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局勢急轉直下 游盈隆:台灣可以是關鍵性中介變數

新頭殼newtalk | 謝德瑾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總統蔡英文於總統府追贈捷克共和國故參議長柯佳洛特種大綬卿雲勳章,由繼任的參議長韋德齊(Miloš Vystrčil)代為接受轉交。   圖:擷自直播畫面(資料照片)
總統蔡英文於總統府追贈捷克共和國故參議長柯佳洛特種大綬卿雲勳章,由繼任的參議長韋德齊(Miloš Vystrčil)代為接受轉交。   圖:擷自直播畫面(資料照片)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今天表示,今天世界局勢急轉直下,形成中國被歐美大國孤立、幾近孤掌難鳴的艱難處境。美中兩國固然是目前最重要的兩個「獨立變數」(independent variables);然而,台灣亦是重要的「中介變數」(intervening variable),與其他主要因素共同決定世局、區域與台海兩岸發展的走向。

游盈隆在臉書表示,可以由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Miloš Vystrčil)八月底訪台,及美國國務院次卿克拉奇(Keith Krach)即將於9月17日訪台兩事見得。首先,韋德齊此次率團訪台的歷史意義,除了展現台捷的深厚情誼外,也象徵歐盟不怕踩中國的紅線,「捷克踩出了第一步;有第一步,就會有第二步、第三步。」他指出,韋德齊此行的歷史意義在公然不甩中國的「一中原則」、鬆綁各國的「一中政策」,肯定台灣是全世界民主自由價值聯盟的成員。

再者,針對美國國務院次卿克拉奇將於本月中訪台。克拉奇的位階是國務院第三把交椅,此番代表川普總統來台主持美台經濟對話,「進一步推升美台關係到一個前所未見的境界」。游盈隆認為,促成克拉奇訪台的短期因素,無疑是蔡政府宣佈開放含瘦肉精美豬來台,「但更重要的是,美中關係急遽惡化和美國總統大選交互作用所造成的台灣百年難得一見的機遇。」

游盈隆主張,我們對世局與台灣處境必須有一動態的、歷史的發展觀點,才能看得清楚台灣可以在激烈變動的世局中選擇自己應扮演的角色。今天世界局勢急轉直下,形成中國被美歐主要大國孤立、幾近孤掌難鳴的艱難處境,美國與中國是其中兩個最重要的「獨立變數」(independent variables),而台灣是重要的「中介變數」(intervening variable),絕非可憐的「相依變數」(dependent variable),只能任強國蹂躪宰割。事實是,台灣可以與其他主要因素共同決定世局、區域與台海兩岸發展的走向。

訪台回國的捷克參議長韋德齊,9月7日出席捷克電視台與CNN新聞節目宣稱自己「沒有在訪台期間稱台灣是獨立國家」,一席話引起各界熱議。游盈隆直言,韋德齊在台灣自稱台灣人,卻沒表態「台灣是獨立國家」,是可以理解的,「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當局還沒有創造出可以讓韋德齊講出『台灣是獨立國家』的條件」蔡英文總統自己,頂多也只宣稱「中華民國台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

游盈隆說,事實是,韋德齊縱使沒講出「台灣是獨立國家」一句,他此行無疑已經採到中國劃下的紅線。他首度為世界各國開啟一扇門,意即明白地對中國表態,「你有一中原則,我有一中政策,你講的我聽到了,但我也有我自己的看法。」與美國的中國政策一致。

至於台灣的中國政策是什麼?台灣人肯定不會接受中共的「一中原則」,但台灣有「一中政策」嗎?如果說台灣也有「一中政策」,那民進黨和國民黨「一中政策」的差別是什麼?他痛批,台灣有不少藍綠白政治人物,腦袋不清,不懂歷史,不瞭解國際政治,嚴重缺乏想像力,又對台灣認同薄弱且無信心,應該猛回頭,趕快醒過來,才能停止犯錯,否則只是繼續害人害己。

游盈隆:台灣可以是關鍵性中介變數

韋德齊此次率團訪台的歷史意義,除了展現台捷的深厚情誼外,也象徵歐盟不怕踩中國的紅線,「捷克踩出了第一步;有第一步,就會有第二步、第三步。」游盈隆指出,韋德齊此行的歷史意義在公然不甩中國的「一中原則」、鬆綁各國的「一中政策」,肯定台灣是全世界民主自由價值聯盟的成員。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指出:台灣可以是關鍵性中介變數。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
台灣民意基金會董事長游盈隆指出:台灣可以是關鍵性中介變數。   圖:林朝億/攝(資料照)
維特齊在台灣自稱台灣人,游盈隆說,韋德齊雖沒講出「台灣是獨立國家」一句,但他此行無疑已經採到中國劃下的紅線。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維特齊在台灣自稱台灣人,游盈隆說,韋德齊雖沒講出「台灣是獨立國家」一句,但他此行無疑已經採到中國劃下的紅線。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