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筱穎觀點》防疫戰勝浪漫!巴黎人長痛不如短痛站在國家這邊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1970-01-01T00:00:00Z
因應法國新冠疫情逐漸惡化,法國巴黎及近郊三省6日晚上起所有酒吧都要在10點關門。   圖 : 翻攝自環球網
因應法國新冠疫情逐漸惡化,法國巴黎及近郊三省6日晚上起所有酒吧都要在10點關門。   圖 : 翻攝自環球網

法國巴黎及近郊三省今天(6日)晚上所有酒吧都要在10點關門,這真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內政部長達馬南(Gerald Darmanin)承認,「對巴黎人來說,關酒吧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我們是法國人,我們喜歡喝酒吃飯微笑和親吻。」

不過,看在大巴黎區之外的外省地方官員和酒吧業者眼裡,實謂眾望所歸,正義公理還是有的,只是來得太晚了。畢竟,檢測陽性率飆升到8.2%,平均發病率10萬中有260人,高齡人口感染率超過10萬分之100,武漢肺炎患者重症病床占用率36%,三項疫情指標連續多天超過警報閾值,中央政府居然都還沒有懲戒巴黎,遲遲不發布巴黎進入最高級別的「深紅色疫情警戒區」。

更不能容忍的是,疫情猖獗,白夜依舊。巴黎人要「選擇真正的活著,去好好生活,去生病,去餐廳吃飯,那怕病毒帶來死亡」,連市長伊達爾戈都為舉辦藝術的不眠夜辯護,「衛生規則不當妨礙我們體驗眼睛、耳朵和觸覺的樂趣」。

尤其是南方大城馬賽,虎視眈眈關注首都的一舉一動。因為馬賽和海外省瓜德洛普9月23日被劃入「深紅色疫情警戒區」,中央政府決定當地酒吧和餐廳從27日起全面停業15天,之前沒有嚴格遵守衛生規範的所有公共服務機構也必須關閉。

這個決定引發地方政府和業者抗議,認為罪不至此,相關規定不可理喻也太過獨斷,嚴厲的防疫措施只是淪為數據戰爭。馬賽市長魯比羅拉(Michele Rubirola)認為市政府完全沒有被諮詢,他不接受馬賽人成為這個無人理解的政治決定的犧牲者。

因為防疫與中央政府發生衝突,馬賽政府決定建立自己的科學委員會來評估當地疫情,不再依賴巴黎的專家,何況馬賽還有個全國知名的醫生、使用羥氯喹結合阿奇黴素治療疫病的拉烏爾(Didier Raoult),馬賽要證明自己有能力決定那些可行,不要再接受巴黎的指指點點。

不滿的還有波爾多和里昂。法國政府9月23日宣布,在每10萬人有超過150人發病的地區收緊措施,受影響地區包括巴黎、里昂、里爾、波爾多、圖盧茲和尼斯等主要城市。市長們的抱怨都是,中央出台新措施既沒有公布決策的依據,也沒有和地方民代以及專業人士進行協商,而這種集體懲罰對當地的經濟而言太過嚴峻。

不過,這回,巴黎倒是以長痛不如短痛的態度來面對政府的限制政策,伊達爾戈表示,巴黎將站在國家一邊,同意官方採取強有力的防疫措施,因為疫情危機造成了非常嚴重的後果,巴黎是一個依賴國際交流的城市,相關防疫措施已導致巴黎經濟狀況嚴重惡化。

所以,她迅速和警察署署長拉勒蒙(Didier Lallement)一起發布管制措施,如酒吧和咖啡廳暫停營業,加強就餐距離和實名登記制,鼓勵企業遠程工作,大學和餐廳可容納人數將被嚴格限制在50%等,執行時間目前暫定為兩周。拉勒蒙強調,疫情爆發的速度實在太快,必須以此全力抑制、減緩病毒傳播的腳步,以免公衛系統不堪負荷。

政府在保護民眾健康和持續經濟發展之間尋找平衡,而最新一份民調也顯示,60%巴黎和市郊居民都贊成全面關閉酒吧。
巴黎民眾的確意識到,巴黎再也無法豔冠群芳的說自己是一枝獨秀,可以無視於政府防疫規定,盡情揮灑的過生活,在病毒面前,確實人人平等。

巴黎倒是以長痛不如短痛的態度來面對政府的限制政策,伊達爾戈表示,巴黎將站在國家一邊,同意官方採取強有力的防疫措施,

法國巴黎及近郊三省今天(6日)晚上所有酒吧都要在10點關門,這真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內政部長達馬南(Gerald Darmanin)承認,「對巴黎人來說,關酒吧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因為我們是法國人,我們喜歡喝酒吃飯微笑和親吻。」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