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我眼中的美國憲法精神

  2020年9月18日,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病逝於華盛頓特區家中,享年87歲。 金斯伯格生前以自由派大法官著稱,並在性別平等和女性平權等方面積極發聲,其裁決的案件對美國社會和文化方面產生了極大影響。 眾所周知,美國是實行三權分立的國家,而在這三權中,負責司法權的最高法院因為有釋憲權,使得它成為三權重分量最重,也是對美國社會影響最深的部門。 正因如此,憲法在美國政治和社會中,具有極其崇高的地位,而最高法院大法官作為捍衛和解釋憲法的旗手,對於憲法的實施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那麼,到底什麼是美國憲法精神,最高法院大法官的釋憲,對美國有著怎樣的影響? 是筆者今日想談一談的。

 我們都知道,美利堅合眾國憲法(Constitution of the United States)於1789年在費城制憲會議上得到批准,其後推行於美國獨立時的十三州,正式成為美國國家治理和人民生活的最高規範。 當然,也表示美國正式成為一個立憲國家,即法治國家(rule of law),並非法制國家(rule by low),這在當時歐洲大陸以及其他大陸還處於君主專制的舊世界來說,無異於一聲驚雷,一個新世界由此誕生。 但是美國憲法的誕生絕不是一蹴而就的,它吸收了英美保守主義的精髓,具體而言,從1689年英國的【權利法案】(English Bill of Rights)開始,並且深遠地影響了1789年法國大革命中誕生的【人權宣言】(French Declaration of the Rights of Man)。

 根植於美國建國傳統之中的宗教自由和源於盎格魯-撒克遜民族的契約精神使得美國憲法呈現出三個鮮明的特徵,即小政府,私有財產權,自由權。 換言之,這也是我認為的美國憲法精神。 源於宗教卻並不拘泥於宗教,繼承了基督教新教的優秀價值觀。

 關於此三種特徵,筆者將於下文一一闡述。

 小政府,即政治上維持小規模的政府,其預算,許可權,人員都應維持在最小限度。 經濟上

實行完全自由的市場經濟制度。 其初衷是為防止政府組織形式過於龐大,而危害到人民的自由,以及官商勾結,妨害人民追求財富的權利。 政府基於社會契約(即與人民的契約)成立,為人民服務,滿足人民日常生活所必需的要求,除此以外政府不得對人民的事務強行干涉,否則人民有抵抗政府的權力(即革命權),因此在美國憲法第二修正案中,肯定人民有持槍權,即是賦予人民反抗暴政的權利。

 私有財產權,即人民積極的財產不得被剝奪。 根據約翰・洛克的說法,私有財產權是人民獲得尊嚴和參與政治的基石。 有了私有財產自由,人民得以安身立命,也不會畏懼他人,從而更加積極地參與公共事務,維護社會持續穩定的發展。 簡言之,私有財產權是人類文明的基石。 近代以來,有人煽動階層對立,發出廢除私有財產權,一切公有的論調,這隻能縱容貪婪邪惡之人借平等之名,搶奪一切人等的合法財產,並最終毀壞人類文明。 世界上的每個人憑藉自己的才智與體力,通過勞獲得報酬,完全是根據契約精神的合理合法行為,如何有對立的說法?

 自由權,具體可分為人身自由和表達自由。 人身自由即人人享有人身,居住自由,不受無理之搜查和扣押的權力。 無論何人,非經大陪審團的陳訴或起訴書,不得判處刑罰或褫奪公職之罪。 表達自由即國會不得確立國教或禁止信仰自由。 言論自由和出版自由作為人民固有的權力,永遠不得限制。 人民擁有和平請願和抗議政府的權力。 這裡的自由並不是無限制的自由,而是以不妨礙其他人自由為前提的自由。 人民具有良好的道德和政治素養,對於自由的實現有著至關重要的作用。

 美國憲法精神是一種基於立憲主義的精神。 何為立憲主義,即一切以憲法為準則,任何個人或組織不得超越憲法,對於政府來說,法無授權不可為。 對於人民來說,法無禁止即可為。 而最高法院大法官作為解釋憲法這一行為的最高決定者,其每一個決定都決定著未來的走向。

 比如說,金斯伯格大法官以其自由派的觀點,參與了20世紀末的幾起經典的判決,在1996年的合眾國訴弗吉尼亞州案中(United States v. Virginia 518 U.S. 515 (19960)中,最高法院以7:1的判決否定了弗吉尼亞軍事學院僅限男生的招生政策的合憲性。 金斯伯格大法官主筆了該判決的意見書,使得女性得以進入這家優秀的軍事院校。

 而川普最近任命的大法官巴雷特屬於保守派,並且是天主教徒,其觀點可謂與金斯伯格大相徑庭。 在墮胎,同性戀和平權等方面持更為謹慎的觀點,如遇裁決,以現在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占多數的優勢,可能會推翻之前大法官所做出的裁決,使得美國社會向右轉。

 綜上所述,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作為司法權的最高執行者,其每一個裁決都會決定美國未來的走向,對社會生活影響之深,之劇烈,超乎人們的想像。 在下一個十字路口,這個國家是向右轉還是向左轉,全在最高法院大法官的一念之間。 如今,美國最高法院大法官保守與自由派大法官的比例是6:3,可以預見的是美國的未來將向右轉,回歸立國時的基督教價值觀。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