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任助理是勞工也是學生 教團批認定矛盾

新頭殼newtalk | 林雨佑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高教工會等團體今(2)早在勞動部前舉布條,高喊「反對個案認定,擴大勞動檢查」口號。圖2之1:林雨佑/攝   
高教工會等團體今(2)早在勞動部前舉布條,高喊「反對個案認定,擴大勞動檢查」口號。圖2之1:林雨佑/攝   

在成大同一個學院、做類似工作的2位兼任助理,日前分別向勞保局提出申訴要求確認勞工雇傭關係,但卻矛盾地分別被認定為勞工和學生。對此,高等教育產業工會等團體和成大兼任助理當事人今(2)日要勞動部給個說法,並針對全部57件申訴案件要一併公布調查結果。勞動部卻表示,因涉及個資無法公布違法學校名單,對於成大的個案,「細節還要再了解」。

目前教育部和勞動部正在協商《大專院校強化學生兼任助理學習與勞動權益保障處理原則》(以下簡稱《保障處理原則》)草案,高教工會協同台大工會、政大學生勞動促進會等團體今早來到勞動部前陳情,並召開記者會。

高教工會執行秘書胡清雅表示,全台許多大學兼任助理明明就和校方是勞工雇傭關係,從沒有最基本的勞健保和勞退金;因此,高教工會從去年11月發起具名檢舉行動,共有57名檢舉人出面,檢舉了17所全台公私立大專院校,要求勞動部進行調查校方是否違法,但7個月過去了,勞動部和所有主管機關卻沒有公布全部案件調查結果,甚至還給了自相矛盾的回覆。

胡清雅要求勞動部,擴大勞動檢查、反對個案認定、主動協調各部會就兼任助理納保事宜進行協調、反對勞動部替教育部違法的《保障處理原則》背書、應認同工會自提的《保障處理原則》版本。

曾在成大陸續擔任過兼任助理約1年的廖家祺表示,他和同學院的另一位兼任助理吳馨如,明明做的就是類似的工作,但吳向勞保局申訴後得到「足認雙方具有人格與經濟上的從屬性,故兼任助理應具有勞工身分」回應;而他同樣向勞保局申訴,得到的結果卻是「案經查據國立成功大學稱……台端與該校有無雇傭關係,雙方各執一詞,本局無法據以核處」。一個被承認,一個卻不被承認是勞工,讓他相當不服氣。

廖家祺受訪時甚至說,他同時也到台南勞工局去申訴,結果勞工局竟然叫他先去地方法院告一下,等法院認定是勞工後再拿去給勞工局。

中正大學政治系助理教授陳尚志也以老師身分聲援學生,他要求兼任助理應全面納保,勞動部應主動出面協調科技部和教育部並認清事實,兼任助理就是雇傭關係;教育部應該增加預算填補人事成本,不應該把勞健保保費丟給計劃主持人(老師);在教育部還沒編列預算前,該費用應由學校管理費支付。

台大工會林凱衡表示,雇傭關係屬於勞動部,跟教育部無關,勞動部應該主動積極認定,剩下不是雇傭關係的再給教育部解決就好,不要只是在原則上跟教育部「搓湯圓」。高教工會組織部主任林柏儀批評,法院可針對個案判定,但勞動部是行政機關必須針對通案處理,勞動部說「我受理但要個案認定」,教育部說要來訂原則卻又認定是學生關係,根本都在玩「兩手策略」。

各代表發言完後,勞動部由勞動關係司科長黃琦雅出面回應表示,勞動部一路上都有跟工會溝通,但《保障處理原則》草案還沒定案,高教工會不斷地質問黃,「57人檢舉,到底有多少被認定是雇傭關係?申訴7個月了,勞動部有沒有公布違法學校名單?」但黃琦雅只強調,57人都已經「依法查處完畢」,而違法名單涉及個資無法公布,工會氣得痛批「不是公布勞工,而是違法單位,根本沒有個資問題!」

至於成大做同樣工作的2位兼任助理檢舉卻得到不同申訴結果,對此,黃琦雅只說「不是這樣,細節還要再了解,且涉及個資問題」,但馬上遭高教工會打臉說當事人就在現場,也完全願意公開個資讓社會檢驗,後來黃稍微看了一下廖的公文後改口承諾「會在3天內給當事人回覆」,但仍遭工會批評都已經等了7個月了,誠意明顯不足。

胡清雅受訪時表示,教育部從今年3月開始找勞動部協商《保障處理原則》草案,但從來沒有找過工會去協商,只因教育部將兼任助理認定為學生非勞工關係;經過工會強烈爭取後,他們將在7/8首度和教育部、勞動部開會,工會也會繼續要求勞動部認同工會所提的草案版本。

高教工會質問勞動部代表「為何遲遲不公布違法學校名單?」圖2之2:林雨佑/攝   
高教工會質問勞動部代表「為何遲遲不公布違法學校名單?」圖2之2:林雨佑/攝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