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黨在清真寺--外人不瞭解的中國

有一天,全瀋陽的回民朋友們,突然再也沒法去做禮拜了——因為清真寺被關掉了。具體的原因,是共產黨各支部要全面進駐全國清真寺,不從者直接封閉。回族朋友憤怒了,他們變了:一夜之間,我家跟買買提家從好鄰居變成彷彿從來不認識一般⋯⋯。隔一條街的我們兩家,是瀋陽回漢矛盾的縮影——從感情親密到變成敵人,原來只需要共產黨的一個命令而已。

我不知道那些回族朋友,為什麼在公交車上用針扎我的屁股。我只記得那是發生在 2009 年前後的事情。

而自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的家鄉瀋陽在過去一直是個「漢族」和「回族」和平共處的地方;但近幾年來,這樣的關係非但早已不再,甚至變得越來越緊張。

「漢回蜜月期」

瀋陽市一直是個多民族的城市。舉例來說,這裡有個規模很大的「韓國城」:這裏的歷史其實已有超過百年,長期以來就是朝鮮族人移居地之一。而瀋陽市在 30 多年前,為了當地數以百萬計,於韓半島動亂前後陸續來到中國東北的朝鮮族人,特地劃出來這一塊地方。如今當地人稱「西塔」或「西塔街」的瀋陽韓國城,是當地最著名也最熱鬧的觀光勝地之一。
可以說,在專制中國,瀋陽市曾是相對最具包容力的城市之一。

過去,這裡的漢族人與回族人相處得也不錯。「回族」其實是自從元朝(蒙古帝國)時期起就大量移入中國各地的中亞、西亞後代,他們絕大多數信仰伊斯蘭教,保有許多自身的傳統與文化,在中國形成所謂的「宗教—血緣—文化共同體」。


以前漢族人稱呼他們為「回回」, 1976 年之後,漢族人正式稱呼他們為「回民同胞」或「回族人」。其實回族人和漢人的不同,看眼睛就知道了——漢人的眼球比較暗,回民的眼球很亮。 

瀋陽有一座規模挺大、很漂亮的清真寺,是回族人做禮拜的地方。清真寺對面是一個巨大的回民市場。誰都可以進去,裏面最受歡迎的產品是牛肉。

不少漢族人會特地遠道而來這裏來買牛肉——他們覺得這裏的牛肉比外面的「純淨」、「好吃」,這應該跟回民信仰以清真(Halal)方式宰殺、處理肉品的傳統很有關係。久而久之漢族人也漸漸發現,自己去買的牛肉,和真正的回民買到的,還是有點不一樣——回民買的更好吃、也更便宜。

所以有回民朋友的漢族人,會委託回民朋友幫忙買牛肉。友情就在這樣你來我往互給方便的歲月裏,變得牢固。

我家對門的鄰居買買提,跟我家人的關係很好。她 60 歲左右,丈夫也是回民,有一個兒子在讀大學。他們家每一次去做禮拜之前,我母親都會塞錢給她請她幫忙「帶一些牛肉回來」。

沒幾年她兒子大學畢業後結婚時,我還受邀參加了。他們家祖先雖然來自西亞,但不是一般信仰伊斯蘭的回民,他們家傳的結婚儀式是「點燃聖火」,應該是來自波斯「拜火教」(祆教)的傳統——我問買買提,她兒子婚禮上的儀式是什麼意思?她笑說自己也不知道,但祖先留下來的傳統,不能在她這裏滅絕掉。 

我們兩家的友誼變得越來越好,直到一件事情的發生:黨在清真寺

有一天,全瀋陽的回民朋友們,突然再也沒辦法去做禮拜了——因為清真寺關掉了。

具體的原因,是共產黨的黨支部要進駐清真寺。
更不只在瀋陽市而已,這是共產黨全國性的、針對中國境內所有清真寺的「接管」動作。

在共產黨看來,這麽多人聚集的地方,是一定要由「黨」來管理的,不然會出問題。

阿訇(宗教長老)們不答應,信徒們強烈抵抗。他們的想法其實很單純:誰都可以進來,真主安拉不會拒絕你,哪怕你是無神論的共產黨員。但是要在清真寺擺放一個領導,這不符合教義。

有些城市的阿訇妥協了;不妥協的,共產黨就直接關掉清真寺。而瀋陽市大清真寺的那位阿訇和信徒們,顯然是沒有妥協。

回族朋友憤怒了,他們變了。一夜之間,我家跟買買提家彷彿從來不認識一般。我媽萬分不解,她以為自己做錯了什麼,去敲門、打算問清楚是不是哪裡不小心得罪了買買提,沒想到吃了閉門羹。

我們之間不再是親密的鄰居——當回民失去了信仰,他們變得兇悍有敵意,我們家選擇退讓。我們家與他們,再也沒有了聯繫。

買買提一家人與我家,是瀋陽回漢矛盾的縮影。從感情親密到變成敵人,原來只需要共產黨的一個命令而已。

這是最可怕的。我們家沒有做錯什麼,但真正被回民懲罰的卻是我們,不是傷害他們的共產黨。

「針扎漢人」

於是那一年瀋陽城出了亂子:回族人在公交車上,用針扎漢族人的屁股。他們單獨行動,在公交車上隨機用針攻擊乘客。被扎的人疼一下、下意識地找攻擊自己的人。有那麼幾次找到了,但對方當然不承認。

那年公交車上沒有監控、沒有證據。就算有人看到了,也不敢説出來,因為怕被報復。回族人的團结和兇悍,在中國是出了名的。他們扎了多少人我不知道,不過這種事在百姓中傳播得很快。於是大家坐公交都用包包擋住屁股。大人們會告誡孩子:上車就坐在座位上。

有人說,回民真是惡劣,在家裏做禮拜說「阿拉胡阿克巴」(الله أكبر‎、真主至大),跟在清真寺不是一樣的嗎?

沒有那麽簡單。這一切的改變,是因為他們的信仰、權利都不被這個政權尊重,多年隱忍累積下來的不滿,在這個導火線下一次爆發而已。

舉一個小小的例子,賈賈提以前就曾對我抱怨過,他家族的小孩子進瀋陽的小學,中午學校提供所謂的「回民餐」給他,但其實根本只是同一鍋大鍋菜把裡面豬肉挑掉而已。而且你不吃還不行——這對信仰堅貞的穆斯林來說,是一種侮辱。

中國只要出問題,那絕對是共產黨作惡導致的。在一切「問題」之中,民族問題尤其是最難處理的,這在任何國家都一樣——但共產黨每一次,都會毫不意外的搞砸。

滅掉所有異己,「人」不過是數字而已

我不知道共產黨為什麼要把黨支部進駐清真寺。通常是一個地方出亂子,黨支部才會進駐,可是這裡的回民並沒有搞分裂啊!瀋陽的回民,跟新疆人完全不是一碼事!

在此之後,共產黨的手段更加粗暴激烈, 中國政府規定所有宗教要「中國化」、「媒體、宗教、企業都要姓黨」,凡是沒有讓黨凌駕於其上的宗教教派,一律掃蕩:先是「滅基督教」——瀋陽的基督教堂,一夜之間全部消失;再來是「滅佛」——共產黨到處炸佛像、替佛像「換頭」;更要「滅回教」——在新疆建立再教育集中營。

事實上,正如前面所提的 09 年前後清真寺案例,早在外界知道 2018 年共產黨推出「宗教姓黨」的政策之前,中國各地早就有了一連串的行動:我是基督徒。但我們做禮拜的地方是一個很簡陋的小商店門市。 2013 年的時候,政府更通令全瀋陽,基督教徒的聚會地點,不可以在一樓,而且入口處必須懸掛或貼上五星旗標誌,象徵「姓黨」——我們只好搬到更簡陋的 2 樓。發聖誕禮物的時候也有限制,不能有任何宣傳宗教的行為。

從這些作為可以清楚看出,共產黨「宗教姓黨」的荒唐作法,想要消滅中國境內除了天主教外一切「不聽話」的宗教——至於為什麼沒滅天主教?那是為了要跟梵蒂岡建交

共產黨或許是這樣想的:滅了信徒們的「念想」,才能讓他們徹底聽話,跟黨統一思想。

耶和華、默罕默德、釋迦牟尼在共產黨的眼裏,都是阻礙他們管理人民的東西。共產黨一直在給中國人灌輸一種思想:一切宗教都是騙人的。

而宗教問題,根本不該、也不能如此粗暴的處理。

專制國家的毛病在這時顯露無遺:在共產黨官員和普通老百姓之間,從沒有真正溝通的橋樑,民眾的聲音無法傳到執政者的耳朵裏。

之前香港「反送中」事件, 200 萬人走上街頭表達自己的訴求。北京中央居然被地方(港府)壓了 2 個月才知道?由此可見要不是「黨中央」裝聾作啞、就是民意真的很慢傳達到黨中央的耳朵裏——所以他們經常做出一些極其荒謬的舉動,在我看來並不稀奇。

共產黨官員從來只看下屬給他們報告中的數字,來判斷情勢。在共產黨的眼裏,人只是數字的集合體。

但人吶,都是有血有肉的。有些人,有堅定的信仰。

壞手段,卻妄想得到好結果

共產黨滅了佛像,佛教徒就改信共產主義了?不可能啊!正常人都想得明白,只有反人類的政黨才想不通。

但共產黨治國的邏輯是「既然我做了」,就一定要出「好結果」:

這當然通常事與願違,因為共產黨從來聽不到老百姓聲音。更糟糕的是,當共產黨自認做了有利百姓的事,偏偏與百姓內心的訴求相悖時,它非但不修正自己、反而立刻惱羞成怒般地用強大的威勢打擊、剷除所有不滿的聲音。

面對「宗教姓黨」後,瀋陽回民們的憤怒不滿,共產黨的想法是「收買人心靠紅利」:回民高考(大學入學考試)加分!

光這一點,就讓漢族羨慕得口水流出來。要知道,中國的高考,多一分就能淘汰掉幾萬人!大家知道回民高考加多少分嗎?每個省不一樣,遼寧省加三分。這種對回民的「紅利」,羨煞多少漢族人!

但回民的訴求,高考加分肯定不是排在第一位的。他們只想要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清真寺啊!如果真的想「收買人心」,共產黨應該還給他們信仰。沒有了做禮拜的地方,這群動怒的人選擇了報復——但他們找不到官員,所以受苦的永遠是我們這些平民。

有些漢族人也因此開始把他們「誤認」為新疆人。甚至覺得「這些回民就是想搞亂、想暴動、想搞獨立」,在共產黨的大內宣下,無視瀋陽的回族一再大聲呼喊:「我們是瀋陽人!我們跟新疆的回族人完全不是同一支啊!我們不是暴徒。」

我能理解他們,我不怪他們。他們沒把新疆當家鄉,他們的家鄉在瀋陽。

作為一個與他們一樣無奈的百姓,我能理解他們的痛苦。但我知道,在中國這樣一個國度,我們根本無法做些什麼,也只能嘆息著、痛苦地看著族群一再地被錯誤霸道的政策給撕裂。

看看香港和美國近期發生的事情,我知道,「漢回關係」更是再也回不去了。

「族群融合」與「族群滅絕」

不一樣的一群人,能夠融洽地生活在一起,這是一個國家的福氣,也是執政者的本事。

但今日的共產黨,想讓全體中國人都變成一個模子刻畫出來的人——這不叫「族群融合」,這是「族群滅絕」。

共產黨並不歡迎「不一樣」的人存在於這社會中。但他們應該知道的是:如果真的傾聽、瞭解人民,瞭解那些「不一樣」的人們到底是誰、想要的是什麼,恰到好處地給予他們空間,「不一樣」的人,會變成刺激這個社會健康發展的活力引子。

「保護少數」,才是一個負責任的執政者應該做的事情。絕非逼迫少數者褪去自己的「少數」屬性,完全失去自己的特色,變成多數者的一部分——「少數」本來就自帶不安全感的屬性,這樣做永遠只會造成仇恨、反擊與報復。

更可悲的是,如果為政者永遠有著用「消滅少數」促成「全體一致」的心態,這個社會不可能會健康。而長期累積的不滿,總有一天會徹底的爆發。

人民長期壓抑被迫順從的痛苦累積到頂時,終會讓共產黨無法收拾。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熱門話題 more >
話題
討論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