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新發現 學者:當局栽贓 製造鎮壓藉口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輔大歷史系教授陳君愷認為,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僅提出32條要求,「解除國軍武裝」等要求根本就不是他們的決議。圖:新頭殼資料庫
輔大歷史系教授陳君愷認為,228事件處理委員會僅提出32條要求,「解除國軍武裝」等要求根本就不是他們的決議。圖:新頭殼資料庫   

1947年228事件研究有重大新發現。輔仁大學歷史系教授陳君愷最新研究指出,根據考證當時史料,228處理委員會應該僅向陳儀等當局提出32條處理大綱;其中,作為當局鎮壓的最主要藉口「解除國軍武裝」等要求,根本就不是委員會的決議要求。但事後,當局為了合理化鎮壓,慢慢統一說法,將32條要求改寫成42條,並將「解除國軍武裝」等要求,塞入委員會決議裡。

對於陳君愷的研究,台北教育大學教授李筱峰指出,陳君愷的結論相當合理。當初民間的228處理委員會的確僅提出32條共同處理大綱;42條的說法會出現,是因為過去有委員會後來又追加通過10條所致。但委員會開會時,的確有很多陳儀當局派去的特務,想要進行滲透。陳君愷分析這10條其實當時並沒有經過委員會決議,而是鎮壓後栽到他們頭上的講法,相當合理。

32條vs 42條公案

陳君愷在他這篇「解碼228;解開228事件處理大綱的歷史謎團」裡,對於鎮壓台灣人民的陳儀、柯遠芬當局提出更進一步的指控。這個歷史公案的緣由主要出自於當年美國駐台領事館副領事葛超智(George Henry Kerr)所保存的「人民導報」剪報內容記載,3月7日處理委員會向陳儀所提出的處理大綱條文總數僅有32條。這跟過去一般通說,處理委員會所提為42條認知不符。

中研院院士黃彰健認定這是因為當時負責草擬共同大綱的王添灯「欺騙台灣人民」;但陳君愷則加以反駁。

他先比對當時主要報紙報導指出,228處理委員會是於1947年3月7日下午面見行政長官陳儀,將處理大綱提交給他,但卻遭到陳儀痛斥。隔天8日出刊報導此一事件的4份早報「人民導報」(民間)、「中華日報」(官方)、「台灣新生報」(官方)、「中外日報」(民間),對於到底是提出幾條大綱,卻出現3種說法。一民一官立場的「人民導報」、「中華日報」是報導32條;但另一個也是一民一官的「中外日報」、「台灣新生報」卻是報導41或42條。

由於處理委員會是於3月6日開會,加上7日開會到下午後面見陳儀,並對外廣播該條文。陳君愷考證相關資料後認為,處理大綱是於原本3月6日的22條,加上收受「台灣民主同盟」及「政治建設協會」等2個團體的書面提案,及3月7日處理會會場上民眾當場提案追加通過「後10條」而演變成下午定案的32條。

警務處副處長竟提「解除國軍武裝」要求

爭論32或42條的爭議,主要是要釐清當年處理委員會有沒有提出當局鎮壓的主要藉口,要求「國軍解除武裝」?

陳君愷整理當局羅織處理委員會罪狀,包括柯遠芬「事變10日記」、陳儀「陳儀呈蔣主席3日庚電」、蔣介石「3月10日中樞總理紀念週談話」指出,當局羅織的主要罪狀包括,取消警備總司令部、解除國軍武裝、台灣陸海空軍皆由台灣人出任等。

所謂「解除國軍武裝」這個蔣介石、陳儀最在意的叛亂罪名,到底有沒有納入228處理委員會主張裡?陳君愷指出,根據鄧進益回憶會場說,「陳儀派了那些特務來會場鬧事,那些人我認識。警務處副處長劉高清(應為「劉戈青」),他們派人來會場提案,說國軍應解除武裝。….國民黨也是以這一條提案說我犯了『叛國罪』。我說:『這條不是處理委員提出的,是警務處劉某人提的。』」

陳君愷推論,由於「國軍應解除武裝」的提案顯然沒被處理委員會接受,成為處理大綱條文。因此,當局又再指示手下到「台灣新生報」與「中外日報」兩家報社挖版。

民報被砸的疑雲

至於3月9日民報「照常出刊」,陳君愷用當時南京大剛報記者唐賢龍及民報編輯吳濁流所述當天凌晨,民報遭軍人闖入砸毀質疑,當時報紙真的已經印好,還是被動了手腳、遭到挖版竄改呢?如果當時報紙已經印好,那這些來砸報社的士兵怎麼沒有阻止發刊呢?

陳君愷還比較官方的「台灣新生報」與民間的民報在報導處理委員會新聞時出現2個令人質疑現象:1、標題寫到「處理委員會」時竟都用「處理委會」等怪異名稱;2、兩報32個鉛字標題竟有23個字雷同;他質疑,這可能已經遭到挖版後,植入有利於當局鎮壓藉口的文字了。

當局是到4月起才統一口徑說「42條」的

陳君愷追蹤所謂「42條」一詞,其實是等到1947年4月才出現。其中較重要者包括4月16日定稿的福建台灣監察使楊亮功的調查報告。

早已決定出兵 鎮壓藉口事後補上

陳君愷表示,228事件發生後,派兵來台進行軍事鎮壓早已是當局既定的決策。其中包括,3月5日為了派兵赴台,陳誠將部隊調動情形向蔣介石報告等等。該天,蔣介石也發電給陳儀,「已派步兵一團並派憲兵一營,限本月7日由滬啟運,勿念」。但陳儀還在6日廣播說,「中華民族最大的德性,就是寬大,不以怨報怨」。但同一天卻寫信給蔣介石,「對於奸黨亂徒,須以武力消滅,不能容其存在」。

錯誤記憶植入 42條成通說

那為何處理委員會僅通過32條,事後一些倖存著回憶卻說是42條呢?陳君愷以「錯誤記憶植入」(false memory imprinting)理論說,這是一種「催眠後暗示」(posthypnotic suggestion)所造成的結果。在根據當時「台灣新生報」報導42條下,42條成為通說,人類很容易因為記憶的修補,認知上的混淆,甚至被虛假的記憶所篡奪,終至將虛假的記憶視為真實所致。

「先栽贓,後屠殺」是228事件最恐怖幽暗一面

陳君愷提醒,228事件期間,郵電仍受官方控制,處理委員會裡也有官方潛伏的特務,可以鼓動群眾、造謠生事。而持援國軍抵台後,許多報社都被查封。這不僅是要報復,還是要儘量銷毀所有對官方不利的證據。否則像「人民導報」這種與官方相左的資料,會使官方有芒刺在背之感。

他也懷疑「人民導報」的王添灯、「民報」的林茂生、「大明報」的艾璐生、「台灣新生報」的吳金鍊、阮朝日等人被害,恐怕與官方在3月7、8、9日間所進行的這場陰謀有關。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