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talk網紅 IG
Newtalk網紅 IG

張文隆觀點》從服膺黨國到追求真相正義——施卓群先生逝世兩週年紀念(上)

新頭殼newtalk 文/張文隆
1970-01-01T00:00:00Z
基於報效國家,施卓群選擇就讀軍校。但有三個原因造成他讀軍校卻拒絶入黨,國軍在滇緬販毒是其一。   施卓群/翻攝
基於報效國家,施卓群選擇就讀軍校。但有三個原因造成他讀軍校卻拒絶入黨,國軍在滇緬販毒是其一。   施卓群/翻攝
戰後台灣政局丕變,有人想方設法要跟新來的黨國體制搭上線,進而寄生在黨國體制,大賺黑心錢財,然後坐擁榮華富貴。與此同時卻有人從黨國體制核心中,憑藉著其對真相與正義的信念,逐漸解構黨國體制,即使落得兩袖清風,但不朽的人格令人敬佩!二月二十五日是施卓群先生逝世兩週年紀念,誠如所謂「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施卓群先生的精神將會成為咱們創造台灣新文化的典範。

施卓群先生簡介

施卓群先生(1953年9月4日~2019年2月25日),父親是戰後國民政府第一批接收人員,成長於黨國權貴特區──總統府前的貴陽街,也就是現今的外交部。其鄰居包括有嚴家淦、謝東閔等。從小接受黨國教育的他,堅信「領袖—主義—黨—國家」這一套價值觀。後來因為目睹黨內的不法作為,因此拒絕入黨。從軍期間一再因拒絕入黨而遭受為難,但他依舊效忠「領袖」、「主義」與「國家」,他只是認為「消滅共匪不是國民黨的專利!」退伍後,考進輔仁大學歷史系,因為閱讀並蒐集大量機密史料,對他的思想形成大翻轉。他發現一向效忠的領袖蔣介石,竟然販賣鴉片、出賣外蒙,不只背離革命,還背叛國家。於是效忠的對象,就只剩「主義」與「國家」。進入世新大學服務後,又發現被隱埋多年的《三民主義 國父手訂本》。他不只無法接受蔣介石隱瞞三民主義真相,也對孫文有關三民主義就是共產主義的說法認為不合時宜,於是他認為就連憲法和國歌都應該要修改。因為三民主義不合時宜,而不管憲法或國歌都將國家奠基於三民主義,這是不行的。施卓群先生不諱言他一生都在革命,那麼他革命的目標是什麼?他斬釘截鐵回答說:「追求真相與正義!」

施卓群1953年9月4日生於台北市。施卓群父母親皆是福建福州人,1945年在當地結婚後來台,大姐生於1947年、二姐生於1949年、三姐生於1951年、妹妹生於1955年。家就住在總統府前的貴陽街,也就是現今的外交部。父親是第一批前來接收的警政人員,當時來了之後,看中意的房子即可登記在自己的名下使用。父親登記了三間房子,一幢在延平北路,一幢在萬華,一幢即貴陽街的住宅,不過這三間都僅是使用權,不是所有權。父親膽小又奉公守法,不敢直接將產權登記在自己名下。施卓群爸爸沒能力同時管理三幢房子,又生性淡泊,就把最靠近辦公室的住宅留下自用,另二幢就讓給比他晚到的同仁使用了。這所貴陽街的日式老房子,住了三十多年,後來政府收回改建成現在的外交部。

貴陽街的鄰居當然有很多達官顯宦,其中很多是軍統(國防部軍事情報局前身)出身的。施卓群家位於總統府前第六家,第一家是謝東閔住的。第二家是警察廣播電台台長段承愈住的,他們夫妻倆都是軍統出身的。這對夫妻,丈夫長得相當帥氣,妻子則是一臉橫肉,非常不登對。其實他們原本是因為情報工作假扮成夫妻,由於日夜相處在一起,難免生理需求上來,就假戲真做。他們孩子生了,就組成家庭了。不過後來男的出國後,也就離婚了。第三家夏媽媽在警務處工作,她先生在電力公司上班。第四家台灣省警務處督察,軍統出身。第五家軍統出身,非常神秘,小孩子是和施卓群他們玩在一起,但大人從不打交道。第六家施卓群家。第七家普通公務員,非軍統。第八家施卓群一直搞不清楚他是什麼身分。第九家台灣省警務處秘書室主任祕書,英文很好。第十家是軍統特務轉任刑警總隊長的李葆初。八德滅門血案,李葆初刑求破案。此外,李葆初家正對面是嚴家淦。

施卓群從小就接受典型的「忠黨愛國教育」,全身充滿愛國情操,原本就有讀軍校的想法。後來又讀了柏楊所寫的《異域》,全身更是熱血沸騰,因為急於報效國家,更執意去念軍校。

當時施卓群爸爸反對兒子念軍校,叔叔也是擔任警官,當年雖然年僅四十九歲,不過已經是癌症末期,施卓群去和平醫院探視他時,他由床上掙扎起來向施卓群鞠躬,拜託施卓群不要念軍校。爸爸和叔叔不希望施卓群念軍校,應該是認為他們家畢竟擔任警官,有更好的出路,不見得要去念軍校。何況當時從軍,還是可能出特殊任務,那是會死人的。不過施卓群當時一心要報效國家,急著軍校畢業要去到緬北打共匪,所以他們的話施卓群怎麼可能聽得下去。

基於報效國家,施卓群選擇就讀軍校。但有三個原因造成他讀軍校卻拒絶入黨:

第一,鄰居警務處刑警總隊長李葆初偵辦「八德鄉滅門血案」刑求取供以求破案。當時爸爸在警務處服務,親耳聽到刑求的淒厲聲,受到很大的震撼。施卓群當時認為既然講求科學辦案,怎麼可以刑求取供?這是他不入黨的第一個原因。

第二,1971年施卓群堂哥說嚴家淦的女婿貪汙遭判無期徒刑,結果在監獄虛晃一招,然後保外就醫就不了了之。施卓群認為政府不是說:「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嚴家淦的女婿怎麼可以有此特權?這是他不入黨的第二個原因。

第三,柏楊的《異域》談到國軍在滇緬販毒。施卓群在〈孫中山禁毒 蔣介石販毒考〉一文(詳見民80年6月3日《自由時報》副刊)提到,民國元年2月9日,副總統黎元洪曾提議,「鴉片專賣」、「寓禁於徵」。孫中山回覆指示說:「(鴉片)專賣一節,非禁煙之良法。蓋視為一種收入,必難收淨盡之效,理勢然也,即將來官賣之法,亦恐無以取信內外。」遵照孫中山遺訓,國民革命軍怎麼可以販毒?施卓群心想一旦去滇緬打仗,他一定當一個奉行孫中山遺訓的革命軍人。這是他不入黨的第三個原因。

 

施卓群

黨國

左起艾琳達、施卓群、張文隆   張文隆/提供
左起艾琳達、施卓群、張文隆   張文隆/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