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藍委再控外館涉賄 謝志偉:廣告從馬時代就開始登 「陳以信可以信嗎?」

新頭殼newtalk | 蕭達多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我國駐德代表謝志偉。   圖:翻攝自謝志偉臉書(資料照片)
我國駐德代表謝志偉。   圖:翻攝自謝志偉臉書(資料照片)

外媒日前報導,德國基民黨國會議員霍普特曼(Mark Hauptmann)被控藉故收取外國賄款而被請辭調查,台灣也被指控花了2萬4000歐元(約78萬台幣)購買該議員所出版地方小報廣告,國民黨立委陳以信14日要求駐德代表謝志偉出面澄清,24日又再度再度針對此事質詢外交部長吳釗燮;對此,謝志偉今(25)日回應,「陳以信可以信嗎?」,廣告從2015年馬英九時代就開始登,難道要報社登我處廣告,然後不收一毛錢,這樣才叫沒收買國會議員?

謝志偉今天於臉書指出,陳以信強調我駐德辦事處在某國會議員辦的報紙登廣告是「收買國會議員」,在台灣就是犯罪行為。對此,外交部長吳釗燮回應,「收買國會議員」在台灣、德國都是犯罪行為,但在報紙登每則1000歐元(台幣3萬3000元左右)的廣告,以圖文介紹台灣的觀光、民主、國際參與等訴求如世衛組織等,都是正常文宣活動。

謝志偉進一步提到,儘管發行人是國會議員,我國訴求有管道傳播,自2015年馬政府時代便開始,「由於只是花點小錢,划算」,直至2016年政黨輪替後,「我8月來後,依不同主題繼續登。直接和報社廣告商接洽、收費,為何就被說成是『收買國會議員』?」

謝志偉表示,該報為德東地方報,發行量約55,000份,「算小報,那我們為什麼不去登大報?可以啊,那就不是一則1000元,而是10倍以上恐怕都不止」,謝志偉說:「況且台灣對德東地區來說,1990年兩德統一之前,可說是空白一片,花一點小錢在位於德東地區的該報做台灣形象廣告,也值得。」

謝志偉認為,因中國目前對全球進行施壓,無論哪個黨執政,台灣的國際處境與外交都相當艱困且條件嚴苛,「這是國人,尤其是碰上老共的刻意騷擾、阻礙時的外交人員點滴在心頭的痛,其中辛酸不足為外人道也。」

謝志偉強調,他與外交人員並未因中共打壓而懷憂喪志,反而士氣高昂、戮力同心,為自由民主的台灣感到驕傲。

針對陳以信日前質疑,謝志偉回應,他駐德代表任內,從扶輪社、校園、非政府組織、政府組織和國會議員選區等,經常演講談及台灣民主化、轉型正義以及如何面對中共威脅,謝志偉稱,若有演講費他一律婉謝或回捐,「我有機會去宣介台灣,就是最大的酬勞」。除此之外,還有接受各類媒體採訪或評論。另外,在駐德辦事處針對國會議員「選民首都柏林團」舉辦「台灣國情說明會」,在前年便辦了進50場,「本處還為此訓練出一個『國情說明小組』,全是由外交部派人員組成。」再來,還有與政府官員會談。最後,與德國朝野各黨國會議員會晤也在內。

謝志偉針對陳以信表示,若陳有心想瞭解外交人員如何提升台灣能見度,大可要求他返台至立院報告,因應疫情也可線上報告,外交委員會委員關心此事,符合他的職責,但是質詢變成拿德媒報導斷章取義地污衊、栽贓我處「收買國會議員」,對不管是那個黨執政的外交人員來說,都不公平。

他直言,眾所皆知,台灣的外交處境特別艱難只有一個原因:中國。他們在外為了提升台灣的能見度,突破老共的封鎖,讓當地人民、社會、政府、各級民意代表瞭解台灣、認識台灣、知道民主化後的台灣人真正在想什麼,所以五湖四海交朋友,政商名流有來往,國會友台有小組,政府機關有接觸,靠的就是六字真言:台灣、民主、自由!

謝志偉最後強調,針對台灣各政府單位給予外交人員的稱讚特別感謝,但對於陳的「羞辱」,謝志偉道:「我自己就算了,也習慣了,但我為我的同仁感到不捨。陳委員可以說,德處作得不夠好,甚至不好,我們都能虛心接受,但是污衊、羞辱,我們不能接受。」

亞賽拜然駐德國大使館,花費1萬6744歐元(約55萬台幣)購買德國基民黨國會議員霍普特曼(Mark Hauptmann)於圖林根自由邦(Thuringia)所出版地方報紙的新聞廣告

台灣也有向該小報購買廣告,花費高達2萬4000歐元(約78萬台幣)。國民黨陳以信敦促我國駐德代表謝志偉出面澄清

謝志偉今(25)日回應,針對立委依職權質詢予以尊重,但若言論不負責任、章取義地污衊或栽贓,「就讓人難以認同了。」謝志偉說。

國民黨立委陳以信24日再次以外館涉賄質詢外交部長吳釗燮,謝志偉今(25)日於臉書回應。   
國民黨立委陳以信24日再次以外館涉賄質詢外交部長吳釗燮,謝志偉今(25)日於臉書回應。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