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中日之間會發生新的甲午海戰嗎?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日本通過《新安保法》,讓中日關係緊張。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以臭臉面對日本戰後最強勢的首相安倍晉三,希望激發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日本通過《新安保法》,讓中日關係緊張。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右)以臭臉面對日本戰後最強勢的首相安倍晉三,希望激發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習近平的運氣實在不好,當他計劃對日本出手時,正好遇到在日本執政的是戰後最強勢的首相安倍晉三。習近平以臭臉面對安倍,希望激發國內的民族主義情緒,卻遭到中國網民的嘲諷——連外交禮儀都不懂的野蠻人,豈能提升中國的國際形象?

對中國忍氣吞聲多年的日本,終於下定決心以針尖對麥芒了。2015年6月,日媒《週刊現代》報導,安倍在與媒體的「吹風會」(不公開的媒體談話會)中聊及解禁集體自衛權,「安倍首相對記者這樣說:安保法是針對在南海的中國,我說要通過的,一定要通過」。

果然,日本眾院於7月16日通過《新安保法》賦予「集體自衛」的法源,4天之後,防衛大臣中谷元在內閣會議提出平成27年版的「防衛白皮書」。日本在白皮書中明白指出,北京持續增強軍備、進入海洋「是一種單方面的主張,擺出無可妥協的姿態」。日本政府將在軍事上明顯對中國提高戒備,同時計劃協助提升東南亞國家的國防能力,並在南海周邊推動聯合演習,以制衡中國。

中國的民族主義小報《環球時報》以「日媒曝光安倍諸多驚人之語,承認謀劃和中國的戰爭」為題,竭力煽動國內的仇日情緒。這篇報導稱,安倍大大方方地承認自己確實在謀劃與中國的戰爭,並表示要行使集體自衛權,與美軍一起「敲打在南海上的中國」。《環時》報導下方,中國網友一片噓聲批評日本和安倍「作為美國的棋子,出來咬人」,網友「墨鏡木蘭芽」評論說,「安倍政府以為回到東條時代,離日發起戰爭為期不遠了」。

那麼,中日之間如果真的發生戰爭,結果會跟120年前的甲午戰爭截然相反嗎?

中日之間在東海擦槍走火的機率不斷上升,甲午海戰的劇本有可能再度上演。中國歷史學者姜鳴在《龍旗飄揚的艦隊:中國近代海軍興衰史》一書中探討了北洋艦隊在甲午海戰中一敗塗地的原因。從1874年討論南北洋海防,到1895年北洋海軍覆滅,前後歷時21年。曾幾何時,這只艦隊無比顯赫,號稱世界第6大艦隊,是洋務運動中的一顆璀璨明珠,也是中國軍事近代化事業的象徵。然而,好景不長,很快中國海軍便從顛峰狀態跌落下來,直至全軍覆滅。

作為當事人的清末重臣李鴻章嘆息說:「十年以來,文娛武嬉,釀成此變。平日講求武備,輒以鋪張靡費為疑,至以購械購船為厲緊。一旦有事,明知兵力不敵而淆於群哄,輕於一擲,遂至一發不可復收。」可見,戰爭不單單是武器質量和官兵素質的對決,更是經濟水平和政治制度的競爭。

那時,作為敵對方的日本如何評價中國海軍的實力?中國在中法戰爭之後創設海軍衙門,宏辭偉議,綱目條舉,引起日本的恐懼。當時,著名政治家和漢學家副島種臣評論說:「謂中國海軍之可慮,則實不足以知中國也。蓋中國之積習,往往有可行之法,而絶無行法之人;有絶妙之言,而絶無踐言之事。先是以法人之變,水軍一旦灰燼,故自視懷慚,以為中國特海戰未如人耳……於是張皇其詞,奏設海軍衙門,脫胎西法,訂立海軍官名及一切章程,條分縷析,無微不至,無善不備。如是,而中國海軍之事亦即畢矣。彼止貪虛有其名,豈必實證其效哉?又何曾有欲與我日本海軍爭衡於東海之志哉?」他對中國體制和人心的「病入膏肓」看得清清楚楚。

今天中國的「文娛武嬉」、「虛有其名」更甚於清末。2015年解放軍「八一」建軍節前夕,習近平特別視察駐紮在東北長春的第16集團——那是被整肅的前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的老巢。習近平在講話中表示,徐才厚「對部隊建設的損害是全面的、深層次的」,「要從思想上、政治上、組織上、作風上徹底肅清徐才厚案件的影響」。

徐才厚案是觀察中國軍隊戰鬥力的一個窗口。調查人員曾在徐才厚家裡查獲一噸多的現金和寶石,這些都是數百名高級軍官為了獲得提拔而送出的賄賂。徐才厚的貪汙腐敗並非一個「孤例」,「倒了徐才厚,還有後來人」——若不把黨衛軍變成國防軍,把獨裁製變成民主制,中國軍隊就不可能發生脫胎換骨的變化,更不可能成為一支真正有戰鬥力的軍隊。但是,習近平拿出的藥方卻是變本加厲地強調「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所以他真的是「不到黃河心不死」。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資料照片)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