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不是鱷魚返鄉,是酷斯拉來了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魏家從中國返台,他們住在帝堡裡的鄰居是誰?所發售的TDR又是賣給了誰?就不難想像他們的政商關係。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魏家從中國返台,他們住在帝堡裡的鄰居是誰?所發售的TDR又是賣給了誰?就不難想像他們的政商關係。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又來了,又來了,從中國明目張膽登台,全球規模最大的黑心油食品集團頂新魏家,果然是下定決心,絕不能給台灣人幾天好日子過。2013年11月,頂新旗下的味全公司,刻意隱瞞混摻大統長基含銅葉綠素橄欖油的21項油品長達19天,董事長魏應充被檢方依詐欺等三罪列為被告,剛以一千萬元交保並限制出境。

但交保中的詐欺嫌犯魏應充,仍不願金盆洗手。2014年9月,味全公司製造的肉醬、肉酥等12款加工製品,又用了強冠公司收購自屏東郭烈成地下工廠所回收榨過的廢油和餿水油。10月8日,台南地檢署又查獲,頂新旗下正義公司生產的維力清香油、維力香豬油與正義香豬油,混充了飼料油。

從銅葉綠素油、廢油、餿水油到飼料油,所有轟動全台的黑心油品,頂新魏家都用在自家產品裡了。假如這個黑心油食品集團繼續存在,可憐的台灣人還不知有什麼更毒更低價的油吃不到?我預言下次再爆發食品中混加工業用油,把全台灣人透過飲食鍛鍊成為鋼鐵人,頂新魏家生產的商品一定也不會漏用。

頂新這個橫跨兩岸的黑心油集團,最早起家於福建省汀州縣永定,1826年其先祖魏儉正渡海到台灣,落腳於於彰化縣永靖鄉,第四代魏和德於1958年創建鼎新製油工廠。1970年代末期因弊案而暫時偃旗息鼓,四兄弟另立頂新國際集團,轉至對岸以康師傅方便麵大賣而東山再起。1998年回台奪得味全公司經營權,2009年入主101台北金融大樓。據傳魏家的家訓是「修合無人見、存心有天知」,橫批為「良心」,但我猜想 「良心」後面那四個字「被狗吃了」,應該也可以公諸於世了。

從魏家這樣的兩岸來回遷移,讓人不免想起「孟母三遷」。話說孟子小時候本來住在城郊的墳地附近,耳濡目染下常學著鄰居玩起挖墳與哭拜的遊戲,寡居的孟母認為這樣的環境會影響孩子的身心發展,就搬進城裡的市場附近,結果孟子又學鄰居玩起叫賣和殺豬的遊戲來了。貧窮的孟母只好忍痛再次搬家到學堂附近,孟子才學別人讀書識字。

這個「孟母三遷」的典故,對住在天龍國甚至全台灣的鄉民來說,即使做不到也都能理解。不過在孟母的第二遷裡,市場附近的小孩會學人叫賣,這點對鄉民來說 並不難懂;但會玩起殺豬,大多數鄉民就不知其所以然了吧!其實別說台北市,就算全台灣,菜市場大到還需要自己殺豬的,應該也不多見,而我這個老北投的鄉民就有資格談了。

我是老蔣浩蕩天恩下的化外之民,墓地或市場邊有外省賤民租屋居住是很正常的。小時候我們北投市場這裡,不但有屠宰場,還有焚化爐。四、五年級生在傳統市場裡看過殺雞的很多,但要能看得到殺豬,鄉民們就可以想像,我們北投傳統市場的規模有多大了吧!

另外在1960到1970年代,北投這裡最大的眷村婦聯三村,聯合了附近的中心新村、大屯、七虎等七個小眷村,成立了一個大型外省掛北聯幫,後來的幫主也就是影星胡慧中的老公,就讀師大附中的唐重生。至於北聯幫之所以結盟要對抗的本省掛,也就是我們北投這裡傳統的幫派山腳與菜市仔(這兩個本省掛只能用台語發音)。

大到養得起屠宰場與幫派的北投市場,雖然裡面也有一些口味特殊到連南門市場都買不到的麻油或醋,讓外省人必須專程來此採購的老胡雜貨店;其他幾乎所有的攤商店家,全都還是以台語交談,可說是台北市本土色彩最重的地區。阿扁兩次競選市長,都專程來此一一拜票;小蔣暴斃當晚,這裡接連有店家放長串鞭炮,說這裡是「綠」到深處無怨尤的傳統市場,台北市內大概也不會有人反對。

然而大江東流擋不住,1980年代起,隨著北淡鐵路拆除,改建成了捷運,電梯鋼骨的大樓越來越多,每一棟大樓的落成,遷入的人口可能就是傳統社區的半個「里」。雖然從前北投是綠營的大本營,卻因社區人口結構的轉換,2012年立委選舉時,隔壁的選區士林因為有社子島加上大同區,民進黨裡出現了五位候選 人;但北投這裡竟然無人參選,最後只得徵召藝人楊烈來當炮灰。

北投的由綠轉藍,從傳統市場的生態就可見端倪。由於磺港溪的整治,市場面積縮小了,屠宰場與回收場也早已消失。雖然攤商還是很團結,台北農產公司在稻香路,創辦了北投的一家超市,巡迴車本來是從中央北路開到中央南路、清江路一帶去攬客,經抗議後改為到了市場口立即轉彎去光明路、中和街。甚至到了前幾年,這裡都還堅持使用農曆初二、十六休市,而不是其他市場的周一公休,北投市場確實是傳統中的傳統。

但即使是在這麼傳統的市場裡,中國籍與東南亞籍的移工,仍舊無法避免。起初只是有些攤商將自己的外籍配偶或媳婦帶來幫忙,慢慢的有些人就成了老闆,甚至還有直接來此創業的。從越南裔少女為顧客修手腳指甲,到山東大媽俐落地包著水餃,國語在這裡也漸漸多了起來。大家都是在這半下流社會裡討生活,自然沒有仇恨、沒有衝突;有的只是我們台灣傳統裡帶著包容與憐憫的互利與共生。

回頭來看最近引發爭議的兩岸服貿協定,其實就像之前兩岸所簽的ECFA一樣。兩岸之間所有的談判與協議,問題從來就不只是在經濟上;甚至馬英九沐猴以冠的這六年裡,台灣經濟始終難有起色,六三三、股市兩萬點早已成了笑柄,關鍵也不在經濟本身,更不在於簽什麼經濟協定,而是在於台灣從兩時代至今,就始終是一個缺乏法治的叢林社會,致富的關鍵大多集中在炒作土地上,連戰家族與頂新魏家就是典型的範例。

藍營對民眾洗腦,台灣不與對岸簽訂協議,就會落後南韓,就會失去競爭力,找個藉口轉移民眾對經濟疲軟但房價卻高漲的注意力。綠營則對民眾洗腦,台灣若與對岸簽了協議,就會淪為香港那樣「公園變公廁,談吐變吐痰」的下場。但藍綠陣營雙方說的都是政治謊言,都禁不起事實的考驗。

即使不簽服貿協定,甚至廢除ECFA,對岸以各種名義來台打工的經濟移民,早就充斥各界,連最傳統的北投市場,大家也都接受了這樣的事實。就像我們在各地看到賣燒臘的香港移民、南韓與緬甸移民組成的商圈,那些更早來一步的國外移民,我們不也這樣接納了?何況台灣不像香港,與中國之間的陸海空都能進出,台灣就只有這些機場、這些跑道與這些航班,搭飛機攜帶的行李還需限重,香港的亂象大部分在台灣是可以避免的。

最重要的是台灣早已是兩極社會,像連家那樣的炒地皮家族,根本不會來北投市場消費,連家的夫人小姐們也不會來這裡修指甲,連勝文那兩歲就當自耕農、長大後又賣禁藥被起訴的姊姊,也不會來這裡吃水餃。大家別搞窮人歧視窮人的傻瓜遊戲,不要中了政客詭計,把焦點鎖定在那些若是外來者身上。那麼服貿協定真正的「魔鬼」藏在哪裡?關鍵還是在房地產。

現在的中國是個兩蔣時代一樣,那是裙帶式資本主義與黨國資本主義,簡單說那就是無法無天。官商勾結要搞的就是炒作土地,富邦與中信在中國鏖戰了十幾年,最後開放獲利的卻是名不見經傳的小銀行永豐。難道連家父子整天跑大陸,只是去聽小朋友朗誦「連爺爺您回來了」了嗎?當然不可能,那就跟當年連震東在兩蔣時代一樣,就是要繼承他們連家炒房致富的家學淵源。

之前簽ECFA時,馬英九鬼話連篇的把台商返鄉美化成是鮭魚返鄉,但結果卻都是頂新魏家這種黑心油食品集團的鱷魚返鄉。人家大統賣的是廉價的假橄欖油,他們賣的卻是高價的假橄欖油;更可笑的是還與國內這些黑心銀行,用1%的低利貸款,買了14戶的帝寶。

大家用膝蓋想一想,魏家從中國返台,他們住在帝堡裡的鄰居是誰?所發售的TDR又是賣給了誰?就不難想像他們的政商關係。但這些還只是鱷魚返鄉而已喔!服貿協定落實後,對岸那些更大咖的炒手會放過台灣嗎?大家必須認命,因為鱷魚後面的酷斯拉也要來了!

作者:管仁健(文史工作者)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