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蔡英文肯定蔣經國「反共保台」周婉窈:台灣多少知識菁英 死於特務之手 這是開誰的玩笑?

新頭殼newtalk | 陳宇芊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總統蔡英文22日出席蔣經國圖書館開幕儀式。   圖:總統府提供(資料照)
總統蔡英文22日出席蔣經國圖書館開幕儀式。   圖:總統府提供(資料照)

日前在「經國七海文化園區」成立的「蔣經國總統圖書館」正式開幕,總統蔡英文親自出席,致詞時肯定蔣經國總統堅定保台「反共」的立場。對此,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在臉書上寫下自己的見解。她認為,彼時的反共是假議題,此時的反共是真命題,「請不要混淆」。她指出,蔣經國從1950年開始就是特務總頭目,一直到1969年在檯面上才當上行政院副院長(刺蔣案發生時的職銜),但他的地位僅次於蔣介石,1950年即擔任「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主任,這個位子好像很小,很不起眼,其實就是最具實權的位置,掌管情治機關,講白一點那就是特務頭頭的位置。不要忘記,戰後KMT最初進來台灣的就是特務系統。特務政治和文化扭曲了台灣,吳濁流若在世,可能要寫另外一部《被扭曲的島》。「台灣有多少知識份子和一般人死於特務之手或受特務迫害?這是開誰的玩笑?」

周婉窈表示,她相信很多60歲以上對黨外運動有記憶的人都感到很鬱卒,尤其那些曾經支持/參與黨外運動,甚至犧牲甚多的前輩們,應該更是鬱卒到不知如何是好。戰後台灣人如同日本殖民統治時期,不能學習台灣歷史,但比日本時代更慘的是,毫無鄉土教育,「你能告訴我哪個『國家』如此嗎?」。日本時代教科書中沒有台灣歷史,但有很好的鄉土教育,教台灣學童認識並愛台灣這個鄉土。KMT/ROC的統治則沒有台灣歷史,也沒有台灣鄉土,這豈只是壞兩倍的問題,加上鄙視鄉土、歧視各母語,它的「加成」作用非常嚴重,到現在都還活在這個無盡惡之中。

她直言,由於台灣的歷史教育沒有台灣歷史,很多人對戰後台灣歷史的認知是一片空白。取而代之的是,中國歷史,但請注意那是中華民國的中國史,尤其是國民黨的中國現代史,它不會教你1928年以前北洋政府是國際承認的政府,它不會教你中華民國的國旗是五色旗、國歌是卿雲歌。它更不會教你你們現在揮舞的「國旗」原是黨旗,你們現在唱的「國歌」是黃埔軍校的訓詞──不然,哪來「咨爾多士,為民前鋒」?誰為民前鋒,革命先鋒隊與軍人喔。「有哪一個國家的國歌是這種限定版?至於總統就職、國會議員就職都要向『國父』遺像宣誓,還真是『訓政』的遺緒,難怪台灣『永遠維持現狀』派是最大派。」

她點出,戰後台灣歷史的幾點備忘,這幾點應該都是「全民知識」,但卻不在多數人的腦海裡。戰後台灣由中華民國代理盟軍接收台灣,也就是軍事佔領台灣,並不等同國籍轉移,但台灣人卻在毫無準備和認知之下被改為中國民國國籍。二戰結束美軍佔領日本,由駐日盟軍總司令(一般稱為GHQ)統治,一直到1952年4月28日《舊金山和約》生效才結束,總共6年8月餘(1945/9/2-1952/4/18)。「請問,日本人有變成美國人嗎?」

戰後KMT/ROC統治台灣,尤其1950年以後,最有權力的就是這三個人:蔣介石、蔣經國、陳誠。陳誠畢竟不敵太子,於1965年過世,台灣真正掌權者就是蔣介石、蔣經國父子。

她表示,「反攻大陸」或許一開始有其「真意」(國共鬥爭和台灣本無關係),但中華民國和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於1955年3月3日生效,之後中華民國就無法反攻大陸。但KMT/ROC黨國一直喊反攻大陸,這是要維護它在台灣繼續專制獨裁統治的正當性,並用來洗腦學生、鎮壓反對力量。無法反攻的反共,在1950年代清完地下黨,就用來清除三合一敵人的台獨和黨外人士。蔣經國的「反共」要放在這個脈絡來理解,不能和今天我們真正面臨中國的武力侵略,必須反共,混淆在一起。

她進一步指出,反攻大陸作為統治台灣的「正當性」還造成世界奇蹟。中華民國第一屆國會維持了44/45年,因為大法官釋憲,要回到中國才改選(不要輕易相信專制獨裁體制下的法官和大法官)。所以選舉總統的國民大會代表第一屆從1947年當到1991年;立法院的立法委員第一屆從1948年到1991年才改選。「世界上哪個國家的國會第一屆都不用改選,一直當44年的?」另外,不要忘記,中華民國為期45年的第一屆國民大會代表選出了一對父子檔蔣介石&蔣經國,父親當了第1-5任,兒子是第6、7任。她質疑,「除了北韓,世界上有另外一個國家這樣嗎?您曾經從這個角度去看戰後台灣的歷史嗎?你要如何說服自己這一點都不荒謬?」

她表示,關於轉型正義,保守派最喜歡講歷史功過。拜託!這就留給歷史研究者去研究吧,他們也還要吵個50或100年呢。就拿蔣介石來說,你說他對台灣有什麼功?我們今天在國際上走不出去,還不是因為他堅持「漢賊不兩立」,封鎖了我們的路,不然台灣可能還留在聯合國。1971年中華民國在聯合國面臨被中華人民共和國取代的危機,資深外交官楊西崑建議蔣介石:台灣應與中國大陸切割,提議改國名為「中華台灣共和國/Chinese Republic of Taiwan」,解散國會,成立臨時政體,舉辦公投,以決定台灣前程;思考很周密。更令人欽佩的是,被蔣介石關十年的雷震,竟然敢再度不怕觸怒「龍顏」,提議改國名為「中華台灣民主國/The Democratic State of China-Taiwan」。但是,蔣介石不顧台灣的前程,中華民國只能「退出」聯合國。其實根據聯合國二七五八決議,是被逐出。決議文曰:「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切權利,承認它的政府的代表為中國在聯合國組織的唯一合法代表,並立即把蔣介石的代表從它在聯合國組織及其所屬一切機構中所非法佔據的席位上驅逐出去。」

她強調,不要以為蔣經國心甘情願解除戒嚴。美麗島大審會公開,你以為是統治者主動要公開?那麼為何之前都是秘密審判(雷震案除外)?你以為國際救援以及國際壓力都是空氣?如果沒有江南案以及隨之而來的美國壓力,你以為KMT/ROC黨國會在民主進步黨成立之後,不抓人?你以為解嚴前訴求解嚴的兩次519綠色行動都是空氣?那一層一層被包圍的龍山寺民眾,以及孫文紀念館滿坑滿谷的群眾都是空氣?你以為解嚴台灣就自由民主化了?「那麼請告訴我:為何蔡有全、許曹德的『台獨案』一審會被判11年、10年?那可是1987-88的事情喔。再請問:鄭南榕為何要在1989年自焚?不是解嚴了嗎?1991年的『獨立台灣會案』又要如何解釋呢?如火如荼的野百合運動、一百行動聯盟都是空氣嗎?這麼近的事情,可以因為『選舉總路線』而完全抹殺嗎?」

她表示,最近的公投四個不同意是靠綠營基本盤。綠營的形成和黨外運動息息相關。黨外運動從二二八之後開始,走了一條非常艱難辛苦的路,背後是無數的庶民在支持,他們很多都已過世。如果一個奠立在黨外運動而成立的政黨不再具有黨外精神,甚至違背/出賣黨外奮鬥建立的價值,那麼,在傷心之餘,是否要重新思考下次不要再含淚投票了。

「最後,我要說,不要那麼沒想像力。」她說,台灣若沒有二二八,沒有兩蔣主導下的白色恐怖,她相信大家會活得更好,更有發展。她常想像:一個有陳澄波相伴的童年,說不定我是許身油彩的畫家呢。一個林茂生當文學院院長、杜聰明當校長的台大,會很不一樣吧?如果馬場町/安坑的英魂能活著,將如何嘉惠我島嶼、帶來光亮?她感嘆,「如果有綠島眾多人格者前輩作為我們社會的道德和精神典範,台灣會是另外一個層次的台灣吧?一個沒有黑名單的台灣社會,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豪傑來建設文化的、藝術的、經濟的、學術的台灣?我們錯失太多,難道還要一直錯失下去嗎?」

日前在「經國七海文化園區」成立的「蔣經國總統圖書館」正式開幕,總統蔡英文親自出席,致詞時肯定蔣經國總統堅定保台「反共」的立場。對此,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日前在臉書上寫下自己的見解。她認為,彼時的反共是假議題,此時的反共是真命題,「請不要混淆」。她指出,蔣經國從1950年開始就是特務總頭目,一直到1969年在檯面上才當上行政院副院長(刺蔣案發生時的職銜),但他的地位僅次於蔣介石,1950年即擔任「總統府機要室資料組」主任,這個位子好像很小,很不起眼,其實就是最具實權的位置,掌管情治機關,講白一點那就是特務頭頭的位置。不要忘記,戰後KMT最初進來台灣的就是特務系統。特務政治和文化扭曲了台灣,吳濁流若在世,可能要寫另外一部《被扭曲的島》。「台灣有多少知識份子和一般人死於特務之手或受特務迫害?這是開誰的玩笑?」

蔡英文肯定蔣經國「反共保台」周婉窈:台灣多少知識菁英 死於特務迫害之手 這是開誰的玩笑?

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   圖:擷取自周婉窈臉書
台灣大學歷史系教授周婉窈。   圖:擷取自周婉窈臉書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
請注意
說明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