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普丁」現象掀起烏俄戰爭 俄媒體人:俄羅斯正變得和他越來越像

Newtalk新聞 | 國際 | 張柏源 綜合報導
6734-12-06T08:47:56Z
普丁與國防部長蕭依古(Sergei Shoigu)等國防官員開會,維持超遠「社交距離」。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普丁與國防部長蕭依古(Sergei Shoigu)等國防官員開會,維持超遠「社交距離」。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俄羅斯總統普丁發動戰爭侵犯烏克蘭,卻落得進退失據,俄羅斯作家兼記者札加爾(Mikhail Zygar)表示,普丁近2年來已不再關注眼前種種讓他煩惱的經濟、社會問題和武漢肺炎疫情大流行;他和俄羅斯富豪親信科瓦切克(Yuri Kovalchuk)都沉迷於過去,兩人從2020年夏天起就一起制定計畫「復興偉大俄羅斯」,而克里姆林宮存在的「集體普丁」現象使所有普丁手下和政府高官只敢順從說出普丁想聽的話,不敢違逆,最終掀起了入侵烏克蘭的戰爭,走到被全世界孤立的地步。

札加爾是俄羅斯獨立電視台「雨」的前主編,著有「克里姆林宮的手下們」(All the Kremlin's Men)一書。札加爾近日在紐約時報撰文寫道,現在的普丁孤僻、多疑妄想、沉迷於過去,過去2年行為舉止令人擔憂;普丁與世隔絕且難以接近,他堅信俄羅斯必須恢復對烏克蘭的統治,他讓自己身邊全是空想家和諂媚者,這一切都導致歐洲陷入了二戰以來最危險的時刻。

該文章指出,普丁從2020年夏開始就和科瓦切克幾乎形影不離;出身前蘇聯情報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KGB)的普丁一向行事秘密,且熱衷陰謀論;而科瓦切克從1990年代以來就是普丁的密友和備受信任的顧問,現在已成為俄羅斯實際上的二號人物,是總統隨從裡影響力最大的人,有普丁「私人銀行家」之稱,為俄羅斯銀行(Rossiya)最大股東,已遭西方制裁,本週也被日本政府列入凍結俄羅斯個人資產的名單中。

該文章續指,普丁世界觀似可從科瓦切克鏡像般反射出來。科瓦切克雖有物理學博士學位,卻是意識型態空想家,世界觀結合了東正教神秘主義、反美陰謀論和享樂主義。普丁和科瓦切克都沉迷於過去,法國外交官曾透露,在上月一次會談中,普丁對法國總統馬克宏上了一堂冗長的歷史課;在普丁看來,他正處於非常獨特的歷史情境,終於可擺脫過去屈辱年代、找回尊嚴:現在處於弱勢的是西方。

該文章提到,普丁周遭似乎沒人告訴他實情,他已不再與好友一起喝酒烤肉;近年來,尤其疫情大流行以來,普丁切斷了與顧問友人的大部分聯繫;現在的普丁是孤立和疏離的,甚至對他大多數老隨從也是如此,他的警衛實施了一項嚴格規定:沒經過一週隔離,誰也不能見總統,連曾是普丁私人秘書的俄羅斯石油公司(Rosneft)執行長謝琴(Igor Sechin)也必須遵守該規定。

該文章揭露,普丁身邊一些人一直在努力說服他,稱他就是唯一能拯救俄羅斯的人,讓普丁深信不疑只有他自己能拯救俄羅斯,也造成普丁懷疑也不信任周遭人,因為他們可能會破壞計畫。普丁決定入侵烏克蘭,使俄羅斯現在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孤立,國家經濟遭受制裁、國際企業撤出,新聞媒體進一步受限制下,只會宣揚偏執、民族主義和謊言,俄羅斯民眾與國外的交流將越來越少,俄羅斯正和普丁變得越來越相似。

俄羅斯總統普丁發動戰爭侵犯烏克蘭,卻落得進退失據,俄羅斯作家兼記者札加爾(Mikhail Zygar)表示,普丁近2年來已完全不再關注眼前種種讓他煩惱的經濟、社會問題和疫情大流行;他和俄羅斯富豪親信科瓦切克(Yuri Kovalchuk)都沉迷於過去,兩人從2020年夏天起就一起制定計畫「復興偉大俄羅斯」,而克里姆林宮存在的「集體普丁」現象使所有普丁手下和政府高官只敢順從說出普丁想聽的話,不敢違逆,最終掀起了入侵烏克蘭的戰爭,走到被全世界孤立的地步。

俄羅斯獨立電視台「雨」的前主編揭露,普丁身邊一些人一直在努力說服他,稱他就是唯一能拯救俄羅斯的人,讓普丁深信不疑只有他自己能拯救俄羅斯,也造成普丁懷疑也不信任周遭人,因為他們可能會破壞計畫。普丁決定入侵烏克蘭,使俄羅斯現在變得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孤立,國家經濟遭受制裁、國際企業撤出,新聞媒體進一步受限制下,只會宣揚偏執、民族主義和謊言,俄羅斯民眾與國外的交流將越來越少,俄羅斯正和普丁變得越來越相似。

Newtalk網紅 IG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新聞頁_投票BN 新聞頁_投票BN
熱門話題 more >
改變
字級
收藏
新聞
留言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