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我們今天還不能夠警覺到內在的敵人,如果還以為敵人是在台灣海峽的那邊,那就錯誤了。我們應該注意敵人就像是癌症的細胞一樣,隨時隨地都在侵蝕我們、損害我們,尤其在思想方面,這個教訓是不能忘記。中共要破壞我們的部隊,就是要達成在沒有打仗以前,我們的軍隊先就垮了。

(蔣經國,貫徹毋忘在莒運動,民國五十四年三月八日,在國防部三月份月會議)。

國共內戰期間,國民黨軍方高層已被全面滲透,才導致全面潰敗。要寫出這些間諜故事,足足是一大本書的內容,所以兩蔣撤退來台後,對共諜案的態度是寧錯殺一百,也不放走一人。那白色恐怖的肅殺之氣氛,已成為幾代人的記憶,那時蔣經國不斷以過來人的經驗來教誨其軍政人員。

但政黨輪替後,國民黨高層已完全拋棄兩蔣的反共立場,一大批昔日的黨政軍要員,紛紛投靠中共。中共亦私下藉由台商名義培養在台灣的代理人,他們利用人海戰術製造輿論淹沒媒體版面。更有藝人為謀取中國市場的利益,公開發言支持中共統一台灣的立論。若非有大量中國在歐美的反共民主人士的奧援,台灣本土的認知戰,一定打不贏中共那包山包海的攻勢。

當我們看韓國瑜在選舉造勢場合,帶領群眾高唱軍歌「夜襲」:「夜色茫茫/星月無光/只有砲聲/四野迴盪/只有火花/到處飛揚/腳尖著地/手握刀槍  英勇的弟兄們/挺進在漆黑的原野上/我們眼觀四面/我們耳聽八方/無聲無息/無聲無息/鑽向敵人的心臟/只等那訊號一亮/只等那訊號一響/我們就展開閃電攻擊/打一個轟轟烈烈的勝仗」,我們不禁要問,其敵人是誰,是中共還是其競選的對手?而那訊號是誰要打出?兩蔣若地下有知,一定盛怒不已。  

台灣的未來,以目前共諜案層出不窮,但司法量刑都輕輕放過,比起台灣人在大陸稍有閃失就五年以上刑期,若間諜案一律槍決,雙方的司法天平已嚴重傾斜。可以想像現台灣一定充滿對岸中國大量間諜,若地方首長不真心盡力保鄕衛國,日後兩岸若有衝突,這些間諜一定會藉機舉事,並會力邀地方首長配合對岸統戰。到時不論台灣的中央政府如何反抗,都會像當年國民政府在大陸淪陷般,兵敗如山倒!尤其高雄港及機場、台南機場、台中港及清泉岡機場、桃園國際機場、及台北的松山機場最危險,那不是搶灘登路,而是戰艦戰機直接接管軍港及機場,到時候連美軍想要搶救也來不及。

以這次烏東戰事或前幾年的克里米亞事件,完全是地方首長配合,才令俄羅斯軍隊順利攻入。民主選舉若保護不了自己的民主體制,就會被專制政權所取代。今日烏克蘭,會是明日的台灣嗎?選民要好好抉擇!所以此時要鑑別誰是中共的同路人,就要問:你反習近平嗎?你反習近平嗎?所有各黨候選人都要公開的回應,不能閃躲!

文/黃吉川(超級電腦專家、成大講座教授)
曾任成大教務長、研發長、現任為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講座教授,研發超級電腦「漢星一號」,曾多次獲得研究傑出獎,並投入時政與文學創作,為前民進黨秘書長張俊宏主編的《到執政之路:「地方包圍中央」的理論與實際》共同作者,筆名「江夏」,創作詩集著有《啟程》、《我們》。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成大講座教授黃吉川。 圖:黃吉川/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