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專論》雪白血紅-白羅斯反威權示威運動的凱歌與哀鳴

新頭殼newtalk | 文/劉彥甫
1970-01-01T00:00:00Z
白羅斯在雪地中持續反威權示威運動   圖:擷取自IG
白羅斯在雪地中持續反威權示威運動   圖:擷取自IG

成千上萬的女性扛著象徵勇敢的大旗,在暴力與新冠病毒的威脅中穿梭前行,如果要為這場運動命名,我希望它是女性革命,看她們正領導著國家蛻變,多麼優秀的斯拉夫女人。抗議者尼古拉話沒說完,瞬間被遠方急促淒厲的尖叫聲所蓋過,獨裁者麾下的防暴特警,突入抗議隊伍、搶奪且踐踏著抗議標語與旗幟、毆打並推掐人民的咽喉,囚車上一張張佈滿鮮血與面色蒼白的失語平民,像極了那面紅白相間的白羅斯舊版國旗。

把直升機貼近地面,我要看清楚在廣場群聚的這些老鼠,從沒看過哪個國家的人民,總是嘲諷自己國家的領導人是3%總統。他們不但是一群無業遊民,甚至在遊行隊伍中嗜酒吸毒,法西斯主義者休想奪取我的國家,凡是罷工、擅離工廠參與反政府遊行的空缺,我將聘僱立陶宛與烏克蘭移工補上生產線。語畢,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 (Саша, Александр Лукашенко)飛往索契(Sochi)與普丁會面,拿下450億台幣的維穩金源,返國擴大抓捕女性群眾、媒體記者,連牧師都成階下囚。

先說結論:從遊行參與到抗爭的領導階層廣布,白羅斯娘子軍為整個斯拉夫後裔、甚至在全世界的史冊面前,無疑留下了最深的斧鑿,無視獨裁者要脅綁架幼童與白羅斯的未來,她們無比高尚,是值得更好國度的勝利者。不過,勞工總罷工已經失敗、籌組的權力移交委員會形同解散、拒絕「烏克蘭化」拒絕反俄、國家資本主義國企服膺威權政府、經濟制裁白羅斯效益不彰,讓出自土壤的草根力量,在這充斥恐懼、抗爭不見盡頭的幽閉隧道裡,一切顯得越來越黯淡,除了相信勝利的光明就在不遠處,她們已經別無他法,去中心化的遊行猶如散沙,正中獨裁者的下懷,盧卡申科已經取得絕對優勢,旋即宣誓穩坐白羅斯總統,靜待每周一次的示威嘉年華宣布結束。

圖一:白羅斯反威權示威運動知名度最高的三名女性領袖(塞普卡洛、季哈諾夫斯卡亞、柯列斯尼科娃) 圖:Veronica.tsepkalo IG
圖一:白羅斯反威權示威運動知名度最高的三名女性領袖(塞普卡洛、季哈諾夫斯卡亞、柯列斯尼科娃) 圖:Veronica.tsepkalo IG

血是怎麼染紅整片大地?

在牛津辭典年度代表詞眾多的2020年,「Belarusian白羅斯的、白羅斯人的」該詞入選、使用頻率異軍突起廣傳至今,儘管該形容詞的迅速攀升,被辭典歸因於在位已26年的白羅斯現任總統盧卡申科,逕行在去年八月宣佈再次當選引爆民怨,但「Belarusian」與2020年白羅斯反威權示威聯結的源頭始於五月。

現正冬季的首都明斯克飄雪不止,但登記參選白羅斯總統大選的五月就被風暴襲捲。由於盧卡申科在國內經濟不振、拒絕承認新冠肺炎嚴重性、消極防疫等荒腔走板的內政舉措,讓白羅斯國內有志之士難忍已連任多屆的「歐洲最後獨裁者盧卡申科」,群起參與2020八月初的總統大選登記。其中,又以主張反貪腐「蟑螂、住手!」(Стоп,таракан蟑螂是盧卡申科的綽號),與支持者手持拖鞋走上各地街頭「拖鞋革命」(тапочная революция) 的登記參選人白羅斯YouTuber謝爾蓋•季哈諾夫斯基(Сергей Леонидович Тихановский;Sergey Leonidovich Tikhanovsky);銀行家暨慈善家維克多•巴巴里科(Бабарико Виктор;Viktar Babaryka);以及白羅斯前外交官暨法學博士瓦列里•塞普卡洛(Валерий Цепкало;Valery Tsepkalo)等三人實力最為雄厚。

圖二:白羅斯反威權運動演進圖 圖:筆者自製
圖二:白羅斯反威權運動演進圖 圖:筆者自製

由於上述三名男性參選人,都被視為中斷盧卡申科連任的強勁對手,白羅斯威權政府遂在七月前後陸續以破壞公共秩序、大規模逃稅等理由囚禁季哈諾夫斯基與巴巴里科、威脅逼迫塞普卡洛潛逃波蘭。然而,三名男性參選人被「DQ disqualified」、政府大肆抓捕企求公平選舉的男性抗議群眾,非但無法澆熄白羅斯公民的理想,反激起白羅斯女性「代夫出征」。至此,白羅斯反威權運動不僅在性別上顛覆傳統,甚至在全世界面前翻轉了重視家父式領導的斯拉夫家庭觀。

從反威權運動演進圖可以看到(上圖二),英文女老師季哈諾夫斯卡亞在七月中登記參選(季哈諾夫斯基妻子Svetlana Georgiyevna Tikhanovskaya)、迅速獲得微軟女業務經理塞普卡洛(塞普卡洛之妻Veronika Tsepkalo)以及女音樂家柯列斯尼科娃的共同支持(巴巴理科競總主任Maria Kalesnikava),讓白羅斯反對政營不僅在資源與支持群眾迅速整合,象徵團結白羅斯的三名女性共同出席競選造勢(上圖一),更讓如坐針氈的盧卡申科公開失言:「白羅斯社會還沒有凖備好選個女人,因為憲法賦予總統強大的權力。」

民心思變並未撼動盧卡申科干預選舉的決心,在選舉當天網路疑似斷線、作票等爭議下結果出爐,根據白羅斯官方公布出口民調統計,盧卡申科囊括8成選票連任,而上述「代夫出征」的女政治新秀季哈諾夫斯卡亞僅拿下7%選票。由於這樣的選舉結果與獨立監票組織「Golos」統計的逾百萬張選票呈現完全相反,組織統計至少逾8成投給了季哈諾夫斯卡亞,下面這句回應選舉不公的呼喊,正式敲響白羅斯反威權示威運動的戰鼓:「我相信自己的眼睛,大多數人是支持我們的。」

深信民心可用的反威權政營,旋即成立權力移交協調委員會(Coordination Council for the Transfer of Power;Каардынацыйная рада)不僅囊括600名成員和7位社會賢達擔任主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Svetlana Alexievich、明斯克拖拉機廠MTZ罷工委員會負責人Sergei Dylevsky、巴巴理科競總主任暨音樂家Maria Kalesnikava、白羅斯基督教民主黨黨魁Olga Kovalkova、前白羅斯文化部長Pavel Latushko、兩名律師Liliya Vlasova及Maxim Znak律師),更持續與總統候選人季哈諾夫斯卡亞對國際發聲尋求支援,同時統籌號召民眾參與遊行,並決議反威權運動前期的遊行運動路線。

趕在冬季之前,反威權政營確實撼動了不少軍警消防、國營產業工程師,紛紛離開盧卡申科威權的恩庇侍從體系,全國單日遊行人數破百萬的隊伍不斷施壓威權政府、不僅震懾了全世界,白羅斯民間利用臉書向世界募款成立的「團結基金Solidarity Fund」,資助挺身抗爭波及職涯的千餘個家庭、擘劃各地倡議論壇與補助遊行經費(下圖三),同時提供職業轉介,優先聘請堅為民主理念離職的公民,形成互相扶助的網絡一起度過難關。連使用比特幣儲蓄、迴避降低依賴白羅斯、俄羅斯金融體系的高端避險戰術,都凸顯白羅斯反威權運動的成熟與多樣面貌。

然而,反威權運動高舉的白紅白舊版國旗,標誌著傳統的愛國民族主義,象徵反蘇聯、反盧卡申科威權的希望,很快就被威權政府列入遊行違禁品,Be Water如水般去中心化的白羅斯反威權運動,遠遠低估威權政府濫用國家機器的程度。隨者權力移交協調委員會的主委陸續難逃牢獄之災及被迫潛逃國外,在白羅斯特種防暴警察(OMON)及白羅斯共和國內務部反恐精銳特種警察部隊(Almaz)奉命執勤下,搶奪拘捕救護車傷患、衝入超市毆打遊行群眾,甚至對家戶斷水斷電,至今不但已刑事起訴2千名白羅斯公民、據聯合國調查報告統計初估,將近兩萬七千餘名運動者、醫生醫護人員、律師、外媒記者與學生在運動中逝世殞落、下獄、逃離出境與受傷。

當防暴特警屢屢闖入家戶毆打拖行民眾上囚車,在雪地留下一地血痕的殘暴行徑,被血染紅雪地的白羅斯,猶如那面仍在空中飄零尚待歸屬的白紅白國旗,歷時兩百多天至今的反威權運動,除了盼望今年將至之春露出曙光,無法立竿見影的遊行隊伍已崩潰疲憊、拒絕抗俄拒絕烏克蘭化,白羅斯根深蒂固的國家資本主義結構,裙帶資本主義對威權政府效忠等複雜因素,注定讓這場運動的成敗,逐漸由盧卡申科所主導。

圖三:白羅斯反威權運動團結基金募款總額與使用去向 圖:官網擷取
圖三:白羅斯反威權運動團結基金募款總額與使用去向 圖:官網擷取

比戰車更堅固的白羅斯國家資本主義國有企業助長威權

線上射擊遊戲「戰車世界Word of Tanks」享譽國際、在12國成立分公司、孕育遊戲執行長基斯里(Victor Kislyi)成為白羅斯史上首位億萬富翁的私企成功故事,近來亦難逃盧卡申科的壓迫蒙塵。「作為一家公司,我們不參與政治,我們做遊戲。任何國家的公民都可以表達自己的看法,但評論政治不是我們的本分。至於許多白羅斯IT公司都在考慮遷移到其他司法管轄區,儘管我們公司目前無此計畫,如有一些開發人員願意搬遷,他們可以坐下來和我談,如果他們覺得在其他國家對他們來說更舒服,那麼我們作為一家公司將竭盡所能協助。」

儘管基斯里與其他白羅斯知名IT巨頭先後發表了「政治歸政治,科技歸科技」,總公司不會遷出白羅斯等聯合聲明,但白羅斯高科技園區(Belarus High Technologies Park)內部近6萬名員工,仍有至少40家公司2千名工程師陸續遷移至烏克蘭、立陶宛與波蘭等地。為何進駐白羅斯擁有租稅與優質人力資源等利多、工程師比國內月均薪500美金高出四倍收入等優待,但科技新貴堅持離開白羅斯的主因在於,絕大多數私人企業的勞工跟國家資本主義國企基層的規模、收入都相差懸殊,人微言輕、抗爭無果又得犧牲安全穩定生活等種種顧慮,正讓白羅斯流失大量的中產階級菁英。

為何各國企業菁英兼具諫言引領國家改革的重要影響力,在白羅斯卻難以施展?除了特殊國家資本主義國企結構難以撼動,批准白羅斯高科技園區的奠基者就是威權領袖盧卡申科本人。白羅斯與後蘇聯國家在蘇共解體,面臨計劃經濟體制轉型的作法大不相同,後蘇聯國家大都採用「休克療法」快速將國有資產私有化、貿易自由化,導致國內經濟瞬間停滯崩潰、貨幣通膨、資產流入外資與少數寡頭,最終威權領導人攏絡兼襲奪企業經營權產生裙帶資本主義結構(Crony Capitalism)。美國前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 在回憶錄應許之地亦曾點名批評,例如:俄羅斯總統普丁濫用聯邦特務(FSB)羅織罪名兼併大型企業,最終形塑俄羅斯不可或缺普丁的家父式領導,造成國內資產透明度不僅很低,且貪汙嚴重情形至今仍被反對派領袖納瓦尼(Alexei Navalny)批判。

反觀90年代初期的白羅斯,對俄關係保持等距的白羅斯前領導人舒什克維奇(Shushkevich)推動經濟改革、支持自由市場經濟等政策,一樣導致白羅斯陷入經濟危機。諷刺地,1993年7月,盧卡申科被選為反貪污臨時委員會主席,隨後彈劾了前領導人舒什克維奇在內等70名高官,因嚴打貪腐而德高望重的盧卡申科,隨後當選第一任白羅斯共和國總統至今。(舒什克維奇貪腐案不但有爭議,且獲得不少民主獎項肯定,至今仍被盧卡申科視為政敵)

針對國有資產因私有化不斷流失的困境,盧卡申科上任即下達減緩私有化的總統令;在《關於國有製企業實施私有化》的立法修訂過程中,明訂白羅斯不出賣國家財產,不出售戰略性產品企業,穩定國家農糧的企業也不得私有化。白羅斯當局建立了非常獨特的經濟體系,保留了蘇聯時期的許多特徵(例如:嚴控國家財產和中央計劃),並將計畫經濟精髓與市場經濟特徵結合(例如:鼓勵高科技園區的私人企業家精神、租約減免和發放特許執照)。這讓白羅斯核心企業維持國有化,持續積極出口先進的工業產品,例如卡車、拖拉機、發動機與電子設備,同時高度親俄簽署諸多協議保障了白羅斯多年來享有俄羅斯的慷慨經濟優惠。白羅斯產品除可不受限制地進入俄羅斯市場;甚至允許如俄羅斯消費者相同的價格購買石油和天然氣,由於該價格比市場價格低兩倍,白羅斯大量進口化石燃料後精煉出口的政策,在2009年全球經濟危機之前,特殊的白羅斯經濟模式非常成功,使該國的國內生產總值(GDP)每年增長8-10%。這不僅奠定盧卡申科家父式領導的地位,由盧卡申科混合領導集團掌控國企的特殊國家體制,包含德國、波蘭與白羅斯學者都將其視為國家資本主義(State Capitalism)

圖四:後蘇聯國家市場轉型逐年差異 圖片來源:CASE report 
圖四:後蘇聯國家市場轉型逐年差異 圖片來源:CASE report 

據歐洲復興開發銀行(EBRD)估算大規模私有化、小規模私有化、企業重組、價格自由化,貿易與外匯系統和競爭政策等六大轉型指標,得出後蘇聯國家的市場轉型數據。從上圖四可以發現,白羅斯特殊國家資本主義的硬性管制,導致市場轉型程度遠低於波羅的海三小國、俄羅斯、烏克蘭與波蘭,甚至在盧卡申科上任後轉型趨緩,嚴控企業私有化保持國企領先地位。根據白羅斯官方統計(Belstat),白羅斯國企創造了70%以上的國內生產總值,僱用了57%以上的全國勞動力,但這似乎是一個相當保守的估計,學者Akulova在2015年的研究表明,國企僱用多達69-82%的全國勞動力。由於國有企業在工業、採礦、建築、運輸、公共行政、教育、醫療和農業中占主導地位,長久以來已形成了垂直整合根深蒂固的結構,由組裝最終產品的大企業和生產中間產品的許多小部門組成,這也使虧損企業可以將破產管理人與效率更高的生產者聯繫起來,從而避免破產。同時據2018年統計顯示,白羅斯國企平均僱用525名勞工,平均月薪約500美金左右,而私企平均只有28名勞工,平均月薪僅200美金。

隨著新冠肺炎衝擊全球,盧卡申科打擊反威權示威運動的手段愈加兇殘,直接威脅國企勞工一旦加入遊行行列,收入相對穩定的職位立刻會被取代永不錄用;同時私人企業除了科技新貴,普遍無法承擔全職投入抗爭、失去工作成為家累的風險,由於白羅斯現下嚴寒仍不時飄雪,雙方武裝與人力物資的差距更加明顯,儘管反威權運動仍以游擊、滑冰、快閃公車等模式延續示威,但目前只能靜待春天醞釀凝聚更大的能量施壓政府。

值得注意的是,盧卡申科非常清楚白羅斯私人企業近年蓬勃發展,可彌補後蘇聯時期新興產業的缺位,包含服務和信息產業,例如:零售、公共餐飲、諮詢、廣告、房地產和計算機編程方面等領域,都被盧卡申科視為強固威權的奶牛。從下圖五可以發現,原先蘇聯時期統一配給的房地產開放投資購屋、新科技5G資通訊建設(例如中資華為),都是由更能適應經濟狀況變化的外資與私企主導。同時盧卡申科再透過管制讓新興私企資本愈加集中,並不放任中小企業肆意發展,而是透過吸引大型私企合併壟斷市場,一邊提高白羅斯經濟體系效率,同時保持「可管理性」以便為國家換取更多利潤,(例如大賣場巨頭Eurotorg不僅創下白羅斯史上,企業首次發行歐洲債券,在聘僱超過9千名勞工與新冠肺炎衝擊的壓力下,去年度更上繳出亮眼財報。)

在可預見的將來,國企很難失去在白羅斯經濟中的主導地位,國企工會形同虛設,左翼在反威權遊行的光譜上仍舊黯淡(示威者大都是新自由主義支持者),而私企仍難挑戰作為威權附庸奶牛的統治,這也是為何訴求總罷工失敗,反威權示威運動受挫的關鍵因素,以及盧卡申科非得下台和平轉移政權,結束特殊國家資本主義體制,白羅斯才有朝向民主社會的可能。

圖五:白羅斯各產業的國有化占比 圖:CASE report
圖五:白羅斯各產業的國有化占比 圖:CASE report

勝券在握的普丁

針對盧卡申科政權暴行,聯合國安理會日前將包括盧卡申科及其子在內等數十名白羅斯官員,陸續以暴力鎮壓、恐嚇和平示威者與媒體為由進行制裁,包括旅行禁令、資產凍結,以及禁止歐盟公民與公司向制裁對象提供資金。歐盟同意制裁之外,同時拒絕承認總統盧卡申科的當選合法性,呼籲立即無條件釋放被拘留者與政治犯。

鑽研經濟制裁多年的瑞士國際關係學者Thomas Biersteker,日前就曾提醒最徹底的經濟制裁,最多只能影響該國三成的經濟活動,尤其白羅斯所有政經焦點無法避開普丁影響力的緣由,主要是白羅斯不僅經濟高度聯結俄國(反威權示威運動拒絕一致反俄主因),對俄進出口貿易皆有高達5成左右的依賴之外,在白羅斯軍警壓制反威權示威運動的後勤裝備與橡膠子彈,更有高達九成來自俄國。所以聯合國與歐盟選擇效率不彰的經濟制裁,反而逼迫白羅斯恩庇侍從集團,更徹底投向俄國懷抱,導致普丁更易於操作後蘇聯國家的經濟高度依賴、外交軍事武裝依賴、建議修憲政治改革方案,奠定普丁穩操勝券持續與後蘇聯國家緊密結合。

普丁曾公開說:「蘇聯解體是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災難」,絕不允許歐美高度介入烏克蘭的情事再次發生、絕不鬆綁俄白緊密關係的普丁,就曾公開呼籲盧卡申科承諾修憲來終結遊行抗爭的劇本,外界預估可能朝下列三大方向著手進行:第一維持威權現狀,允諾本任期結束後開放民選但再次欺瞞舞弊;第二權力過渡代理者,仿照普丁與梅德韋傑夫互任總統總理模式,盧卡申科將權利轉移給親信代理者,同時任命兒子重要內閣職位準備接班(白羅斯國內早有風聲盛傳);第三立即接受公正民選,儘管可能性趨近於零,但白羅斯新政府再被扶植親俄的可能性極高,就連爆發過俄喬戰爭的喬治亞,近來受到俄羅斯資訊戰與經濟依賴俄國,民選政府最終仍高度親俄。無論這三種劇本如何推演,只有俄白親密如昔不能改變。

榮獲薩哈羅夫人權獎(Sakharov Prize for Freedom of Thought)的總統候選人季哈諾夫斯卡亞,早前正式宣告反威權示威運動暫時失敗,一同獲獎者兼國際勇氣女性獎得主柯列斯尼科娃,仍在獄中收押禁見等待判刑的此刻,普丁邀請盧卡申科著滑雪重裝在冬季留下不見盡頭的雪痕, 整個白羅斯抗爭世代為理想在街頭付出的動盪青春,無聲塵封在靄靄無盡的一地慘白,一如普希金詩句那樣浪漫,假如生活欺騙了你,我依舊默默無語地,毫無指望地愛過白羅斯。(Я вас любил безмолвно, безнадежно, I loved you; and the hopelessness I knew)

本文經台灣歐洲聯盟研究協會授權轉載

從遊行參與到抗爭的領導階層廣布,白羅斯娘子軍為整個斯拉夫後裔、甚至在全世界的史冊面前,無疑留下了最深的斧鑿,無視獨裁者要脅綁架幼童與白羅斯的未來,她們無比高尚,是值得更好國度的勝利者。不過,勞工總罷工已經失敗、籌組的權力移交委員會形同解散、拒絕「烏克蘭化」拒絕反俄、國家資本主義國企服膺威權政府、經濟制裁白羅斯效益不彰,讓出自土壤的草根力量,在這充斥恐懼、抗爭不見盡頭的幽閉隧道裡,一切顯得越來越黯淡,除了相信勝利的光明就在不遠處,她們已經別無他法,去中心化的遊行猶如散沙,正中獨裁者的下懷,盧卡申科已經取得絕對優勢,旋即宣誓穩坐白羅斯總統,靜待每周一次的示威嘉年華宣布結束。

普丁稍早邀請盧卡申科至滑雪勝地索契滑雪       圖:Putin Instagram
普丁稍早邀請盧卡申科至滑雪勝地索契滑雪    圖:Putin Instagram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