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獨立評論已死,統一戰線現形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黃丞儀4日在臉書公布評論文章遭「獨立評論@天下」下架的過程。圖:翻攝自黃丞儀臉書   
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黃丞儀4日在臉書公布評論文章遭「獨立評論@天下」下架的過程。圖:翻攝自黃丞儀臉書   

這是台大歷史系羅士傑教授所引述的中國媒體笑話:某報社招聘記者,考題是「假設你是秦朝記者,請報導焚書坑儒事件。」甲答:「暴政當道。」考官罵:「不懂政治!」乙說:「今日休刊。」考官搖頭:「沒有頭腦!」丙道:「營火晚會意外,三百儒生遇難,大量古籍被毀,吾皇親赴救災。」考官一拍桌子:「靠!人才。」

2015年將盡,支持度已到個位數的吾皇,忽然接到一個天上掉下來的大禮。11月3日晚上10點34分,《自由電子報》獨家揭露「馬總統7日密訪新加坡 馬習會不期而遇」,媒體向總統府求證,直到11點40分才發出聲明,午夜12點,總統府發言人陳以信才證實此一消息。次日早上7點,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透過新華社證實,太上皇習大大將與吾皇英九11月7日在新加坡會面。

坦白說,這7年來鄉民們大多犯了個錯誤,他們輕視了吾皇,以為他無能,以為他只會用毛治國,但卻輕忽了這跟庸醫治病一樣,怎麼治不是重點,怎麼賣才重要。2011年還在競選連任時,他在總統府內接受東森新聞台《就是要新聞》主持人李四端專訪時,邊說還邊揮舞右手拳頭強調:「未來4年內,絕不與大陸領導人見面。」

果然吾皇一諾千金,4年的「保固期」一到,兒皇帝尚未遜位,就搶著規畫在大選落敗前面謁太上皇。其實早在對岸習大大2012年11月一登基,吾皇就已積極構思面聖朝貢。2013年12月,吾皇宣諭:「不管以中華民國總統或國民黨主席身份,沒有將馬習會排除。」但2014年底在北京召開的APEC會議,對岸層峰峻拒吾皇赴京謁聖之議。

然而,島內這2年起了巨大變化,先有太陽花反服貿學運,接著國民黨在九合一大選慘敗,緊接著又有高中生反黑箱課綱;最後是國民黨以條仔姊主張一中同表而抽柱換倫。更糟的是習大大上任三把火,連十幾來年不提的「一國兩制」也重新祭出,而國民黨自豪的國共92共識也一度消失。兩岸關係原本是民進黨選舉時最頭痛的變數,英九末年時卻成了國民黨的催命符。

沒想到,就在吾皇任期倒數計時之際,也是風中殘燭的國民黨氣數將盡前,習大大忽然給了吾皇一個天上掉下來的大禮,不但恩准吾皇謁聖,地點還讓步在新加坡這個第三國。這個以往從鄧小平、江澤民到胡錦濤都不敢同意的條件,一夜醒來竟然成真,鄉民與國內外媒體一樣是在滿地找眼鏡。那麼接下來大家要猜的,當然就是如果天降大禮重到會壓死人,那麼吾皇赴星謁聖的貢品又會壓死誰?

雖然吾皇已昭告,此行旨在鞏固兩岸和平,維持台海現狀,不會簽署任何協議,也不會發表聯合聲明。然而,對岸在台灣大選前還沒提到統一,卻在「一個中國」的魔笛樂聲中,兩岸猿聲啼不住,河蟹已過萬重山,中、港、台、星這4個華人社會裡,唯一擁有完全言論自由的我們,緊箍咒已逐漸響起了。

11月4日中研院法研所副研究員黃丞儀,在《天下雜誌》的獨立評論@天下裡,針對馬習會發表了〈立法院應即彈劾馬總統〉一文,卻在未獲作者同意下,慘遭下架。黃丞儀在臉書上發表「乾脆把獨立評論收起來算了」。

作家張娟芬也在臉書上聲援:「我不認同這次《獨立評論@天下》的處理方式。我要求將我的名字、照片以及文章全數移除。」中研院社研所副研究員吳介民也說:「馬習會還沒開,就已經產生第一個重大傷亡:言論自由!……《獨立評論@天下》處理黃丞儀教授文章的方式,已經違反當初貴刊與作者約稿時的約定。我也要求將我的名字、照片以及文章全數從網頁移除。」

《獨立評論@天下》的撤文事件,引發線上作家相繼退出的連鎖效應,在網路上也引起軒然大波。人民火大行動聯盟成員顧玉玲、中山大學社會系助理教授邱花妹等作家,也要求撤下所有文章。天下雜誌副總主筆,也是負責《獨立評論@天下》的執行主編李明軒,對於這件事所發表的公開聲明則是:

「獨評成立以來,向來不干涉、不修改各位作者的文章。今日清晨黃先生的文章上稿之後,考慮獨評還無法有其它觀點的文章上線,只有黃先生一篇主張彈劾馬總統的文章在獨評官網和臉書上呈現,如此似有不妥。經過編輯群討論,才採取暫時下線,待邀得持不同觀點的文章時,再同時上線。」

看完《獨立評論@天下》的聲明,黃丞儀回應「除了嘆息,還是嘆息」,黃丞儀認為重點不在於他個人的感受,而是天下雜誌的高層至今還搞不清楚問題癥結所在,「為求周延」用於媒體報導是盡可能訪問不同對象,但用於言論版面則是允許不同意見各自發表,不受任何干預。因此黃丞儀質疑:

「身為號稱有公信力的媒體,未經作者同意,就直接把專欄作者的文章下架,不尊重言論自由,是否有能力經營一個網路言論平台?日後讀者是否相信刊出的內容是獨立的意見?」

「從洪仲丘命案、馬王政爭、太陽花學運,就寫過好幾篇評論,從來沒有因為『為求周延』而被迫下架,馬習會也是台灣重要公共議題,任何人都可以發言。」

「新聞重視時效性,評論也是。等到天下雜誌完成邀稿、收稿後,馬、習已經在新加坡相會了。這該不會是天下高層心裡面所想要的,若真如此這樣經營言論版面,根本就已經預設了這個媒體的特定立場,乾脆把獨立評論收起來算了。」

身為一個台史控的鄉民,對於選舉與國家大事,我不懂也無從評論,但顯然這次吾皇謁聖的貢品特重超重。栽贓了多少菁英,也誣陷了多少良民,直到「兩蔣死後萬事空,又喜不見九州同」,台灣才有今日的言論自由,但也即將要被河蟹掉了。當然,對於兩蔣閹宦家臣之後,職業學生出身的吾皇而言,言論自由相較於他所謂的歷史定位,根本微不足道。

天下這一號稱「獨立評論」的高層,不該躲在幕後當藏鏡人,只讓編輯出來擋子彈。若真如執行主編李明軒所說:「暫時下線,待邀得持不同觀點的文章時,再同時上線。」那麼這種「不同觀點」的作家甚多,條仔姊、吸毒介、蒟蒻黃、孝子龍、祭止兀、董大媽、睏哈邱、中國安,民進黨全盛時期也只能湊出個三寶,國民黨內人才擠之又擠,隨便一招就能端出個八寶粥來,「不同觀點」應該幾個小時後就能完成的,但等了一天也還沒等到。

如果《獨立評論@天下》交不出「不同觀點」,只是唯恐龍顏不悅,甚至是對岸的龍爸顏不悅,找藉口管制作家的言論,那麼就就趕快改名《統一戰線@天下》吧!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