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管仁健觀點》侯友宜為何堅持要與恩恩爸「梭哈」?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新北市長侯友宜。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新北市長侯友宜。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英語俗諺說“Don't hang from a tree.”(不要在一棵樹上吊死)或是“Don't keep all the eggs in one basket.”(不要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

可見即使在賭場上,正常人不會一直喊著要「梭哈」;會選擇「孤注一擲」的賭徒,往往都是輸到最後,已經無可在輸了才選擇「背水一戰」的。

因此《孫子兵法》才會說:「是故勝兵先勝而後求戰,敗兵先戰而後求勝。」打勝仗的軍隊總是在具備了必勝的條件之後才交戰,相反的,打敗仗的軍隊總是先交戰,在戰爭中企圖僥倖取勝。

新北市中和區有個2歲男童恩恩,4月14日不幸染疫,因為送醫過程延誤,4月19日病逝。恩恩爸要求政府交出通聯紀錄,中央政府沒有推託,立即交出了1922的所有通聯記錄。

但新北市政府卻在市長侯友宜的領導下,不斷以「公務員聲紋有隱私」「背景有其他個案的個資」「恩恩爸不是當事人」……各種荒謬的理由推託,甚至將新北市消防局改為「演員訓練班」,「模擬還原」了一場假戲《119很忙》,被吹哨者揭露後就藉著按鈴提告,再以「偵查不公開」,一切資料「交司法公正第三方處理」。

媒體已在6月21日曝光恩恩案的錄音檔,證實119聯絡不上新北市衛生局與中和區衛生所都,新北市政府挨批「官僚殺人」,侯友宜的臉書也遭大批鄉民灌爆。但這位戒嚴時代特務出身的政客,殺害鄭南榕的黨國劊子手,依然堅持不公布、不道歉與不懲處的「三不」政策。

侯友宜的布為何比「國防布」更黑?

這幾天有位媒體的年輕記者私訊本魯,她說看了很多新聞報導與談話性節目,就是沒一個人能解開她的疑惑。

因為9年前她跑「洪仲丘案」時,看過本魯的評論,因此特別私訊請教,侯友宜為什麼在「恩恩案」的態度這麼強硬?她認為就算是最封閉的「國防布」,在「洪仲丘案」裡也會做一點「平息民怨」的象徵性動作,不會這麼兇狠的對待苦主恩恩爸。

2013年7月4日,洪仲丘拔管離世後,軍方雖然極力遮掩事件真相,但仍在5天後的7月9日,公布首次行政調查結果,承認有「處分程式不夠周延」、「禁閉室管理欠當」、「課表流於形式」、「戒護管理人員訓練不足」、「體能訓練強度不符規定」、「陸軍司令部督管不周」及「國軍資通安全」等「重大違失」。

7月11日,陸軍司令李翔宙上將以下26員,都被記了申誡1次至大過1次的處分,其中12員還移送軍檢偵辦。7月29日國防部長高華柱請辭獲准,將校級軍官十多人遭調職甚至逼退。

不需選票的軍方,對「洪仲丘案」的處置,也不至於像侯友宜處理「恩恩案」這麼冷酷,背後到底有何隱情?侯友宜又為何堅持要與恩恩爸「梭哈」?

侯友宜為何要堅持「歲月靜好」?

本魯是這樣回復的:侯友宜跟馬英九一樣,戒嚴時代就是黨國特務,不管是當監控海外留學生的職業學生,或是抓捕異議份子的鷹犬劊子手,幹的都是一些「見不得人」的勾當。所以在從政後要刻意標榜「不沾鍋」,盡量與深藍之間保持距離。

馬英九在2000年到2008年的民進黨執政期間,任何國民黨發動的抗爭行動,都以台北市長必須保持「行政中立」為藉口,完全置身事外。

2004年大選期間,由金溥聰發動「廢票運動」,鼓勵中間甚至淺藍的選民不要投票,讓連戰以些微票數敗北。連輸2次的連戰被迫退出政治舞台後,馬英九也就自然成了藍營唯一的「共主」。

侯友宜從2018年當選新北市長以後,也是仿效馬英九當年的做法。2020年韓國瑜被國民黨提名為總統候選人,即使黨代表大會就在新北市舉行,身為地主的侯友宜還是堅持不參加。

2021年國民黨要搞4大公投,侯友宜卻堅持「歲月靜好」。即使深藍視他為「戰犯」,侯友宜仍然千山我獨行,不必相送。

或許有鄉民會質疑,侯友宜與馬英九這樣跟深藍「劃清界線」,不是會喪失很多國民黨的死忠票嗎?這樣不會被深藍圍剿嗎?黨內其他對手不會趁機「清黨」嗎?

其實不用擔心這麼多,因為侯友宜與馬英九也都是政治精算師。他們知道自己身上的「高人氣」,就是因為掌握了「李姓中壢選民」。

有淺藍加中間選民,甚至在民進黨執政期間,還能挖來一些淺綠選民。這樣一減又一加,自己還是賺多於賠。

侯友宜與馬英九有了這樣的「大盤」,深藍選民就算不爽,還是無法把票投給民進黨吧?所以大選時無論含血含淚,還是含屎含尿,終究還是會乖乖歸隊的。連戰選2次都選不上,馬英九卻選上了還能連任,關鍵就是馬英九能掌握「大盤」。

但本魯這樣的「解盤」,也讓這位年輕記者更不解了。恩恩案在錄音檔曝光後,侯友宜的所有謊言就不攻自破了。中間選民的最大塊,就是恩恩爸這年齡層的家長,侯友宜卻堅持不道歉也不懲處,而且近來發言態度卻比之前更強硬呢?

黨國信徒有哪些冷血留言?

其實侯友宜堅持要與恩恩爸「梭哈」,關鍵還是在於國民黨的生態。因為國民黨就是一個外來政權,2020年的總統初選,鄉民們請看一下他們的籍貫:

韓國瑜(河南商丘)、郭台銘(山西晉城)、朱立倫(浙江義烏)、周錫瑋(江蘇鹽城)與張亞中(山東濱州)。

再看看退出國民黨總統初選的王金平(台灣高雄),以及根本不敢參加的吳敦義(台灣南投)

侯友宜與馬英九一樣的地方,是能藉著「不沾鍋」來維持高人氣。但不一樣的地方卻就在於馬英九是「自己人」,就算得罪了深藍,也不會在國民黨總統初選時遇上麻煩。然而侯友宜就不同了,他是在國民黨歧視鏈裡的最底層。

鄉民們請看一下在平行世界的另一頭,黨國信徒的大本營「趙少康唯一官方社團」裡,針對恩恩案都是以下這樣的冷血留言:

「每天死一百多人,不是他家的孩子才是人!剛開始是同情他的,越演越不像話,已不值得同情了!」,

「這本來是一件令人傷心的事,搞了這麼久,原來全都是有樣學樣的在政治操作,真是可悲令人不齒。」

「小孩子發燒,直接送醫院就好了。恩恩的爸爸媽媽要負最大的責任,還要甩鍋嗎?」

「心智沒成熟的父親,當他的小孩才可憐,真正害死孩子的,就是恩恩的爸爸自己。」

從這些黨國信徒的冷血留言,就能看出深藍群眾是怎麼看待恩恩爸的?侯友宜若想要獲得國民黨的總統提名門票,還能不繼續冷血說謊嗎?

因此即使罪證確鑿,衛生局就是沒人接聽119求救電話,侯友宜仍堅持不能認錯究責。為了討好那些冷血無情的黨國餘孽,取得那張國民黨的總統門票,侯友宜能不與恩恩爸「梭哈」嗎?

新北市中和區有個2歲男童恩恩,4月14日不幸染疫,因為送醫過程延誤,4月19日病逝。恩恩爸要求政府交出通聯紀錄,中央政府沒有推託,立即交出了1922的所有通聯記錄。新北市政府卻在市長侯友宜的領導下,不斷以「公務員聲紋有隱私」「背景有其他個案的個資」「恩恩爸不是當事人」……各種荒謬的理由推託,甚至將新北市消防局改為「演員訓練班」,「模擬還原」了一場假戲《119很忙》,被吹哨者揭露後就藉著按鈴提告,再以「偵查不公開」,一切資料「交司法公正第三方處理」。

媒體已在6月21日曝光恩恩案的錄音檔,證實119聯絡不上新北市衛生局與中和區衛生所都,新北市政府挨批「官僚殺人」,侯友宜的臉書也遭大批鄉民灌爆。但這位戒嚴時代特務出身的政客,殺害鄭南榕的黨國劊子手,依然堅持不公布、不道歉與不懲處的「三不」政策。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