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洪秀柱引對岸釣島見解為哪樁?(いしゐのぞむ)
新頭殼newtalk 文/
政治經濟
《日本外交文書》等檔案顯示西元1885年日本外務卿井上馨的密函內容。圖:いしゐのぞむ提供。
《日本外交文書》等檔案顯示西元1885年日本外務卿井上馨的密函內容。圖:いしゐのぞむ提供。   

7月25日,洪秀柱女士在臉書發表聲明,嚴厲批評李登輝先生釣台屬日言論,並且引經據典說,《日本外交文書》等檔案顯示西元1885年當時,日本政府清楚認識釣魚台主權不屬於日本。此話有些含糊不清,怎麽不說釣台屬於清國,只說不屬於日本。這是因為《日本外交文書》中無一字承認其屬於清國,洪女士徵引起來只能含糊些。釣魚台不屬於日本,那是公認的史實,正因為不屬日本,日本人才把它劃入國土,無需她鄭重聲明。

既不屬日,豈不屬清。《日本外交文書》中,外務卿井上馨說釣魚台「接近清國國境」,意思是釣魚台在清國境外。很清楚,他知道釣魚台西側有一條清國國界線,釣魚台本身既不屬日,更不屬清,是一塊無主地。

清國國界在何處。明清一統志及各本方志都一致記載福建轄地「東至海岸」為止。東渡琉球的船隻離開海岸(或離開岸邊各島),就離開清國了。等清國侵奪台灣以後,則台灣府轄地北至雞籠,東北至三貂角(宜蘭最北端)為界,官書野史,無不如此。釣魚台位於三貂的東北方170公里,遙在界外。

《日本外交文書》中,井上馨還說:「近日清國新聞紙等,風傳我政府欲佔臺灣近旁之清國屬島云云,對我國心懷猜疑,我國已屢遭清政府之警示。此時公然驟立國標,易為清國所疑。」

這是洪女士所用譯文,其中一句「屢遭清政府之警示」是錯誤的,依原文當改為「(新聞紙等)屢促清政府注意。」中華民國外交部網站譯文如此,沒有錯。洪女士的誤譯來自海峽彼岸政府的釣魚島專題網站。莫非她有意棄台「投匪」不成。

可很遺憾,清國當局始終沒有警示日本。那是自然的,國界外的動靜,時或警惕,時或不至警惕,還用大驚小怪。「屢遭警示」其實是海峽彼岸的編造。大凡文章中編造,都是最要害處,不編造不行。一句彌天大謊,突顯了清國政府無動於衷,根本沒有想到台灣東北邊海中竟會有自己的領土。

井上馨所言「清國屬島」不過引述清國新聞紙消息,既非自身看法,更非釣魚台,只是警惕台灣附近海域成為輿論焦點。警惕之下,杞人憂天,不敢馬上把釣魚台劃入國土。李登輝先生曾評日本人膽小如鼠,一語中肯。

洪女士倘不改「警示」之句,則等於認定共黨為正,中華民國為誤,她注定不得不改。結果7月31日,洪秀柱女士悄然更正該句為「屢促注意」了。

這一改,非同小可。倘巧辯說,譯文引自民間文章,並不引自共黨網站,那她這麼改是為了什麼。徵引一個民間觀點,屬於自由範疇,本不需要改吧。改了就等於承認民間「屢遭警示」之說是錯誤的。既然錯誤,等於承認China政府遲至西元1970年才第一次警告日本。只要有媒體問她:「除西元1885年外,China幾時警告過日本」,她鐵定回答不出來,只能顧左右而言他,說「中國」自古以來管轄釣魚台,不管幾時警告,早已是「中國」領土,事實無法改變。

可憐得很,事實只能是「屢促注意」,清國政府屢次被報紙提醒,都不理睬,從側面證實釣魚台不是清國領土。

側面有證,正面更多證。兩岸共同認為航海針簿《順風相送》成書於西元1403年,然而書分卷首、卷上、卷下三部分,卷首及卷上只記載東南亞以西航線,唯獨卷下記載東南亞以東航線,乃卷首所未提及,說明卷下是後來附加的。而釣魚嶼在卷下的末尾處,同卷還包含西元1570年長崎開港及1573年馬尼拉建寨,說明卷下成於1573年以後。

釣魚嶼最早的記載其實出現於西元1534年。那是琉球人司針,協助冊封使陳侃東渡琉球,航經釣魚嶼的紀錄,發現者及命名者理所當然是琉球人。目前海峽兩岸統一戰線,只說航經釣魚嶼,不說琉球人司針,成為斷章取義的最佳範例。

李登輝先生說馬總統該學釣魚台歷史。歷史很簡單,本稿這麼短,即可概括如上。然而馬總統今天(8月3日)投書《中國時報》,劈頭就說《順風相送》成書於西元1403年,將30年來學界新成就置若罔聞。

洪女士的煽動性言論,慣引彼岸文字,讓台灣人仇視日本,其「親中」意圖明顯。我們應當以學術為本,各自捍衛自己國家的真正主權,而不是假主權。

作者:いしゐのぞむ(長崎純心大學副教授。講授漢文,研究釣魚臺古史。)

(喜歡這條新聞,給新頭殼按個讚!)


分享

 

網友回應
如何成為公民記者
只要具備關心公共事務熱情,願意提供真實新聞的公民,就可以成為公民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