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學圈地運動1--延宕19年的北科大萬里校區

新頭殼newtalk | 調查報導
生活藝文
北科大(正前方山坡)位於新北市萬里、基隆大武崙交界,193公頃校地七成以上,是四級坡的陡峻坡地。圖片:陳香蘭/攝。   

【前言】

去年間,台北科技大學萬里校區因閒置18年遭到監察院糾正,教育部也因為5所大學設立分部,土地閒置遭到糾正;事隔多月,我們追蹤這些被糾正的學校,幾乎都沒有改正。而令人質疑的是:台北科技大學萬里校區位於非都市計畫區被編定為「海岸地區」;爭議了19年,整個遷校案在校內吵翻天,甚至形成派系內鬥,對於北科大要不要遷校萬里?內部調查,全校各系所沒有意願搬遷,而校內多數人甚至主張「把萬里校地還給國有財產局」的情況下,仍有少數人堅持要保留與開發,這批教職員,動員立委在立法院施壓,對學校造成很大壓力。

今年10月,台北科技大學將慶祝百年校慶,走過100年的北科大正面臨了發展的十字路口,萬里校區真的能為台北科大創造永續的未來嗎? 我們深入採訪發現,多數產官學界人士都不支持北科大萬里校區計畫繼續走下去;他們認為,北科大萬里校區案對台灣生態永續發展帶來負面衝擊和評價,只有北科大自行撤案或由教育部下令停止開發,以符合社會的期待。

【脆弱的土地 施工動輒得咎】

5月初,台灣進入了梅雨季,新北市萬里鄉與基隆大武崙交界處飄著濛濛細雨,不時刮起的風雨,連人站著都會被風吹得搖晃不穩。受到全球暖化的影響,雨量特別少,不過北海岸的雨量,還是台灣較多的地區。氣象局的統計,萬理、大武崙這一帶,一年降雨量達205.3天,以今年1月份為例,光是基隆就下了30天的雨,基金一路在2月中旬發生了走山事件,媒體描述:「坍塌的山坡上有泥水在流動,住在邊坡附近的居民都很擔心二次走山會不會惡化下去。」在如此惡劣的天候、環境要蓋一所大學?你會不會擔心學生的安危,以及對環境永續所帶來的境衝擊?

數月前,萬里鄉公所未通知萬里國中逕行侵占校地開路,造成萬里國中發生土石坍方,校園籃球場遭土石侵入,導致鄉公所與學校為此對薄公堂。我們來到萬里國中後方,鄉公所未作水土保持,強行挖山、挖土施作闢建出來的狹長泥濘路盤據了萬里國中後方。附近居民說,這條路已經停工了,鄉公所未經環評、水土保持等審議就動工,造成山上土石崩塌滑落,大量的土石衝進了萬里國中操場,萬里國中一狀告進法院。

飽受驚嚇之餘,萬里國中在路邊豎起「學校校地,請勿逾越,違者依法究辦」警告牌,經過這場「土石流」,梅雨季前,萬里鄉公所忙著進行地基補強,整個工程也緊急喊停了。

對於在土石這麼脆弱的環境開路,地方人士的傳聞不一;有的人說:鄉公所要幫附近地主解套;開了路,通往整個山區的土地才有機會脫手;順著這條停止施工的道路往裡走,我們來到了北科大萬里校區。

台北科技大學萬里校區,位於非都市計畫區範圍,也是新北市、基隆市交界處、東北角海岸線的起點;校區隔著一條台2線就是東海,由於終年多雨,溼氣、鹽份重,北科大要在這裡設校區,必須面臨器材維護不易的考驗;19年前,北科大校務會議通過遷校案,校方決定要在這個陡峭坡地蓋大學。

民國79年,台北工專為了改制技術學院,進行第二校區的會勘與選址,80年10月台北工專「校地土地取得小組」從53塊土地中挑選出28塊土地,最後評估出4塊土地由校務代表票選,最後決定以「新北市萬里、基隆市安樂區大武崙」做為第二校區(即萬里校區),81年1月底教育部核定193公頃萬里校區案,全案並經行政院核定。

為了爭取北科大到萬里設校,以促進地方繁榮,萬里鄉公所提出了無償撥用30餘公頃公有地的條件;在此同時,北科大近3百名教職員也「相中」一塊鄰地,以「集資」方式買下萬里校區旁的35公頃平緩坡地,這塊地後來被稱為「安居計畫」,這些人計畫配合北科大遷校,要在此興建住宅和小學。

【民代施壓 萬里校區開發與否】

北科大萬里校區計畫在教育部長郭為藩任內,因對「安居計畫」存有疑慮而延宕。北科大則委託中央營建技術顧問研究社進行整體規劃,並在88年6月提出「國立台北科技大學萬里校區興建計畫」報告書;林清江任內,更因北科大校務基金無力自籌經費受到教育部主計單位質疑,為此校方動員各方力量爭取補助外,並透過民意代表在立法院施壓。

這些年,萬里校區開發案一直延宕的關鍵在於,「水土保持計畫書」送農委會水保局審議時,遭審查委員不予審查,「水土保持」審查沒有通過「卡」住了遷校計畫。民進黨執政後,北科大利用人脈邀請前總統陳水扁到萬里校區舉行立碑儀式,但是「萬里校區水土保持計畫書」送農委會水保局審議時,被審查委員發現計畫書「挾帶未徵收的私有地」,審查委員質疑「私有土地未徵收,怎麼可能逕行規劃水土保持和排水?」,要求北科大修正說明,學校未補件,全案遭到審查委員「不審定」處分。

北科大是專科改制學院遷校萬里校區獲行政院核定的第一個案例,也是第一個被監察院糾正的案子。監察院對北科大提出糾正,雖然列舉北科大萬里校區開發不利、土地閒置缺失,並把責任指向教育部,但北科大要負很大責任,監察院卻沒有說清楚。

首先,北科大3百多名教職員已在萬里購地,這對校方形成極大壓力,校方很難達成撤案共識?北科大是不是被安居計畫綁架了?

其次,教育部在行政監督上的不作為,是放任萬里校區閒置的關鍵。依據「國立大學申請設立分部共同注意事項」第8點第1項的規定:「已同意籌設之分部,如果依期進行籌設,延宕1年以上者,教育部得逕予撤銷籌設」,教育部技職司可以依法行政,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大學校地作為公共財,教育部身為主管機關,疏於監督與管理,這說的過去嗎?當北科大萬里校區位於保育地區,當大規模的土地被不當的開發,甚至將對海岸生態體系帶來衝擊與轉變時,大學盲目追求校地擴充卻帶給自然環境嚴重衝擊,這種開發與破壞行為,是不是應該有所節制?監察院卻未關注於生態永續問題。

【安居計畫 綁架北科大?】

「什麼是安居計畫?」前瑞里鄉公所主任祕書簡萬珍回憶,民國79年台北工專為爭取改制為技術學院,發文給苗栗以北各縣市鄉公所,希望各縣市鄉公所提供35公頃以上公有地做為設立第二校區選址參考;萬里鄉公所提供萬里30餘公頃土地,爭取北科大到萬里設校,幫助地方發展,卻傳出有人炒地皮爭議。

前萬里鄉鄉長唐有吉回憶,當年大家都想幫北科大在萬里設校,卻出現了阻力,他從地政單位調閱地籍資料發現,就在萬里校區定案前後,附近(北科大萬里國中校區預定地)一塊約31公頃土地被買走,他查出約有297人集資購地。唐有吉很心痛:「這塊地是附近最好的一塊土地,為什麼北科大沒有買?」

依據北科大在網路公布的《萬里校區未來發展說明書》,萬里校區193公頃校地,只有12.73%,約24.628公頃屬於三級坡以下,這些土地零星布散。唐有吉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連北科大的教授在評估會議中都提到「建物旁就是陡坡」,北科大現有土地,很難有規畫與發展空間。

「土地是誰賣的?」唐有吉告訴記者:「是一位菲律賓華僑,那塊地已經轉過好幾手,最後轉到菲僑手上,再由安居計畫三位代表具名,其中兩位是北科大教授,一位是生意人。」

「他們叫什麼名字 ?」唐有吉告訴我們:「林xx,另一位是潘xx,我曾經和林xx碰面,我跟他說,你的名字被當人頭,設定抵押了2.1億元。」「林嚇一跳並反問:我怎麼會被當人頭?他聽了直冒汗。」唐告訴記者:「他們買土地,是想搭北科大的便車…」。唐有吉說,安居計畫被當時的教育部長郭為藩發現,導致教育部緊急踩剎車,也不給經費補助。

根據北科大資料,北科大教職員確實有集資購地計畫,安居計畫從民國79年初開始,近3百位教職員工還籌組「台北工專案安居計畫」,在萬里校區計畫未獲行政院核定前,即有人著手洽談購地事宜,參與安居計畫的教職員以每單位20萬至80萬元不等的基金集資購地,這計畫限定每個人只能購買1個單位;依據台北科大校址私人土地公告地價,當時的地價非常便宜,以簡xx為例:70年12月09日購得的價格是每平方公尺264元,而前一次移轉的土地(地價)是每平方公尺30元。

【萬里校區 遭質疑炒作土地】

唐有吉調查,整個購地作業在7個月內完成,也因此安居計畫在萬里引起爭議,前任鄉代主席曾為了有人隱瞞「安居計畫」大表不滿,也有人質疑北科大萬里校區案幕後有黑手操弄,這些「黑手」從北科大第二校區選址就涉入,甚至成為主導、決定萬里校區的關鍵。

唐有吉稱,「安居計畫是萬里校區計畫送教育部時才被發現」;但是,當年擔任萬里校區土地取得小組組長王隆昌則在校內會議指稱,「針對安居計畫是部裡(教育部)要求先行設置規畫」,對於目前教育部的態度,他建議「教育部政策並非絕對,一定有努力的空間,在任何情況都不要放棄(萬里校區)…」

為促成萬里校區計畫案,唐有吉在萬里鄉長任內編了8百萬預算,協助學校周邊公共設施建設,「大家都希望北科大搬來,都願意幫忙北科大,無條件和他們配合,甚至鄉公所37公頃公共造產地都以無償撥用方式送給北科大,沒料到反而幫了這個社區(安居計畫)忙…」唐有吉說。

北科大萬里校區計畫案受挫,唐有吉轉任台北縣議員後要追討萬里鄉公所的37公頃公有地,並透過台北縣議會行文萬里鄉公所,萬里鄉公所竟稱「年代久遠,公文不見了…」。

事隔20年,安居計畫已改稱「工學社區」,現任工學社區理事主席、北科大前任教務長林俊彥在99年1月的校內會議中說明,「若是陽宅開發不成,處理方式可以偏向陰宅、靈骨塔等使用,安居計畫未來發展勢必配合學校發展方向。」

【萬里校區 候鳥來台過冬第一站】

萬里校區地位於北海岸風景區,緊鄰台2線,遠眺一望無際的東海,波濤洶湧的浪潮造就這裡的特殊海岸風貌;冬天則是西伯利亞候鳥來台過冬的第一站,區內生態豐富,特別是保育類鳥類魚鷹、蜂鷹都是台灣少見的過境鳥。

屬於丘陵地形的萬里校區,也是活躍的斷層帶和順向坡地區;基地東南方有基隆斷層,西北側是崁腳斷層,而西北側5公里是中央地質調查所公布的金山斷層。因為東南邊坡是順向坡,受委託的欣霖工程就建議,順向坡地區不宜進行坡腳開挖,以免坡腳開挖而影響順向坡邊的穩定。

依照法規規範,萬里校區根本是「海岸地區」;依照台灣對「海岸線」劃設的標準,「最近海岸的第一條山稜線或距海岸線3公里所涵蓋範圍,則以最近海岸的省道為主」,萬里校區就是第一條山稜線,而且就在省道旁,所以這塊校地未來要在環保、水保審議闖關,可能要先說服環保團體。

【陡峭坡地開隧道引爭議】

萬里校區193餘公頃,開發經費需要80億餘元,整個校區約有七成以上的土地屬於四級陡坡,地勢陡峭、位居迎風面,整個校區受到東北季風影響,風大、風速強勁,鹽分重,不論天候、地理環境都不利於開發。根據欣霖工程顧問公司的評估,萬里校區有七處土地(可參考圖片3)屬於三級坡、較緩和的地形,可以作為建築基地,但因平緩土地都很零碎,能利用者非常有限,這七塊土地只佔整個校區的5%左右,而7塊地並不符合土地開發效益,開發所帶來的交通道路問題讓校區開發的難度增高,而這7塊地可以開發的面積約4至5公頃,遠比台北科大校本部9.42公頃還小,要付出的代價成本很大。

欣霖工程顧問提出三個可行開發方案中,光是闢建道路、開隧道就要付出昂貴代價,後續還有水土保持問題;三個方案中,只有土地繳回國庫一勞永逸。欣霖的三個方案,整理歸納如下:

(1)方案一(有價購得之D區):使用土地約一公頃,未來要花1.2億購買私人土地開闢出入道路,雖然校方傾向朝低密度、生態保育方面規畫,但大雨颱風恐將支出鉅額維修費用,未來每年至少要投入119萬元維修費,此案總經費7億4492萬元。

(2)方案二(開發ACD三區):可以使用約5.12公頃,佔整個校區2.64%,欣霖工程評估,三區道路經過環境敏感區,未來下雨或颱風恐將支出鉅額維修費,三區道路一旦中斷恐成孤島無法彼此支援聯繫,此案要花1.8億購地(以公告現值每平方公尺1600元加4成計算),開發經費至少要29億5771億元,往後每年要花663萬元維修費,卻無法保證絕對安全。

(3)方案三:將萬里校區繳回國有財產局。

去年北科大遭監察院糾正,北科大、教育部急著滅火。技職司指出,教育部已行文北科大,教育部的立場「希望校方停止開發」,如果北科大停止開發萬里校區,依法、依程序校地將歸還國有財產局;台北科大要繼續開發,校方就必須提出具體時間表,教育部原則尊重北科大決定,而該校的回函雖表達希望繼續開發,迄今仍未提出具體的時間表。

【野蠻行為 北科大開發處女地】

萬里校區位於坡度陡峭海岸地區,未來要開發必須通過農委會水保局「水土保持計畫書」審議,以及環保署的環境敏感地區環評審查,這兩關在民間環保團體嚴格監督、生態保育和環保意識高漲下,勢必面臨嚴峻挑戰。台南社區大學研究員吳仁邦看了記者提供的《萬里校區未來發展說明書》指出,這個案子太扯了!

教育部官員表示,關於水保、環評審議部分,先前校方已編列行政作業費用;至於「萬里校區」,因屬於「分部」,依照作業辦法,北科大必須自籌經費,教育部不會給補助,募款對於校方而言是較大的負擔。

民國93年台北科大曾行文教育部爭取「科技研究大樓新建工程」興建經費,當時教育部表達了沒有餘力補助,並要求台北科大要在6個月內重新評估萬里校區是停止或暫停開發,以及經費來源。93年12月北科大決定萬里第二校區開發案將改以低密度及生態保育為原則,並適度調整規畫用途;教育部並沒有依法施鐵腕終止此案。

民國98年,監察院展開調查,北科大在網路架設「萬里校區未來發展說明」網站,並舉辦師生和當地居民的萬里校區現場會勘,不論校內或校外座談會質疑和反對聲浪都不小;網站上,北科大師生就分兩派,一派主張萬里校區繳回國庫;另一派認為,萬里校區得之不易,不能輕言放棄。

反對開發學生在網路批評:「這個時代還在開發處女地的行為大約只有落後的國家才會做,台灣才發生小林村事件,看那些災民痛哭流涕說著山坡地開發的不是,北科大卻還要去開發山坡地,要成為別人眼中的笑柄嗎?到時又惹來民間環保團體之類的抗議,問題只會像滾雪球一般的越來越大,還回去一勞永逸。」

也有老師質疑:「從許多地理資料分析,萬里校區的土地不太適合發展,若要發展勢必要投入許多經費去克服地理上限制,諸如道路開發困難度或坡地興建校舍的難度,同樣的經費卻可以增加台北校區師生的研究經費,或圖書館的採購經費…,那麼又是哪些系所要搬遷過去?目前沒有任何系所有意願。」

【萬里校區 學者專家全面勸退】

99年1月北科大舉辦現場會勘、9月舉辦開發計畫檢討評估會議,與會者對萬里校區依舊充滿疑慮,校外學者專家也是一片反對聲浪。校外委員歐陽嶠暉質疑,萬里校區約193公頃,可以開發的D區只有3325平方公尺,土地利用率偏低,却要投入7億多開發經費,缺乏開發效益;從國土保育、教育需求和投資效益等綜合考量,根本沒有開發的意義。

黃宏斌委員認為,依據鑽探資料顯示,萬里校區包含未固結地層和岩盤兩大類,但所附的地質剖面圖,沒有看到未固結地層之分布與厚度,尤其D區的土地,應深入探討其是否為舊崩積層(未固結地層)或岩盤,以了解基地構築安全性。校方可能採行的方案一,光是道路工程就佔總經費一半以上,他質疑開發的經濟效益,必須要慎重考量;況且基地隧道、橋樑長度佔總道路工程長度一半以上,未來的維護管理的費用要從哪裡來?

孟繁宏委員指出,方案一需要經費7億4492萬,但取得生態工程實驗園區土地約1123.7坪,平均每坪約66.29萬元,取得成本太高。蘇瑛敏委員建議,不論由國土及生態計畫對學校而言,不動最好。彭光輝委員提醒,萬里校區之大武崙區因面海、坡度,機械設備易腐蝕,未來發展要考量時空背景變遷及國家教育現況,建議由教育部來決定。

「放棄萬里校區」是校外學者專家把脈後的建議,校方是不是受制於安居計畫,造成北科大迄今仍不願意放棄開發。游繁結認為,放棄萬里校地是一勞永逸的作法;黃宏斌建議至少要參考海洋大學當年採取撤案或台南大學遷校七股縮小規模的作法;孟繁宏主張,萬里校區採太低度的開發不符合經濟規模,建議放棄開發;權衡公益與私利。許多產官學界認為,基於不應該開發的基地,要作保育保護國土規畫的精神;以北科大生態工程的專業立場,現在勇敢放棄是最好的時機。

5月初,記者來到北科大萬里校區。陳姓老農戴著斗笠正準備上山,他世居於此,家裡5兄弟曾共同擁有附近20公頃山坡地,20多年前賣了6百萬後,5兄弟就分家了;現在算算,當時1平方公尺才30多塊錢,現在1平方公尺己喊到5、6千塊錢。

現在,陳姓老農和鄰居經常在北科大的校地種種菜、地瓜,賺點零花錢;傍晚,他帶著記者走過荒地,爬上陡坡,北科大的地光禿禿,有的地成了老百姓的菜園,這邊的民眾會互相照料農地,陳姓老農忙著替青菜施肥、除草;這些地閒置很久,反正沒有人管,老農說:「地閒著也沒用,拿來種種菜,大家都抱著過一天算一天的心情…。」

北科大萬里校區已籌備了19年,現在仍是一片荒土;當年3百多名教職員歡天喜地在此買地撿便宜卻慘遭套牢。記者轉述北科大萬里校區現況,教育部官員說:「安居計畫在教育部已傳聞多時,你知道為什麼台灣的貧富差距這麼大嗎?你不覺得社會階層是這樣造成的,很多有錢人是這樣來的,在土地炒作的遊戲裡,掌握權力的人,比較有門路,這也是老百姓的悲哀!我們在公部門比較容易知道真相,希望政府這座大機器有一些反省,不能再縱容下去了…」

(編按:大學圈地運動系列調查報導,由優質新聞發展協會資助)

安居計畫位於北科大萬里校區下方,屬於附近較佳的平緩地形。資料來源:翻拍北科大網路資料。   
萬里校區約193公頃,三級以下可供建築的土地約5公頃,開發效益太低。資料來源/北科大網頁   
工程顧問公司評估,藍色(四級坡)、紫色(五級坡)面積高達七成,可開發的橘色(三級坡以下)區域相當有限。資料來源:北科大網頁   
北科大萬里校區遠眺基隆嶼。圖片:陳香蘭/攝。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網文精選
【北歐想想】芬蘭銀行經驗二、三事:服務轉型、嚴謹管理、社會責任
小警察大啟示(林青弘)
為什麼學界那麼生氣(陳芳明)

支持新頭殼

新頭殼網站堅持不受政治及經濟利益影響,在落實獨立經營的理念過程中,我們需要更多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