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杰觀點》台灣與新加坡一樣嗎?

新頭殼newtalk 文/余杰
1970-01-01T00:00:00Z
香港大學學生會週二(30日)於新加坡駐香港總領事館舉行聲援余澎杉行動。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香港大學學生會週二(30日)於新加坡駐香港總領事館舉行聲援余澎杉行動。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下臺後的江宜樺,似乎並不滿足於回歸平靜的學者生涯。在洪秀柱的副手候選人的名單上,江宜樺名列前茅:男女搭配、本省人與外省人搭配、假學歷與真學歷搭配,堪稱天衣無縫。

所以,江宜樺不願潛龍勿動,而是四處演講造勢。他在香港發表了一場演說,強調“儒家思想今天仍然是影響華人社會的重要因數,扮演關鍵角色”。

江宜樺認為,人類社會曾採用過多種政治制度,有封建制度、代議制度、極權統治、軍事獨裁和憲制民主等,而從儒家思想的主張看,它最可能與憲制民主銜接。儒家理論可以彌補自由主義過度強調個人主義的缺失,其賢能政治主張又可以加強民主的行政效能,兩者結合可能創造出人類文明發展的新願景。

江宜樺還說,台灣和新加坡已證明華人社會可以發展民主,也說明儒家文化不必然排斥民主,甚至可以彌補自由主義或民主的缺點。

江宜樺將台灣與新加坡並列,真是大錯特錯。新加坡根本不是民主社會,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多黨競爭,沒有新聞自由,也沒有三權分立。李光耀死掉了,卻傳位給兒子,宛如封建王朝。

李光耀“駕崩”之時,有一名16歲的少年人余澎杉在網路上歡呼李光耀「終於死了」,還形容李光耀是「獨裁者」。結果,他立即被新加坡當局逮捕,候審期間,被囚禁重症精神病房等候評估,連續幾個星期被拷在鐵床上,受盡折磨。

余澎杉的母親痛心疾首地在社交媒體上書寫心聲,向兒子道歉:「對不起,曾告訴你你在最安全的國家。你現在卻感到十分不安全與害怕。對不起,曾說過我們的政府會給我們最好的福利。對不起,曾鼓勵你要有創意和敢於發表意見。你卻被當成叛逆與瘋癲。」

新加坡社會對此一片沉默,在余澎杉出庭時,甚至還有中年人衝上去打他的耳光,而法警故意不加阻止。現任馬來西亞南方大學學院副校長、曾經在新加坡大學教多年的何啟良教授,在馬來西亞《東方日報》發表的一篇評論中以「麻木不仁」形容新加坡社會。他觀察到:「新加坡有識之士(所謂精英)在不義中一片沉默,媒體負面報導,極力貶低余氏,反而外界聯合國人權機構以及台灣、香港公民社會發出援助之聲。」

由此可見,新加坡無非就是“有錢的北韓”而已,李家王朝與金家王朝如出一轍。江宜樺偏偏將台灣與新加坡並列,難道是希望台灣向新加坡取經嗎?他的內心深處大概非常羨慕新加坡的統治者,可以對反抗人士痛下殺手、為所欲為。

在台灣的臉書上,人們“醜化”馬英九等政府高官的圖片、視頻和言論多如牛毛,其激烈程度大大超過余澎杉對李光耀的“攻擊”。那麽,如果參照新加坡的量刑模式,大概百分之7、80的台灣民眾都要被關進監獄或者精神病院了。

自詡為研究西方自由主義思想的學者,江宜樺卻大肆推崇儒家學說,這是他鎮壓太陽花運動不力而被馬英九當作替罪羊犧牲之後的“新思維”嗎?在儒家森嚴的等級秩序之下,人民不能反抗統治者,統治者卻可以奴役人民,所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韓愈甚至在《原道》中力倡君權,認為人民只有納稅的義務。因此,江宜樺可以調動員警對衝擊政院的學生施暴,即便血流成河,他照樣安然入睡。

在今天的台灣,國民黨的其他意識形態早已失去了功效,惟有用三民主義包裹的儒家思想,仍然如緊箍咒一般籠罩在台灣人民的頭上,讓人們艱於呼吸視聽。和諧、秩序、禮貌,成為人與人相處的最高原則;是非、對錯、善惡,反倒可以放在一邊、忽略不計。

(圖片來源:達志影像/路透社)

作者:余杰(中國旅美獨立作家)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