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9

春節讀Playboy抽古巴雪茄
ROY

春節假日,除了做菜老媽吃之外(都是她當年春節做給我們子女吃的),就是把沒有讀完的書或想看的雜誌趁此年假看完。

通常一定有:The Economist(年底年初合刊號)、The New Yorker,今年再加上一本Playboy。

閱讀的書有:午夜的佩拉皇宮(Midnight at the Pera Palace:The Birth of Modern Istanbul. By Charles King):葉品岑譯,麥田出版,2017

沒有地圖的旅行(Journey Without Maps. By Graham Greene):徐麗松譯,馬可孛羅文化,2016

外加一隻雪茄,慶祝美國前總統歐巴馬訪問古巴,是88年首次訪古巴的美國總統;遺憾的是,卡斯楚,這位20世紀對抗「美帝」的唐 吉軻德去世了,他或許知道兩國關係的改善與古巴開放已不可避免,新的世代將被網路與利益掛帥的商業行徑完全取代,對這位20世紀的革命熱情者與建立社會主義國家的浪漫者,是情何以堪。而我手中的這隻Sancho Panza,就是以唐 吉軻德的侍從命名。

春節先來點盎然的春意,翻閱Playboy再恰當不過。相較於1960-90這3個十年,過去十多年因為取得Playboy不易,所以徒有春夢。但從去年3月那期起Playboy不再全裸面對讀者,在美國可以公然上架販售,同樣的,在台北誠品書店,每期都可發現Playboy的芳蹤,春節所看的2017年1月2月合刊號,是在12月下旬在台北誠品書店買到的。

我的青春期歷經美軍駐台那段歲月,那也是Playboy的高峰期(也造就Penthouse雜誌以更大膽的尺度挑戰Playboy;Playboy雖全裸,但仍堅守兩腿與私處不張開面對讀者,但Penthouse全部豁開了,而且局部特寫示眾。)那時台北中華路西門町有許多專賣美軍書報的舊書攤,不只能買到當期最新的Playboy與各種色情雜誌,還能買到當時國民黨政府警總查禁的各種外文刊物,對我那真是「開放」的年代。我一直記得當時有一位老闆告訴我,買色情雜誌的人都喜歡看查禁的政論雜誌。從此我深刻體認,對男人而言,性與權力是孿生姊妹,在政界的鬥爭或商場的角逐是最赤裸裸的例子,而且總以女色為獎賞,不過有手挽的女人也藉此分享利益。

我從1970年代就開始逐期購買Playboy,每年的12月號與1月號可說是最精彩的兩期,文章多(話又說回來,青春期的我哪在乎文章),裸女圖片不用提,連廣告都大有可看。可惜,進入網路世代連Playboy都不再風光,不論是發行或廣告都消退;幾年前Playboy改為一年只出版10期;去年更大幅改版,80多歲的老Playboy海夫納在娶了小她60歲的女子後,還得重回編輯台。

今年1、2月合刊號的封面與最後一頁,重現1960年代的Mr. Playboy,再度印證去年我曾寫一篇談Playboy的改版是反璞歸真,看來海夫納是洗盡鉛華返老還童。不過內文有一篇談Underboob(指女人露出下半部的乳房)的歷史與現象讀來非常有趣,最具代表的一張,是女權作家Erica Jong 所寫的Fear of Flying這本書平裝本的封面(1973);另外,Roxanna June這位2014年10月號的Playboy女郎最近在希臘愛琴海所拍的幾張十分唯美的裸照,看來真是賞心悅目。

有時人生處處充滿驚奇。1990年4月Playboy中文版首次在台北創刊,我參與籌備並出任顧問(之後又擔任出版總監),封面就是Playboy的兔子Logo,以及「春」字,封面雖然印的是4月創刊,但我從多年來春節閱讀Playboy的經驗,建議提早在該年春節前出版,因此有這張封面。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