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民進黨創黨主席是調查員 施明德:江鵬堅喝酒、有些勇氣後講出

新頭殼newtalk | 林朝億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片)

民進黨創黨主席江鵬堅傳出曾是調查局調查員。對此,前主席施明德今(19)日接受新頭殼採訪時被動證實說,那是江過世前一年,請他到「菊之鄉」,「要有些勇氣」、喝酒後,江說,他是調查局的訓練班出身;在施明德坐牢時,監視施的大哥施明正。施明德強調,江是主動告白的,不是被抓到,不應該稱江為「爪耙仔」。

前民進黨立委林忠正今日在一個私人群組爆料,「民進黨某一任主席是調查局派到黨外長期卧底的工作人員。他在過逝前特地親自向受害人告白而且慎重道歉,並且將他多年來向調查局寫的報告文本,都交與受害人保管」。媒體人楊憲宏接著指出「江鵬堅向施明德承認,並歸還一些施明德被沒收的私人物件。」

對於這段過程,施明德接受新頭殼查證時被動證實。一開始他說,這個年代這麼久的事情,他實在不太想講。接著他說,這是有一天,江鵬堅過世前一年,江說有要緊的事情要跟施講,請他到陳菊開的「菊之鄉」日本料理店吃飯。

「「椪柑」(江鵬堅)是一個相處很愉悅的人,坦誠,他先喝(酒)一下,要講一個很重要的事情,要有些勇氣或什麼,喝完後,他就講『他是調查局的訓練班出身的,是屬於正式的』。第三或第四期,我不記得了。有這樣身份的人。這個我第一次聽到有點意外」。

「他說,『我跟你們作夥後,我從來沒有害過人』,『這些黨外的人都是為理想在打拼』,所以他完全沒有害過任何人。我相信這個。後來,他說,『美麗島事件後他奉命監視我大哥施明正」。不久,他才把一些警總政戰部主任楊亭雲給他的很多資料(還)給他。這些資料都在他家,他把這個都拿來還我。這些資料後來國史館印出一本「從黨外助選團到黨外總部」。」「裡面包括一些他自己過去親筆寫的資料,都不見了」。

日前才痛批民進黨包容反省的黃國書的施明德表示,黃國書是被抓到的。江鵬堅與黃不一樣,「他是坦蕩蕩的告白」。施還說,不要用「線民」或「爪耙仔」字眼形容江鵬堅。

對於新頭殼詢問,江鵬堅有提到他擔任民進黨主席後,還有繼續這樣工作嗎?施明德說,「這我沒有問過」。「他願意跟我講這些話,我真的覺得很感動。」

國史館曾編輯「戰後台灣民主運動史料彙編」。2001年出版的第三冊,主題為「從黨外助選團到黨外總部」。國史館在該冊「編序」提到旨在編撰1978年6月迄1979年9月間黨外活動的相關史料。主要史料來源為施明德成立的「新台灣研究文教基金會」四年多來所出土的美麗島事件相關史料,特別是去年(2000年)9月江鵬堅於過世前捐出的資料,包括了許多珍貴的手稿原件。

「編序」也提到美麗島政團因為許多資料遭當局沒入,讓諸多重要環節難以銜接,特別是組織運作的內部文件和會議記錄。幸好江鵬堅捐贈的資料中,包括了「黨外助選團」、「五人小組」以及「黨外總部」等內部運作的相關手稿、信函、草稿、文件和會議記錄,彌補了不少失落的環節。

「編序」也提及去年9月江鵬堅捐贈的資料,是尤其司機直接送「施明德國會辦公室」,再由辦公室轉交給基金會,其中大部分為美麗島事件的相關史料,約有585件,包含為數不少的施明德手稿與資料,也夾雜若干艾琳達私人文件,另有270多件施明證的文學創作手稿與剪報。「由於當時江鵬堅因病住院,無從探詢這箱資料之由來;而不久江鵬堅不幸於12月15日溘然病逝,遂留下一團未解之謎與遺憾。」


「編序」提到,「不過這批美麗島事件相關史料,所有文件皆加蓋經手人私章,係當時情治單位沒收證物之例行作業形式,可知應是從情治單位手中取回的「證物」」。

這份史料裡,不少文件提供都是寫著「施明正(江鵬堅)」,例如1978年施明德撰寫的「台灣黨外人士共同政見草稿」,文件旁還有當年情治單位或偵查人員蓋章。

當初施明德沒有向國史館說明江鵬堅是如何取得這些資料的。施今日受訪說把這個資料如何取得的來龍去脈說個明白。他說,這本書是江鵬堅「告白」後,江再把這些資料拿給施的。這也是為什麼有些史料來源寫的是「施明正、江鵬堅」提供。這些資料是是江鵬堅在他過世那一年(2000年)的9月交給施。

施明德說,美麗島事件後,雖然他坐在牢裡,但在外面的政治犯家屬也受監視。江鵬堅負責監視他大哥施明正。這些資料是情治單位為了給江更瞭解施明正、施明德,才把機關內的資料影印拿給江,放在江鵬堅自己的家裡。在江「告白」後,由江轉還給施明德。

施明德還說,他很相信,美麗島律師團裡不可能沒有調查局或情治人員在裡面。「這麼重要的審判」。因為,曾經幫雷震辯護的老立委梁肅戎,後來負責與黨外溝通。一次吳三連餐宴裡,施向梁肅戎說「你令我們好佩服、好尊敬」。梁問「什麼事情?」施說,「我年輕的時候雷震案,你敢做他的律師、替他辯護。」

梁說,「我哪敢?那是老蔣把我找去的。他說,『檢察官我們信任,法官我們信任,但辯護律師,我們不信任不行。那(審判)是國外可以記者來旁聽的,一定要有自己的人當律師。』所以他是奉命來當律師的,不是突然間冒出來」。

施明德說,因此他想美麗島大審十幾個律師。這麼大的審判,國際媒體全部都到,沒有情治單位不可能,蔣經國也不會只相信一個情治單位的人,一定在律師團裡,交叉佈建調查局或警總、國安局或情報局等等。就如呂秀蓮自己也講「除了她哥哥外,其他的她都不相信」。

施明德說,當年江鵬堅做這個事情,有他的時代背景。「他是『自白』,『自動告白』,他跟我講。」「所以說組黨,蔣經國不知道,我不相信」。

施明德說,去年他還去江鵬堅的墓地看他,「很久沒有跟你一起喝酒了」。他蠻感動的,在那個時代有少年人會讀軍校或當調查員,江是正職、考進調查局的,不是「爪耙仔」、「線民」。這些有的是時代下的產物。施還多次重申,請媒體不要輕率稱江鵬堅是「爪耙仔」,這是很嚴肅的事情。

施明德說,他也希望他這個時代可以過去。當事人可以自己出來告白,不要如黃國書一樣最後是被人家抓到的。

民進黨創黨主席是調查員 施明德:江鵬堅喝酒、有些勇氣後講出

「戰後台灣民主運動史料彙編第三冊:從黨外助選團到黨外總部」,2001年。   國史館提供
「戰後台灣民主運動史料彙編第三冊:從黨外助選團到黨外總部」,2001年。   國史館提供
1978年台灣黨外助選團工作會議記錄。史料提供寫:施明正(江鵬堅)    資料來源:「戰後台灣民主運動史料彙編第三冊:從黨外助選團到黨外總部」,第115頁,2001年。國史館提供
1978年台灣黨外助選團工作會議記錄。史料提供寫:施明正(江鵬堅)    資料來源:「戰後台灣民主運動史料彙編第三冊:從黨外助選團到黨外總部」,第115頁,2001年。國史館提供
1978年施明德撰寫的「台灣黨外人士共同政見草稿」,文件旁還有當年情治單位或偵查人員蓋章。史料提供寫:施明正(江鵬堅)    資料來源:「戰後台灣民主運動史料彙編第三冊:從黨外助選團到黨外總部」,第124頁,2001年。國史館提供
1978年施明德撰寫的「台灣黨外人士共同政見草稿」,文件旁還有當年情治單位或偵查人員蓋章。史料提供寫:施明正(江鵬堅)    資料來源:「戰後台灣民主運動史料彙編第三冊:從黨外助選團到黨外總部」,第124頁,2001年。國史館提供

延伸閱讀

話題討論

新聞留言

更多留言
熱門話題 more >
留言
引用
發文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