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德國女子抗議防疫自比「反納粹英雄」犯眾怒 示威同伴痛罵:白痴

新頭殼newtalk | 楊清緣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德國一名女子將自己抗議政府防疫的行為,比喻為二戰「反納粹英雄」,引發眾怒。   圖:翻攝推特
德國一名女子將自己抗議政府防疫的行為,比喻為二戰「反納粹英雄」,引發眾怒。   圖:翻攝推特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歐洲多國深陷第二波疫情衝擊,不得不祭出更嚴格的措施,而德國則有民眾發起示威反對政府防疫措施,甚至還有一名女子將自己抗議政府防疫的行為,比喻為二戰時期德國反抗組織「白玫瑰」的「反納粹英雄」,觸犯德國社會「最大的禁忌」,讓許多德國民眾感到恐懼和憤慨,因而成為眾矢之的,德國外交部長甚至動怒譴責「淡化了大屠殺」,並直言:「這是在嘲笑抵抗納粹的勇氣」。

根據德國之聲報導,在漢諾威歌劇院廣場一場反對防疫措施的示威活動中,一名女子上台自稱「來自卡塞爾的雅娜」,她將自己比喻為1943年被納粹殺害的反抗組織白玫瑰成員紹爾(Sophie Scholl),強調自己「數月來一直積極投身抵抗運動」,而現場出現一名男子遞給這位女子一件橙色背心,並說他不想再為「這樣的白痴」維護現場秩序,更指責她「淡化大屠殺」。男子隨後被警方帶離現場,女子也氣得將麥克風重摔在地並離去,但隨後又再次上台自比為紹爾。消息傳開後引發眾怒,網友批評女子「忘記歷史」、「愚不可及」。

德國外交部長馬斯(Heiko Maas)隨即在推特上痛批:「今天,任何將自己比作蘇菲·紹爾或者安妮·弗蘭克(Anne Frank)的人都是在嘲笑反抗納粹的勇氣。這不僅是淡化了大屠殺,而且顯示的是令人無法忍受的對歷史的遺忘。沒有什麼可以將武漢肺炎疫情抗議活動與抵抗運動參與者聯繫起來,沒有!」紹爾是「白玫瑰」組織的成員。該組織從1942年6月開始散布傳單,呼籲抵抗納粹暴力統治。紹爾在一次行動中被納粹逮捕,之後和哥哥及同學一起被判處死刑,而安妮則是一名在1945年死於卑爾根·貝爾森納粹集中營的猶太女孩。

下薩克森州社民黨國會議員團主席莫德爾(Johanne Modder)說:「如果紹爾兄妹或安妮被某些防疫措施的反對者拿來做其新納粹評論的擋箭牌,這是非常可憎的。」莫德爾提到,越來越多否認武漢肺炎疫情的民眾將防疫措施與納粹大屠殺進行比較,對此「不能毫不反駁地予以容忍」,民主力量必須「團結一致,畫出底線」。德國警方指出,大約有650人聚集在歌劇廣場參加「橫向思考」發起的抗議活動。數月以來,德國各地不斷有民眾抗議德國當局採取的防疫措施。示威者中有陰謀論者,右翼極端分子以及所謂的帝國公民。

 

根據德國之聲報導,在漢諾威歌劇院廣場一場反對防疫措施的示威活動中,一名年輕女子上台自稱「來自卡塞爾的雅娜」,她將自己比喻為1943年被納粹殺害的反抗組織白玫瑰成員紹爾(Sophie Scholl),強調自己「數月來一直積極投身抵抗運動」,卻引發眾怒。一個影片可見,一名男子遞給這位女子一件橙色背心,並說他不想再為「這樣的白痴」維護現場秩序。他指責這位女子「淡化大屠殺」。然而這位年輕女子卻不以爲意,竟再次登上舞台自比為紹爾。該言論也引起網友強烈反彈,批評該名女子「忘記歷史」、「愚不可及」。德國外交部長甚至動怒直言:「這是在嘲笑抵抗納粹的勇氣」。

武漢肺炎疫情持續延燒,歐洲多國深陷第二波疫情衝擊,不得不祭出更嚴格的措施,而德國則有民眾發起示威反對政府防疫措施,甚至還有一名女子將自己抗議政府防疫的行為,比喻為二戰時期德國反抗組織「白玫瑰」的「反納粹英雄」,觸犯德國社會「最大的禁忌」,讓許多德國民眾感到恐懼和憤慨,因而成為眾矢之的,德國外交部長甚至動怒譴責「淡化了大屠殺」,並直言:「這是在嘲笑抵抗納粹的勇氣」。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