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星星點亮闃黑的夜空─素人參選立委系列1(下)
新頭殼newtalk 文/
投入新竹區域立委選舉的人權律師邱顯智選擇了一條最艱難的道路,踐履自己年少時決心從事法律工作的理想。圖:符芳碩/攝   
投入新竹區域立委選舉的人權律師邱顯智選擇了一條最艱難的道路,踐履自己年少時決心從事法律工作的理想。圖:符芳碩/攝   

挑戰民進黨立院大老的人權律師─邱顯智〈下〉

民進黨在新竹市選區推出老經驗的民進黨團總召柯建銘參戰,即便面對「在野勢力分裂」的疑慮,代表新政黨「時代力量」的邱顯智仍堅持參選到底。他強調,這是一場理念的競爭。

人權律師投身選戰「珍貴價值不能利益交換」

邱顯智認為,幾年來國民黨政府把人民欺負得很慘,劉政鴻為了一個徵地案害死好幾個人,自己接觸彭秀春女士後,覺得非常心酸。最終決定參選的關鍵因素,則在於積極參與318學運的魏揚在後續割闌尾行動時,因用「縮頭烏龜」諷刺新竹市選出的立委呂學樟,就遭呂控告公然侮辱。在那當下「我就覺得,呂學樟怎麼可以這麼過分」,自己又身為新竹市民,就決心參選立委對戰呂學樟,只不過,彼時並未意識到柯建銘參選的可能。

隨後呂學樟在國民黨的初選民調未過關,國民黨徵召現任市議員鄭正鈐出馬競選,邱顯智則露出招牌笑容說,「鄭的專業是什麼,老實說,我不知道欸。」他強調,自己是專業法律人,可以很清楚的宣示,進入立法院就是要參加司法委員會、改變司法制度,以及推動進步國會。他相信,關注民主運動的市民,可以很輕易的區別他和鄭正鈐的不同。

邱顯智指出,以新竹、苗栗等地區民眾的角度來看,「台北的政治確實是讓我們失望的」。1999年王金平當選立法院長,開啟立法院「黨團協商時代」後,委員會通過的議案居然可以在二讀會前的協商過程中全部推翻,「他們在裡面以法案交換什麼東西,沒人知道。」邱顯智認為,這項所謂的議事慣例,已經掏空了立法院委員會制的精神,讓過去陳水扁、謝長廷當立委時期,國會雄辯滔滔的辯論場面蕩然無存。而造成今日立院「議會不議」的關鍵,就是王金平與民進黨黨團總召柯建銘等人所主導、「王柯體制」下的黨團協商。

黨團協商是黑箱 不能接受黨外爭取的民主變這樣

對於黨團協商,邱顯智強調,支持協商派的人認為,不但可以提升效率,也能提升小黨的影響力。然而,邱也指出,解決少數黨「無力感」的問題,世界各國有更多、更公開透明的解決方法;例如丹麥國會只要有1/3議員認為法案有問題,就能夠交付公投,瑞士則更先進,重要法案都以公投案處理,國會僅處理較次要的法案,「這就是與王柯體制不同的地方」。

邱顯智指出,民進黨內早有林濁水在2011年起草國會改革白皮書,認為立院不能被朝野協商架空,也獲得吳秉叡、段宜康、姚文智、鄭麗君、林淑芬與高志鵬等人認同,而民進黨立委尤美女也在公投法修正案納入少數異議權,這顯示「不是只有我們反對朝野協商而已」,也不像柯建銘與其辦公室主任何佩珊所言,「如果每個法案都表決,少數黨在國會會輸得更慘」。

邱顯智說,他很尊重柯建銘,柯的格局非常大,講話也言之有物,對法案的看法也比一般立委深入,這都是柯的優點,但自己與柯建銘之間「存有理念上的差異」。他強調,自己是在嘉義民主聖地的噴水池邊看著美麗島律師在台上演講,才下定決心要考法律系、當律師,當年「黨外流血、犧牲奉獻爭取來的民主演變成這樣的政黨協商,我不能接受。」

雖然民進黨動員許多人脈關係希望勸退邱顯智,但邱顯智以先前拜訪新竹香山內湖里的86歲老教師鄭金火為例指出,鄭在當地的國小教書44年,當他告訴邱顯智,「從開始教書起,一輩子沒加入過國民黨」,但也因此只能在國小教書,沒有任何升遷機會,「老先生一輩子拒絕和國民黨交換,我覺得很感動」。

邱的一位義工說,如果民進黨擔心柯建銘敗選,也許他們才應該勸退柯建銘,這才是促成進步的力量在立法院過半的具體作為。

人民要當家作主 理念之爭由人民作裁判

不過,邱顯智也說,這次選舉雖是「理念上的競爭」,但德國諺語說,民主就是要「相信真理是複數的」,對方也可能用相同嚴謹的方式,得到與他截然不同的答案,「這是可以接受的事情」。他用理性、行動讓民眾了解自己對改革的誠意,「但與我不同意見的人,也可能很努力,社會上原本就不只有單一價值,這就是選舉最珍貴的地方。」邱顯智強調,他真心信仰自己堅持的價值,透過公開競爭、說服老百姓,選舉最後的結果就由人民判斷,這就是最珍貴的公民權。

在拜票時,有很多民眾質疑,「這次會投你一票,但你會不會和『他們』一樣同流合污?」邱顯智強調,這個現象其實讓他覺得很悲哀,顯示人民徒然擁有投票的權利,但政治人物一旦選上後,幾乎無法監督。「要徹底改變這問題,就是要有監督機制」,若他有幸當選,第1件事情就是推動修正罷免門檻、公投法補正和下修投票年齡,要建立起不適任的政客合理的退場機制,人民才能擁有真正的主權。

一位長期觀察立院生態的國會資深記者說,如果政治人物可以透過適當門檻罷免,立委就不至於只是投票部隊的一員,少數黨也就不必依賴所謂的朝野協商。

從洪仲丘案到太陽花學運,「年輕人是真的想改變這個國家」,邱顯智選擇一條最艱難的道路,踐履自己年少時決心從事法律工作的理想。在夕陽餘暉下,準備趕赴另一場拉票行程的邱顯智說,他相信經過一點一滴的累積,一定能成功改革人民最不滿意的國會結構。

在拜票時,有很多民眾質疑,「這次會投你一票,但你會不會和『他們』一樣同流合污?」邱顯智強調,這個現象其實讓他覺得很悲哀,顯示人民徒然擁有投票的權利,但政治人物一旦選上後,幾乎無法監督。圖:邱顯智提供   
在拜票時,有很多民眾質疑,「這次會投你一票,但你會不會和『他們』一樣同流合污?」邱顯智強調,這個現象其實讓他覺得很悲哀,顯示人民徒然擁有投票的權利,但政治人物一旦選上後,幾乎無法監督。圖:邱顯智提供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