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蔡筱穎觀點》法國外交部登陸Podcast 藉俄烏戰爭讓民眾了解外交核心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1970-01-01T00:00:00Z
法國外交部製作「外交來源」(sources diplomatiques)」節目   圖:sources diplomatiques
法國外交部製作「外交來源」(sources diplomatiques)」節目   圖:sources diplomatiques

鑒於Podcast大開耳界,法國歐洲與外交部也與時俱進的搶搭潮流,製作「外交來源」(sources diplomatiques)」節目,讓民眾可以前所未有地深入了解法國外交的核心內容。

法國外交部於5日開通了「外交來源」的Podcast,並指出,將為大眾提供難得的訊息管道,了解法國在全世界1萬2000個駐外單位管處的外交人員,對在過去和現在關於法國外交立場如何形成、戰略優先事項以及當代地緣政治重要議題例如衝突、國際談判、安全、數字、氣候的現場見聞。

「外交來源」的第一個系列的主題節目為「烏克蘭戰爭:第1天」,將首次發布法國外交部關於控制局勢的廣播。從戰爭的起源到戰爭的爆發,通過部際協調機制來應對戰爭,外交部長勒德里安(Jean-Yves Le Drian)和大使館官員講述俄羅斯入侵的最初時刻和,在法國和國外的外交總動員。

外交來源就發生在2月24日早晨4點半的俄烏戰爭,首先說明外交部長勒德里安在幾個月前就已針對俄國軍隊集結在與烏克蘭的邊境進行動員,接著勒德里安講述在秋天時,俄國和白俄的結盟後,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就要求外交部與兩國重新進行外交商議,11月12日他告訴俄國外長拉夫洛夫(Sergei Lavrov),如果攻擊烏克蘭成真,將會產生巨大的戰略意義後果。

接著,炸彈聲響,凌晨 4 點 30 分第一顆導彈投在烏克蘭的領土上,現場來到了烏克蘭,法國駐烏克蘭大使德龐桑(Etienne de Poncins)說,那天很晚才睡,非常憂心,因為許多訊息都指出了戰爭將會爆發。他看到了遠處炸彈最初的微光,然後聯繫同事,從那時起,這群外交官就留在大使館啓動危機應對小組,並開始著手撤僑等事宜。

早上五點,巴黎外交部應急支持中心已啓動危機應對小組,危機與支持中心主任侯馬特(Stéphane Romatet)說明,外交部的優先事項是負責保護1400至1500僑民的安全,法國外交部決定在邊境哨所設立臨時領務組協助撤僑事宜,法國僑民因此進入了波蘭、羅馬尼亞、摩爾多瓦、匈牙利或斯洛伐克等國。

法國駐波蘭大使館公使史黛潘雅( Lucie Stepanyan)說,自2 月 25 日,有幾位同事和使館服務人員前往邊境進行領務上的幫助,提供法國僑民心理上的支持,通過電話讓在烏克蘭等待80個小時的僑民安心,然後在抵達波蘭後幫助他們繼續前往法國的路程。

外交來源表示,俄國的入侵是歐洲中心的一場戰略劇變。總統馬克宏立即向法國人民發表講話的聲音說,今夜,俄羅斯向烏克蘭發起了大規模軍事進攻。這一背離俄羅斯當局所有承諾的蓄意選擇,違反了《聯合國憲章》,違背了歐洲和國際秩序的基本原則。

勒德里安也解釋,俄國發動對抗烏克蘭的戰爭,完全是意識形態的對抗,這是一個決裂和歷史的切換,俄國在更大範圍內有意的破壞民主,普丁不能接受烏克蘭的政體現狀,因為民主的風險將威脅到他在俄國施行的威權領導。

俄烏戰爭是法國和歐洲歷史的轉折點,也對歐洲地緣政治產生影響,面對如此嚴重的危機,外交官還能做什麼?法國外交可以與誰合作?外交部的挑戰在於確保國際和部際的協調。

外交部長辦公室主任羅許 (Nicolas Roche) 就指出,外交、對話與談判仍是外交人員的工作重點,尤其外交的核心是以非軍事力量的方式來進行權力關係的管理,他指出,在所有國際組織中孤立俄羅斯,這是外交,歐洲建立制裁製度,就是外交,當制定程序、行動和操作去保存保護或撤僑,這也是外交,當我們關心能源供應多樣化,歐洲在天然氣和石油方面,減少對俄國的依賴,這更是外交。

俄烏戰爭已2個多月,俄國一直未佔領烏克蘭,勒德里安認為,普丁總統犯了4個錯誤:

第一個錯誤,是他相信烏克蘭的一部分民眾會熱情歡迎俄羅斯的干預,可能與他2014年第一次到克里米亞的印象有關,而且他認為烏克蘭是分裂的,詎料,這場戰爭卻強化了烏克蘭的統一。

第二個錯誤是他錯估歐盟,歐盟冗長而傳統的官僚和分裂,讓普丁以為,俄烏戰爭會導致歐盟某種形式的癱瘓,沒想到,歐盟居然快速反應、強勢和團結,勒德里安表示,也許這是第一次歐盟自許為大國,也也許日後歐盟也不會這麼期許。

第三是他誤判大西洋的聯盟,大西洋的聯盟在過去確實因為美國前總統川普的言論,挫折了美國承諾的歐洲大西洋集體安全,歐洲因而有過懷疑不信任的階段。但是,俄國對烏克蘭的干預和侵略,使得大西洋聯盟又重回其的基本面,甚至芬蘭和瑞典都不得不參與北約了。

最後是他有誤判俄羅斯的軍事能力,戰爭初始,所有的評論都說這只是幾天的事而已,現在仍看不到戰爭何時可結束。

俄羅斯對烏克蘭的戰爭開啟了「外交來源」的序幕,系列俄烏戰爭的專題,戰爭改寫歷史、俄羅斯的經濟制裁和孤立,撤僑援助等都還將繼續討論。未來

「外交來源」各個專題都將從不同的角度來探討不同主題,在時長和形式上都有很大的自由度,時長從10分鐘至30分鐘不等,形式包括報導、揭秘、個人講述或外交部的音頻檔案。

「外交來源」 在Deezer、 Spotify、Amazon Music、 Google Podcasts和Apple Podcasts等平台都可收聽 。

法國外交部登陸Podcast 藉俄烏戰爭讓民眾了解外交核心

俄烏戰爭是法國和歐洲歷史的轉折點,也對歐洲地緣政治產生影響,面對如此嚴重的危機,外交官還能做什麼?法國外交可以與誰合作?外交部的挑戰在於確保國際和部際的協調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