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影像傳遞溫柔!《房客》入圍6項金馬 鄭有傑:愛的力量

新頭殼newtalk | 楊瑾錚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導演鄭有傑以《親愛的房客》個人入圍第57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獎,全片以愛與家為電影核心。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導演鄭有傑以《親愛的房客》個人入圍第57屆金馬獎最佳劇情長片、最佳導演、最佳原著劇本獎,全片以愛與家為電影核心。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台灣電影《親愛的房客》入圍第57屆金馬獎6項大獎,全台票房已達2000萬台幣,這樣的成績讓導演鄭有傑在跑每一場戲院映後時,都感動落淚、真情流露,但他感動得不只是自己的片被看見,「更多感動是觀眾願意重新給台灣電影一個機會,今年整體台灣片的成績都是好的」。問他為什麼會想拍同志電影?他說:「愛的本質一樣,沒有差別」。

《親愛的房客》網羅今年台北電影獎影帝莫子儀、資深戲精陳淑芳、新科金鐘影帝姚淳耀共同演出,堪稱是含金量最高的電影。片中探討是否一定要有血緣關係才能建立親情的生命議題,賺人熱淚。以該片入圍最佳導演的鄭有傑表示:「家,一直是我的核心命題。家裡面會有人,人跟人之間會有愛才能相處,所以家是講愛的地方」。

42歲的鄭有傑2006年第一部長片《一年之初》拿下台北電影節百萬首獎、觀眾票選最佳影片,隨後進軍各大國際影展,作品逐漸受到矚目,他透露《房客》之所以會選擇在基隆、合歡山,是因為過去當他帶著作品到海外放映時,總會見到台灣僑胞們在電影裡面看到台灣的山、台灣的海就哭了,「你可以感受到他們是想家的,當他們看到家,他們就落淚了。」

片中有一幕是飾演檢察官的謝瓊煖問房客莫子儀,「既然你的朋友已經過世,你沒想過搬離開嗎?還幫他們打掃、煮飯、負擔生活費?」質疑莫子儀留在這個家有侵占之嫌,當莫子儀娓娓道出:「如果我是一個女生,我丈夫過世了,我留在這個家做這些,你還會這樣問我嗎?」全場觀眾開始接二連三地啜泣。

對於許多同志好奇,為什麼一位直男導演可以拍出如此細緻的同志電影,鄭有傑認為:「愛沒有分性別或年紀,或許以後就沒有同志片這樣的分類」,他強調「每一個人本來就不一樣,但愛的本質是一樣的,每個人都想要愛與被愛,外在條件不一樣,但愛與被愛的需求都一樣」。

他觀察到去年同婚公投議題讓社會上吵得沸沸揚揚,「有些是出自於恐懼的排斥,而恐懼出自於不理解。有激烈碰撞,才有對話、溝通、理解的開始」。育有3子的他坦承自己希望給孩子一片自由的土地,讓他們長成屬於他們自己。

「愛是人類最珍貴的一種能力」。鄭有傑分享許多情感會發現「放棄去愛比較輕鬆,堅持愛可能會讓自己不被理解、沒有回饋、遍體鱗傷,但即便如此還能堅持去愛一個人,有多可貴?」如同莫子儀在片中說的「沒有你,我比較輕鬆;但有你,我會比較快樂啊」!

對於即將揭曉的金馬獎,鄭有傑對自己入圍的長片、導演、劇本獎處之淡然,「什麼結果都是最好的安排」。而對於莫子儀入圍的影帝獎,以及陳淑芳入圍的女配,他反倒激動的說:「他們都是好演員,這一次有讓他們重新被觀眾、評審看見,是真的很高興」。第57屆金馬獎頒獎典禮於明(21)晚7點在國父紀念館舉行。

親愛的房客》入圍第57屆金馬獎6項大獎,全台票房已達2000萬台幣,這樣的成績讓導演鄭有傑在跑每

今年整體台灣片的成績都是好的」。問他為什麼會想拍同志電影

曉的金馬獎,鄭有傑對自己入圍的長片、導演、劇本獎處之淡然,「什麼結果都是最好的安排」。

電影中莫子儀(左起)與陳淑芳、白潤音沒有血緣關係,當陳淑芳同意讓莫子儀收養白潤音後,他們在法律上才成為真正的家人,並留影紀念。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電影中莫子儀(左起)與陳淑芳、白潤音沒有血緣關係,當陳淑芳同意讓莫子儀收養白潤音後,他們在法律上才成為真正的家人,並留影紀念。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白潤音(左)問莫子儀(右),沒有他是不是比較輕鬆?莫子儀回,沒有你比較輕鬆,但有你我卻比較快樂。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白潤音(左)問莫子儀(右),沒有他是不是比較輕鬆?莫子儀回,沒有你比較輕鬆,但有你我卻比較快樂。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新科金鐘影帝姚淳耀(左1)與莫子儀(右1)是一對同志伴侶,兩人一起撫養姚淳耀在片中與前妻所生的小孩(中)。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新科金鐘影帝姚淳耀(左1)與莫子儀(右1)是一對同志伴侶,兩人一起撫養姚淳耀在片中與前妻所生的小孩(中)。   圖:牽猴子整合行銷/提供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