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對動物實驗 動保人士:能免則免

新頭殼newtalk | 楊宗興 台北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日前媒體披露核能研究所將設置實驗犬毒理實驗室,並且將對40隻米格魯進行實驗,引發動物保護團體的抗議與關注。動保人士黃泰山表示,並非完全反對動物實驗,但是重複性高、無必要性、欠缺具體結果的動物實驗應該避免;此外,他也提醒,很多化妝品也都濫用實驗動物,更無救人治病的必要,所以也呼籲消費者不要使用這些讓動物痛苦的產品。

今(23)日的「開放編輯室」節目邀請黃泰山從核研所的實驗米格魯事件,談實驗動物的問題。他表示,核研所宣稱引進實驗米格魯是為了研發抗癌新藥,然而其實驗內容在國外早有很多前例,並沒有一定要做的理由。此外,國外每組只會用6隻實驗犬,然而核研所卻要用到10隻,其濫用程度可見一斑。

黃泰山解釋,歷史悠久的米格魯由於血統純正、少疾病,可讓實驗變因降到最低,加上穩定性高、對人類信任度高,所以一直是國際上做動物實驗的首選,國外甚至有廠商專門繁殖實驗米格魯,供各國實驗室使用。他說在台灣,每年大約使用300隻左右的實驗犬,其中一半是由學校單位所使用。

黃泰山指出,國內對動物實驗的規範很簡陋,只有在《動物保護法》內有要求實驗單位要設置「實驗動物照護及使用委員會或小組」,但其委員組成並沒有動保團體的外部監督,所以讓實驗的內容停留在黑箱之中,外界也難一窺到底這些動物在實驗過程中有多痛苦。

黃泰山說,以這次核研所的實驗為例,將40隻米格魯分為4組,分別是低劑量、中劑量、高劑量、以及對照組,其中高劑量的實驗犬將被注射非常高劑量的藥劑,其承受的痛苦是人們難以想像。他也指出,不只是狗,很多實驗動物都忍受不必要的痛苦,只是為了滿足研究者的實驗需求。

黃泰山強調,有些藥物的研發必須要用到實驗動物,這點動保團體可以理解,但也應該儘量減少動物的痛苦。然而,有更多用到動物的實驗根本沒有必要性,有些是已有結果的重複性實驗,有些則是與救人一命毫無關係的化妝品、清潔用品等用途,這些都並不需要用到實驗動物,不應製造更多動物的痛苦。

從哲學層面來說,黃泰山認為,疾病也是自然界所必要存在的,如果沒有疾病,自然生態也將出現危機;此外,疾病的治癒也不能完全靠藥物,況且藥商的出發點有時候並非為了救人,而是為了獲利,所以也連帶造成實驗動物的泛濫。

黃泰山語重心長地說,大家應該要認清疾病的必要性,也不該完全依賴藥物治療疾病,如此將可以減少對實驗動物的需求;此外,對於化妝品及清潔劑,黃泰山直言,這些產品之所以要用動物實驗,就是因為裡頭含有大量化學物質。他呼籲,大家還是不要接觸這些化學物質為佳,減少消費就可以減少實驗動物的數量。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登入會員後FB分享可獲得﹝ 台北政治經濟交易所﹞點數100點 每日分享不同篇文章最多可得500點


 

網友回應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