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我希望,看到你掉一次淚

2009年822,甲仙鄉各界在小林村五里埔,舉辦罹難的小林村民「88風災二七法會」,那一天,我看著翁瑞棋,「一直笑著」接受訪問;2010629日,在羅興階導演的紀錄片:「爸爸節的禮物小林滅村首部曲」映後訪問時,翁瑞棋依然「一直笑著」,接受媒體記者採訪。

未滅村前的小林村

 

2009年8月8日滅村後的小林(8月15日攝)

 

我難以形容這樣的心情。翁瑞棋是小林村滅村當天,40幾個倖存者之一,這一年,他才46歲,包括他的母親、妻子、兩個兒子、大媳婦、剛自真理大學畢業返家度假的女兒,以及頭七當天,才滿月的孫子,都在這次災難中喪生。

 

兩年前,在五里埔的祈福法會當天,馬英九以總統身分,第一次前往弔唁,甫離開,翁瑞棋在會場接受部分媒體採訪時,他的表情,從頭到尾,不間斷,微笑地,接受訪問,之後,他也依然保持著微笑,當時有台北來的記者還討論著:奇怪,他的家,只剩他一個人,怎麼還一直笑,這個畫面播出來,會不會很奇怪?

 

是啊,當時我也很納問,因為在一片哀悽、哭泣的小林村罹難家屬裡,翁瑞棋的微笑,是很突兀,但我卻是泛著淚,凝視著他的笑容,那是一種,很難理解的不捨。

 

兩年後,翁瑞棋從高雄北上,參加羅興階導演的紀錄片,他是片中主角之一,也是我第二次看到他,紀錄片中,他偶而略顯憂鬱,但絕大部分出現畫面,都是掛著笑容;映後,他仍然微笑地,接受媒體訪問,親切地與人打招呼。

 

或許,這一次,身邊多了一位,同為罹難家屬的新太太,以及剛出生沒多久的一個小女嬰,他的笑容,也似乎多了一絲幸福感,或許說,平靜感,只是,不知怎麼搞的,我眼中依然泛著淚,凝視著他的笑容。總覺得,他的笑容,自然,卻似乎少了些什麼?而我,卻不想去推測。

 

其實,翁瑞棋是哭過的,他在紀錄片中說,八八風災當天凌晨,他去巡視工寮回家途中,因為風雨太大,暫避鄰居家裡,最後,因為鄰居家也淹大水,他不得不走避頂樓陽台,此時,堰塞湖突如其來崩潰,霎那間,土石淹沒整個村落,他來不及看到他的家,以及他的家人,當下,他抱著陽台柱子,嚎啕狂哭。我不知翁瑞棋此後是否哭過,但很長一段時間,他曾經天天,都得靠著安眠藥才能入睡

 

一個人,生命旅程,沒有經過大變化,很難去頓悟人生,但歷經滅村的小林村生返者,又是如何去看待人生?老實說,即使過了兩年,紀錄片中的所有主角,都還是憂傷的面容。

 

而兩次相見,都看著翁瑞棋的笑容,我還是不想去試探他的內心世界,我很願意一直看著他的微笑,但不知怎麼來著,我內心卻想著,他會不會有一次,面對外人時,當場痛哭一回;也許,我這樣想,很自私,也很慘忍。「爸爸節的禮物小林滅村首部曲」6月29日首映,7月7日上午十點,最後一場仍然在台北威秀13廳上映,羅興階及災民當天也將一起參與座談)。

 

兩個罹難家屬再婚後的新生命

 

微笑面對生命的翁瑞棋

 

<爸爸節的禮物--小林滅村首部曲>導演羅興階.王秀齡

 

延伸閱讀: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