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判書生中南海號召革命
文 / 陳破空
 
 
歲末,各國歡度聖誕節,而就在當日,北京,中共當局悍然判處中國著名作家、前獨立中文筆會會長劉曉波長達11年徒刑。(同日,中共當局還宣佈,維持對南京師範大學副教授郭泉10年重刑的原判。)判決公佈後,中共受到國際社會的嚴詞譴責。
 
中共當局加諸劉曉波的罪名,是所謂“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稍具常識者,都難以置信,這樣一位手無寸鐵、僅擁有一支禿筆的白麵書生,如何就能顛覆“政權”?中南海似乎健忘,中共本身,才是“顛覆國家政權”的重犯。
 
民國時期,未經任何合法程式,中共集團即非法成立;其後,該集團通過聚嘯山林、勾結外寇、武裝叛亂等血汙手段,不惜數千萬人頭落地,最終顛覆舉世承認的中國合法政府----中華民國政府。中共犯罪集團,惡跡昭昭,鐵證如山。如今,卻大刺刺地,居然倒過來,將“顛覆國家政權罪”,扣在一介白麵書生頭上,似為自我諷刺,又似為黑色幽默。
 
劉曉波獲罪,乃是因為參與起草《零八憲章》。去年底公開的這份憲章,無非主張在中國推行民主憲政,回歸人權價值,保護私有財産,姿態謙卑,語調溫和,論述理性,充滿勸導色彩,懇切希望中共當局與對立各方,放下恩怨,實現和解,共建民主中國,融入文明世界。
 
《零八憲章》,其內容與表述,是如此溫和,處處善意,乃至於,無法獲得激進民主派支持,甚至遭到後者誤解與批評,指責該憲章是給當權者“找台階下”,為獨裁者“留後路”。
 
人們以為,如此溫和而充滿和解色彩的宣言,中共當權者應該有所觸動;即便不為所動,也不至於動手抓人,遑論重刑加害。畢竟,幾十年來,各種宣言、呼籲書、簽名信,俯拾皆是,不過言論而已,何曾對中共政權構成實質威脅?
 
重判劉曉波的背後,是中南海的強硬路線。臂如一個黑社會團夥,以欺壓和勒索良民為能事,其中的成員,必然目露凶光,各展劫殺之技,方能在該團夥獲取地位。胡江纏鬥,團派與太子黨的惡鬥,圍繞“第五代”權位的你爭我奪,使中共黨內的主流路線日趨強硬。中共新舊官僚,置身這等險惡的政治環境,只有各恃強硬,比凶鬥狠,才能在黨內站穩腳跟。
 
從這一角度觀察,劉曉波不幸成為中共強硬路線的祭品。中南海的凶相,也是故意要展示給國際社會,尤其西方國家。儼然宣告:中共已然崛起,強大無比,從此無畏西方的人權壓力,無需再與西方展開“人質外交”。關起門來,折騰自己的國民,隨心所欲,喜怒由己。
 
曾在去年被中共花言巧語或以利相誘而騙到北京、出席北京奧運開幕式、期待中國將“改變”的八十國首腦,今年滋味如何?主張對中共予以投資和扶持、指望與中共對話、期待市場經濟會帶給中國民主政治的西方國家,莫不正一一吞下自己種下的苦果?
 
既然連小小的緬甸軍政府,都膽敢長期軟禁該國民主領袖、諾貝爾和平獎得主昂山素季,躋身世界列強的中共,三度監禁異議作家劉曉波,又何懼之有?所謂“冒天下之大不韙”,對中共而言,不過是家常便飯。
 
最溫和的呼聲,換來的,竟是最嚴厲的懲罰。不折不扣的權力傲慢,凜然不可冒犯。然而,這傲慢之下,卻流露幾分虛弱與恐懼,這個武裝到牙齒、強大得不可一世的政權,居然恐懼一介書生,必欲監禁其人,隔絕其聲,才能換來些許安全感,才能稍覺安枕。
 
重判劉曉波,撲滅《零八憲章》,等於堵死和解之路。中共的潛台詞,明白無誤:老子不認什麽溫和不溫和,休想跟老子談和解!老子有的是實力,老子只認得槍和炮!有本事,就去鬧革命!
 
這是對改良的蔑視,這是對革命的召喚。輕視反對派革命的勇氣和能力,另一種權力傲慢。的確,以今日之勢,中共有的是傲慢的本錢。然而,挾軍事和經濟硬實力,卻背離普世價值,缺乏政治正確,這樣的體制,究竟能夠持續多久?五十年?還是一百年?今日之強硬,必為明日之衰弱,這是曆史的辯證法。所謂“強弩之末,勢不能穿魯縞。”到那時,到“強弩之末”,再回首曆史上的今天,或許才能體認一句名言:“誰笑到最後,誰笑得最好。”
 
(12/29/09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