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黨國史觀下「衣不蔽體」的台灣社會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德齊等一行人(左3)1日到立法院參訪,受到立法院長游錫堃夫婦(左2)代表立法院親自迎接。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捷克參議院議長維德齊等一行人(左3)1日到立法院參訪,受到立法院長游錫堃夫婦(左2)代表立法院親自迎接。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又到了我們「鄉民每日一詞」的時間,今天鍵盤小五郎要為大家介紹的最新成語,當然不是港湖胖虎去醫院探望遭槍擊的館長,鄉民KUSO的「劫後『瑜』聲」或「『瑜』音繞樑」。而是貓空大學校長在歡迎捷克參議長致詞時,用黨國史觀重新詮釋的成語「衣不蔽體」。

2020年8月31日《新頭殼》報導〈歡迎捷克議長 政大校長竟稱400年前台灣是衣不蔽體原始社會〉:

「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今(31)日下午在政治大學舉行演講,校長郭明政致歡迎詞時,除了提及2004年捷克前總統哈維爾曾來此演講外,竟稱:

『400年前的台灣社會,還是「衣不蔽體」的原始社會。如今,台灣在各方面,科學方面、尤其是半導體、公共衛生、尤其在防疫及自由民主人權都受到全世界的肯定,台灣是國家與社會發展的楷模』。……」

郭明政歧視台灣原住民的話一出,立刻引發各界反彈,政治大學生會嚴重譴責郭明政的無知史觀,並要求他儘速為其失言公開道歉。一天後,郭明政也警覺風向不對,列舉6點親自出面回應社會大眾,表達自己最深的歉意。

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31日赴政大演講,與政大校長郭明政互贈禮物。 圖:林朝億/攝(資深照片)
捷克參議院議長韋德齊31日赴政大演講,與政大校長郭明政互贈禮物。 圖:林朝億/攝(資深照片)

「衣不蔽體」是形容窮而非野蠻

其實郭明政的「危機處理」還算明快,但他那句「400年前的台灣社會,還是『衣不蔽體』的原始社會。」錯的不只是他用黨國史觀,以高高在上的中國人角度去看待原住民,犯了政治錯誤。郭校長的中文程度就是有問題,要當「中國人」之前,他的中文可能要先惡補一下。

一個社會是野蠻或文明?評判標準絕不是女人身上衣服蔽體的多寡,否則那些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國家,女人的衣著被法令限制得必須包裹到只剩下眼睛能露出,這就是郭校長嚮往的「文明」嗎?

顯然郭校長就是在亂用成語,「衣不蔽體」就跟「衣不布體」、「衣不蓋體」、「衣不遮身」、「鶉衣百結」、「衣衫襤褸」……一樣,那是指一個人的衣服破爛短少,遮蔽不住身體,用來形容生活極為窮困,跟一個社會的文明或野蠻無關。

「衣不蔽體」一詞最早出於唐代的「詩聖」杜甫,43歲客居長安時仕途失意,過著貧困的生活,只能四處奔走獻賦,盼能謀得一官半職。《全唐文.卷359.進雕賦表》:

「惟臣『衣不蓋體』,常寄食於人,奔走不暇,只恐轉死溝壑,安敢望仕進乎?伏惟明主哀憐之。」

之後宋代洪邁的《夷堅丁志.卷6.奢侈報》裡提到:「妻子『衣不蔽體』,每日求丐得百錢,僅能菜粥度日。」《明史•張昭傳》裡也說:「今畿輔、山東仍歲災歉,小民絶食逃竄,妻子『衣不蔽體』。」

除了史書外,很多章回小說也提到過。像《初刻拍案驚奇》卷35:「曹州有一個窮漢,叫做賈仁,真是『衣不遮身』,食不充口。」《隋唐演義》第44回:「老兒見說,忙去喚這些婦女來,可憐個個『衣不蔽體』,餓得鳩形鵠面。」

警察為何要抓台灣少女的「衣不蔽體」?

「衣不蔽體」的原意就是窮,但黨國史觀卻將這概念,偷渡成貶抑台灣原住民社會,藉以凸顯中國文化的優越性與黨國統治的正當性。偏偏老美不合作,戒嚴時代一下流行迷你裙,一下流行熱褲,在黨國史觀的操弄下,國民黨只好叫警察到處抓穿迷你裙或熱褲的少女。

1956年5月14日上午十時半,22歲的吳寶卿與20歲吳麗玉,穿著淺綠色短褲,從台北市中山北路二段走向一段,還沒走到南京東路的台北市警局第三分局(中山分局)前,就被警察發現,立刻動員多人,手拿雨衣,將兩名女子的大腿「團團圍住」,押入第三分局,用違警罰法裁定兩人「妨害風化」,各罰銀元10元(折合新台幣30元)。

女生除了穿熱褲會被被警察抓了罰錢,穿迷你裙的下場更慘。1969年7月8日下午五時, 18歲的李姓少女,穿著剛買的迷你裙,走到中山北路與民權西路交叉口的「77西餐廳」前,被警察抓了送入中山分局,依「妨害風化」被拘留一天。

次日李姓少女在釋放前,還被迫寫下:「我從今天開始,以後絕不出門,而且要聽從父母的話,如果再發生這種事情,願受嚴格處罰。」的悔過書,交付警方存查並提供媒體報導。

戒嚴時代的警察,為何對穿熱褲或迷你裙的少女,又是罰錢又是拘留,甚至還強迫寫悔過書?警方依據的是違警罰法第66條第1款說的『奇裝異服,有礙風化者』。

但迷你裙或熱褲是當時很流行的服裝,國民黨不能禁止美國電影或電視影集,也不能禁止駐台美軍女眷屬穿這些「奇裝異服」,只好上街隨便抓些「衣不蔽體」的台灣小女生來處分。

黨國高層對「衣不蔽體」的大亂鬥

黨國史觀下對「衣不蔽體」的迫害,不只存在於警民之間,上流社會裡狗咬狗的鬥爭,也需要這套邏輯。

1955年1月,浙東外島一江山被共軍攻陷;2月,老美因此要求國軍自大陳島撤退,小蔣必須親自擔任這敗軍之將的任務,對老美早已經很不爽了。

由《蔣緯國口述歷史》與《蔣介石宋美齡在台灣的日子》等書中所記載的「戴綺霞事件」來看,外島的戰敗只會引發台灣島上更強烈的內鬥,太子派的軍友社與夫人派的婦聯會,從此由暗鬥升級為明爭。

當小蔣仇美的情緒無從發作時,偏偏以夫人為後台的「華美協進會」,還由飛虎隊隊長陳納德夫人陳香梅出面,在台北仁愛路的空軍總部大禮堂,為一江山事件遺眷舉行「古今中外服裝義演」,介紹美國的最新流行的H絨條洋裝,應邀出席的還有美國駐台大使藍欽等各國使節和夫人。

當天晚上,皇太孫孝文少爺與小蔣的親信軍友社總幹事江海東少將,開著兩輛軍友社的廣播車,動員了六、七百個軍人在空軍總部門口,高舉「我們中國人拿中國女孩子的大腿去慰勞美國洋鬼子?」的抗議布條,四處也貼滿了類似標語。

節目第一場演出的是「貴妃醉酒裝」,模特兒就是現今仍在菊壇富有盛名的武旦戴綺霞老師。穿著少將軍裝的江海東,威脅戴綺霞不准上台,還禁止其他表演用的服裝送進會場。主辦單位見到有軍人鬧場,趕緊向夫人通報,夫人於是急電國防部第三廳副廳長蔣緯國,請他就近處理。

蔣緯國雖非太子,但卻是受過德國軍事訓練的正統軍官,比起老蔣小蔣父子流氓冒充的軍頭更具威儀,一到場「擒賊先擒王」,以擒拿術逮住了江海東,其他跟來鬧場的軍人一看,另一個皇子來了,帶頭的又被抓了,於是馬上鳥獸散去。江海東被蔣緯國扭送保安司令部後,戴綺霞的義演才順利開始。

但在江海東被捕之前,一大群軍人已先衝進會場,奇怪的是這些軍人剛才不是在仁愛路上抗議美國洋鬼子的嗎?但金髮碧眼的美國駐台大使藍欽毫髮無傷,泰國和南韓等東方人臉孔的大使卻遭到毆打,陳香梅的司機還被打成重傷。黨國史觀下的台灣,就是這麼奇怪。爸爸說反攻卻不反攻,兒子說反美也不反美,在場被打的全是東方人。

黨國史觀下對「衣不蔽體」的痛恨,說穿了就是那些以統治者自居的中國人,自欺欺人的愚民騙術而已吧?

管仁健觀點》黨國史觀下「衣不蔽體」的台灣社會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