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天才知道的愛情秘密

新頭殼newtalk | 李連傑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英國痴情老人為亡妻打造一顆6英畝的心。圖片來源:Google Earth。   
英國痴情老人為亡妻打造一顆6英畝的心。圖片來源:Google Earth。   

如果早幾個月,科利特(Andy Collett)就不止發現這顆心的秘密了。在春天,他會看到華茲華斯(William Wordsworth)的水仙,那是愛情故事的一部分。

科利特的熱氣球最近飄過英國衛克沃(Wickwar)上空,他看到一顆占地6英畝的心。那是豪斯(Winston Howes)用6000棵橡樹圍成的;心的方向,指著亡妻珍妮特(Janet)童年成長的地方。

豪斯1962年娶了珍妮特,兩人過了33年甜蜜生活。1995年,珍妮特50歲時病逝;豪斯花了2年,才想出取悅珍妮特的方法。他在廣達112畝的莊園種橡樹,讓它們圍成一顆心,並且避開周圍的道路。

15年來,沒有外人發現豪斯的秘密,直到科利特的熱氣球飄過。

現年70的豪斯說:「這是靈光一閃的想法,我便動手去做,讓珍妮特從童年住處附近的山丘俯瞰這顆心。」「我有時也會去那裡,只是坐著想些事情,想著那些年的生活。」

豪斯也在這顆心裡種水仙,春天會開滿黃色的花。科利特的熱氣球像華茲華斯的雲,可惜飄過的時節已是夏天,無緣窺探豪斯和珍妮特另個秘密:

我孤獨地漫遊,像一朵雲

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

在山丘和谷地上飄蕩,

That floats on high o'er vales and hills,

忽然間我看見一群

When all at once I saw a crowd,

金色的水仙花迎春開放,

A host, of golden daffodils;

在樹蔭下,在湖水邊,

Beside the lake, beneath the trees,

迎著微風起舞翩翩。

Fluttering and dancing in the breeze.

連綿不絕,如繁星燦爛,

Continuous as the stars that shine

在銀河裡閃閃發光,

And twinkle on the milky way,

它們沿著湖灣的邊緣

They stretched in never-ending line

延伸成無窮無盡的一行;

Along the margin of a bay:

我一眼看見了一萬朵,

Ten thousand saw I at a glance,

在歡舞之中起伏顛簸。

Tossing their heads in sprightly dance.

粼粼波光也在跳著舞,

The waves beside them danced, but they

水仙的歡欣卻勝過水波;

Out-did the sparkling leaves in glee;

與這樣快活的伴侶為伍,

A poet could not be but gay,

詩人怎能不滿心歡樂!

In such a jocund company!

我久久凝望,卻想象不到

I gazed—and gazed—but little thought

這奇景賦予我多少財寶。

What wealth the show to me had brought:

每當我躺在床上不眠,

For oft, when on my couch I lie

或心神空茫,或默默沉思,

In vacant or in pensive mood,

它們常在心靈中閃現,

They flash upon that inward eye

那是孤獨之中的福祉;

Which is the bliss of solitude;

於是我的心便漲滿幸福,

And then my heart with pleasure fills,

和水仙一同翩翩起舞。

And dances with the daffodils.

這是英國浪漫派詩人華茲華斯1802年的名作《水仙》(daffodils),中國詩人汪飛白的譯文。

水仙是醫院的常客,捎來希望和重生。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