去,不可到市長公館。不然,像宋家勝請願引起的事件,非但解決不了問題,而且還引起誤會。」

後來檢察官不起訴高成器,傷害罪也不成立。但高成器持槍鬧事時持有的槍枝,已在一個月前登記在女友吳純純名下,雖然起訴書上陳明,被告高成器雖非該槍之所有人,但持有之情由非不正當,且持槍而有槍照,核之「自衛槍枝管理條例」亦無禁止代人保管獵槍之明文,不得以未受允准而持有軍用槍砲之刑責相繩。但吳純純仍被台大退學,轉學政大夜間部政治系,畢業後到古亭女中教英文。

1968年5月29日下午1時40分,服預官役還1個月就要退伍的高成器,被女傭發現在陽明山菁山路市長專用的青山園別墅中,與未婚妻吳純純陳屍在臥房中。高成器與吳純純屍體四週佈滿了鮮花。他們二人都穿著訂婚時的禮服,每人胸前都捧著一束花。吳純純的右手挽著高成器的左臂,並頭仰臥在舖了白被單的地上,臉上都沒有痛苦的表情。

高成器與吳純純自殺的現場有三封信函,被檢關與軍事檢察官認定是遺書。其中一封用英文寫的,經判斷出於高成器的手筆;另兩封用中文寫的,係吳純純所寫。高成器的遺書中指說:「我的脈搏快停了,生命到此為止………除了這條路,我沒有別的路可走。……」

至於吳純純的遺書是給胞弟,內容很簡單,「希望弟弟好好保重自己,我已經不能再照顧你了。我所要得到的,都得到了;我所希望有的,也都有了!」但都沒提到自殺的原因,甚至看不出是自殺。

吳純純的同事也是結拜姐妹陳美江說:「吳純純自殺前,沒有一點異常的跡象。」陳美江和吳純純是台北第二女中同學,大學畢業以後,同時任教於古亭女中。吳純純自唸高一開始到死前,都是住在台北市林森北路陳美江的家裡,每星期四才回到台北市羅斯福路自己家裡一次。她說:

「本月26日晚,高成器還到過我家,三人興高采烈的在家中玩撞球。27日晚,吳純純告訴我,當晚有朋友生日,出去參加應酬。兩天不見,我以為吳返回自己家去了,未料已發生了這件不幸的事情。」

台北地檢處檢察官莊來成偕同法醫張志純,檢驗吳純純屍體結果,認定是藥物中毒死亡,並判定是服毒自殺。因而簽發埋葬許可,准許吳純純的胞姐將吳純純的屍體領回土葬。高成器在服兵役中,其屍體是軍方檢察官檢驗,並未公布結果。據吳純純嫂嫂說:

「十年來,他們一直互愛、互勉、互信、互諒,從高中到大學畢業,一直保持著可貴的戀情。我從來沒有聽到他們發生爭吵,現在他們竟忽然自殺了,家人和朋友對他們自殺之謎,誰也猜不透!」

古亭女中2年6班的全體同學,對吳老師突然自殺感到奇怪。她們說平日吳老師常勸她們對任何事情都要看得開,不要太計較。曾經有一位同學在週記上談到她個人遇到感情上的困擾事情很想不開,有尋短見的念頭。當時吳老師就對班上同學說:「自殺並不能解決問題,而且自殺也是世界上最愚蠢的行為。」因此,同學們都認為吳老師是樂觀型的人物。

何況吳純純已經通過托福考試,也申請到美國密蘇里州立大學的獎學金,高成器明年六月也將赴日本早稻田大學留學,實在沒有自殺的可能。高玉樹將兩人屍體領回後,決定在六月二日早上合葬於陽明山第一公墓。將吳純純以高家長媳的身份,與高成器合葬,這是台灣歷史上最簡單卻也最引人注目的冥婚儀式。

婚禮在市立殯儀館至樂廳舉行,在場者,僅男、女雙方家長、家屬,並沒有市府官員或其他人參加,僅由家屬在結婚證書上蓋章,並向死者靈位燒香致祭,典禮即告完成。

6月2日原是高市長就職四週年的紀念日,但因6月2日是農曆5月7日,照陰陽八卦算法,這一天對高成器是吉祥日子,所以決定在這一天舉行婚禮及葬禮。高市長則改在7月1日慶祝北市改制一週年時,同時慶祝就職直轄市市長一週年。

當時坊間傳言,有人向蔣經國獻計,何不將蔣孝章嫁給高成器。好事的人把話傳給了高玉樹,高玉樹一聽説攀上皇親國戚,就忙口答應下來。想不到高成器眼看這個拒絕不起的婚事,只好和他的戀愛了許久的女朋友服毒自殺。

但這說法荒謬絕倫,蔣孝章1957就去美國,據中研院近史所出版的口述歷史《溫哈熊先生訪問紀錄》,1960年就「私奔結婚、未婚生子」了,但官方定調「殉情」的高成器卒於1968年,蔣孝章的小孩都上小學了。然而高成器陳屍在陽明山別墅,也下葬於陽明山公墓,引發地方上許多傳言。

蔣孝章介入的說法毫無根據,而本地父老指出,真正原因是高成器服預官役時,蔣孝文想接收在古亭女中教英文的吳純純不遂,知道快退伍的高成器與吳純純在市長陽明山菁山路的別墅裡幽會,竟帶手下持槍闖入要「捉姦」。

兩人一言不合,高成器爺竟先開槍,侍衛們為了「勤王」,只能「就地正法」,為免節外生枝,只好連禍水也一併處理,然後安排成殉情的畫面。不過蔣孝文傷癒後也成了白痴。

由於高夫人是婦產科名醫,向來反對先生從政。長子去世後揚言要向全世界控訴,老蔣出面安撫,承諾日後提拔高玉樹入閣,並答應高夫人的條件,讓她三個兒子立刻出國,分別前往美日奧地利避難(分散風險,以免兩蔣又下毒手)。

尤其高玉樹么兒剛入伍一個月,竟然能退伍出國,議員與立委質詢時都提到此一不尋常現象。但調查後無疾而終,兩蔣似乎也不想重提這件醜事。台灣最出名的軍人自殺與冥婚事件,就在北投耆老荒謬的傳說中畫下句點。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高成器吳純純相約殉情案。
高成器吳純純相約殉情案。    圖:管仁健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