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你的軍中,她們的失樂園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軍妓」與「拉伕」,恰巧都是國軍最醜陋、也是至今仍不願正面探討的歷史話題。圖:《軍中樂園》電影海報   
「軍妓」與「拉伕」,恰巧都是國軍最醜陋、也是至今仍不願正面探討的歷史話題。圖:《軍中樂園》電影海報   

歷經重重波折,豆導 (鈕承澤)執導的《軍中樂園》終於殺青,近日內準備上映了。不過由於拍攝過程中的2013年6月,豆導違反了與國防部的誠信協定,讓對岸攝影師曹郁假冒中華民國籍人士,矇混進入左營軍港勘景,被檢方依違反《要塞堡壘地帶法》起訴。豆導首次應訊時即當庭認罪,並請求輕判與儘速結案,但曹郁則未到場。

其實現在軍中的年輕軍官,思惟已跟戒嚴時代大不相同。雖然「軍妓」與「拉伕」,恰巧都是國軍最醜陋、也是至今仍不願正面探討的歷史話題。但豆導一開始申請 協助拍攝時,軍方也是相當支持。若非媒體踢爆持對岸國籍的攝影師曹郁現身左營軍港,害得國防部與海軍司令部多人遭到懲處,軍方也不會中途拒絕合作,更不會 在上片前發動串連拒看此片。

在《軍中樂園》上前的9月2日,豆導再次召開記者會,為拍攝期間造成軍方困擾公開認錯,並90度鞠躬道歉。他說面對法律不逃避,即使要服刑也有心理準備;但也藉媒體向觀眾溫情喊話:「電影是一群人的作品,希望不要因為我個人問題,讓大家錯過一部可能感動的電影。」

其實關於金門特約茶室的種種傳聞,早在二十年前我僥倖獲得第八屆聯合文學小說新人獎的《塵年惘事》,以及拙作《你不知道的台灣》系列叢書裡,都已清楚刻劃 戒嚴時代國軍的特約茶室,完全源自於二戰時日軍慰安所。特約茶室裡與慰安所一樣,有些固然是「自願」來賺錢或躲債的老娼,但也有一大堆未成年少女被逼良為娼,以及女監裡「以工代刑」的票據犯。

豆導這部史詩型的電影,若要由我這個浸淫「831」史料多年的文史工作者看來,當然有諸多缺失。他不是楊德昌那一型的導演,服裝、道具等等總是讓我們看了 忍不住想要吐槽。但我還是不得不說,演員出身的豆導,能把劇中幾位年輕的演員,甚至對岸來的演員,或是化生澀變自然,或是拉近時空感,這樣一個一個「逼」 出戲來。光憑這一點,我就不好再扮「抓包達人」,還是鼓勵大家去電影院看一下。(檔期過了我再來抓包)

當然,有些人會質疑,這部電影的劇本似乎大有問題。當年老蔣之所以會拉下面子當龜公,搞出這種自己也知道要遮遮掩掩的軍中樂園,就是擔心幾十萬被拉伕來台的外省軍人,既不准他們結婚生子,若放任出入民間的花街柳巷,一定會與那些青樓女子搞出各種難以收拾的愛恨糾葛,所以才會仿效日軍慰安所的編制,由軍方自己來辦特約茶室,用軍令逼得百萬大軍來嫖妓,就像上公共廁所那樣「上完就走」。

因此豆導這部描述軍妓生活的史詩片,主軸竟然只落在純情菜鳥小寶(阮經天)與氣質軍妓妮妮(萬茜)、中年士官長老張(陳建斌)與貪財軍妓阿嬌(陳意涵)、 以及受虐小兵華興(王柏傑)與單純軍妓莎莎(雷婕熙)三段士官兵與軍妓愛情故事裡,很多人因此詬病。但在這一點上,我卻支持豆導的做法。這三段愛情故事, 其實都有相近的新聞事件可以比對。

豆導用愛情故事來包裝《軍中樂園》,讓完全不懂當年軍妓院生態的年輕演員與對岸演員,也能淋漓盡致的發揮演技,甚至在電影海報與各種宣傳裡,順理成章的鋪 陳演員們青春的肉體來吸睛,這固然是煽情的商業手法,卻也是編導上最簡單的藏拙技巧。但我也願以多年鑽研軍妓院的經驗來替豆導背書,這些愛情故事基本上是符合史實的。

應該這樣說,豆導的劇情與事實不符,但也很符。就像兩蔣來台後在軍中廣設政工「監軍」,就是為了防止軍人叛逃;但最後的發展卻很弔詭,真正叛逃到對岸的軍人,一問起來很多卻又是因為不爽政工。

或許這樣說會更合理:若沒政工,也許叛逃會更多更嚴重;但有了政工,阻止了其他一切原因的叛逃;最後叛逃的唯一理由,就只剩下不爽政工了。沒有軍妓,老兵的情殺問題會更嚴重;但有了軍妓,情殺的對象就集中在軍妓身上了。

兩蔣讓軍方設置軍妓院,本來是要防止老兵與妓女談戀愛,希望變成最單純的露水姻緣,「銀貨兩訖」後就乖乖走人,但人的感情豈是這麼簡單就能操控的?關於老兵與妓女之間,因愛生恨最後仇殺的社會新聞,在1950年代到1970年代,多到無法計數。

2001年我去台南蕃薯台,與前輩小說家汪笨湖合作《台灣CIA》,在討論老兵殺妓女的案例,他還限定我只能將案發地點放在台南「新町」。但我隨便一調資料,各種在南都風化區裡持槍殺妓的史實就一一呈現。

1958年6月27日晚間八時,台南市新町風化區險些爆發慘案。滿都妓女戶突遭兩名歹徒投擲手榴彈,幸而戶內恩客妓女及時趨避,未有死傷,警方捕獲其中一人,另一人則已逃逸無蹤。

豈料到了6月29日凌晨五時,月鳳妓女戶老闆娘林郭顏,竟慘遭兇手吳海清(38歲)持槍轟擊腦部致死,老闆林尚可與妓女阿月、阿粉、潘琴等四人,也都被被 擊傷送醫。

吳海清殺人後,又挾持兩名妓女逃逸,軍憲將其包圍在魚塭後,他服下預藏的毒藥,再將手槍丟入魚塭,軍憲將其送醫後三小時,仍因中毒過深不治。死者林郭顏的遺體經台南地檢處孫繼敏檢察官檢驗後,已發交其家屬收殮,其餘傷者則留醫診冶,暫無生命危險。

對妓女戶投擲手榴彈與槍殺妓女戶老闆娘,也許有人會認為與《軍中樂園》裡老兵因不堪被騙而殺害妓女無絕對關係,那就請看下一個也是發生在台南新町的情殺案。1963年3月15日下午三時,碧月妓女戶發生槍殺案,兇手轅明林(綽號黑人,35歲,山東人)當場遭警方逮捕,轉送憲兵隊羈押。

據碧月妓女戶賬房蘇爾瞻向警方供述:轅明林是常客,每次來都固定找領有公娼證的死者麗媚(鄭繡鳳,24歲,彰化人)。當天下午一時時,黑人來店裡找麗媚,因麗媚外出看電影而未遇,黑人隨即離去。三時許黑人再來店裡時,就亮出手槍威脅他在五分鐘內把麗媚找來,否則對他不客氣。

蘇爾瞻見狀況不妙,就暗中通知在另一間房裡接客的麗媚快逃,麗媚聽說黑人帶槍來找她,嚇得拔腿就逃,直奔對面大智街69號,想要入內躲藏,豈料黑人持槍威嚇,逐間闖入搜索時,竟在窗邊看到麗媚衝出,立即對著窗外麗媚的背部開槍,麗媚中彈後倒地,黑人再衝出門外,到對門再對麗媚後腦開了一槍。

麗媚死亡後,黑人並未逃走,反而抱起血淋淋的麗媚屍體,放在碧月妓女戶三號房的床舖上,再將房門緊閉。南市警四分局接獲報案後,除動員大批武裝警員包圍碧月妓女戶,並投擲瓦斯彈後,黑人才將房門啟開,雙手平舉,以兩指捏著槍柄,槍口向下,毫無抵抗地走了出來,由警員上銬後交給憲兵隊處置。

從這些泛黃的社會新聞剪報裡就能看出,豆導《軍中樂園》裡老兵殺害妓女的情節,並非完全捏造想像。藉著這部電影,台灣社會也該對戒嚴時代兩蔣慘無人道的老兵禁婚與軍妓制度,比照探討日軍慰安婦的標準,對當年兩蔣的罪刑做一清算了。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