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3

是否該以鼓勵取代對躉購費率委員會之謾罵
A.Z

108年度再生能源電能躉購費率,歷經了各方關注下在審定委員召開多次分組會議及審定會議後,於今年1月30日拍板並由主管機關對外召開記者會說明。在今年度躉購費率審議過程中,備受各界高度聚焦,費率該高該低這顆風火雙球,經濟部該如何投出,社會各界意見出現極大的分歧,呈現有人看好有人喊壞的局面,其導因於各種意見立場不同,眾多參與者很合理的基於自身利益極大化提出利己之意見。其實,躉購制度僅賦予審定委員訂定合理報酬的躉購費率,並非授權解決各界期待之疑難雜症,躉購費率並非仙丹,而是在政策鼓勵下提供適當之誘因措施,但在當今社會輿論運作下卻讓外界將躉購費率視為再生能源發展的萬靈藥,更有甚者對於躉購費率不合乎自身預期時,似乎將箭靶指向訂定躉購費率之委員會,並直指其委員為賣國賊,或以退出電力市場等舉動試圖與政府機關相抗衡。

持平而論,躉購費率之訂定並非以滿足個案訴求為出發點,更要兼顧短中長期均衡穩健發展以及國家財政支出,因此應中立客觀的去訂定躉購費率,但在外界期待一個完美的躉購費率下,審定委員毅然決然接下費率審定之職務,但卻面臨離岸風力尚在起步階段,需借鏡國外開發商經驗及國際案例資訊,抑或太陽光電國際模組價格波動及國內業者極需政府扶持之聲浪下,再生能源電力市場相關成本資訊並不透明,不論是責任或義務,一再演出主管關機期待業界提出資訊,業界總說資訊皆已提供這個橋段,在無權力要求業者提供商業機敏資料且業者又無義務提供資訊之情況下,造成對於躉購費率之訂定顯然成為人人心中一把尺,審定委員僅能在有限數據下計算之費率,甚有論者以片段資訊,斷章取義的說道:「我國的月亮也要和外國的月亮一樣圓」,換言之,也就是國外價格如何,我國亦如何的結果,若無此情況,則就是全民多負擔了許多代價等言論。為試圖釐清並解決外界紛擾,筆者想,業者、主管機關及審定委員皆應充分溝通、釐清問題並提出數據。

話說從頭,儘管推動再生能源係我國已取得共識之能源政策,大眾亦認為不論是中央或地方皆該放下成見跨越黨派,共同戮力合作,然若觀察近期彰化離岸風電開發申請案之發展歷程,卻會使外界認為中央與地方非屬一心,導致社會對政府發展再生能源的決心存疑,看似複雜的問題,其實和上段提及的有效溝通及主動交流一般,不論中央或地方,皆屬一龐大組織體系,各自皆有需扮演之角色,僅因角色不同而在具體作法上難免產生差異,強化溝通仍為解決問題最好之橋樑,唯有促使中央與地方能更加有效率的交流,方能避免上述案例再次重演。

本文至此,溝通交流出現之癥結點總歸於誰願意踏出善意的那一步,躉購費率參數資料之蒐集,為力求真實反映設置成本,資料取得過程與業者密不可分。以實務面而言,業者因其設置者身分擁有最為完備的第一手資料;但從道德面來說,因其提供之資料將影響到後續費率水準之訂定,致生提供數值較實際偏高之疑慮。人對於未知總是充滿恐懼,在這資訊發達的年代,一般民眾相較過去卻更容易受到輿論操縱,以再生能源費率訂定為例,其中涉及的面向相當多元,需要先有足夠知識基礎方能直指問題核心,有心人士僅需要透過媒體拋出一套似是而非的理論,就可帶來一群盲目追隨者,致生社會的衝突與對立,因此唯有將一切攤在陽光下是最能減少外界疑惑進而降低爭議的作法,在要求審定委員面對各方壓力及有限資訊下,試問業者是否能反思己身無私且精準的提出相關資訊,並配合主管機關提出佐證資料並對其所提出之資料負起完全的責任。期待外界切莫單憑片面臆測或利己偏見,就逕自直指審定委員為主管機關之橡皮圖章,藉以打擊其專業性及中立性。也正因躉購費率並非萬靈藥,審定委員在面對各方角力下仍能秉持法律賦予之任務,要在衡酌各方各自盤算的意見中,抽絲剝繭且客觀的進行審議,在諸多建立溝通橋樑的過程,應該給予勇於任事訂定躉購費率之委員一個鼓勵的掌聲。

 

作者: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五所 所長 楊豐碩

喜歡這篇文章嗎?歡迎按讚、分享、灌溉 ~
網友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