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影書寫》 《推拿》盲人眼中的健全生活

新頭殼newtalk | 文/冠瑄
1970-01-01T00:00:00Z
《推拿》電影劇照,圖為沙宗琪推拿中心老闆沙復明。   圖:電影劇照
《推拿》電影劇照,圖為沙宗琪推拿中心老闆沙復明。   圖:電影劇照
編按:新冠肺炎疫情持續蔓延,重創全球影視產業。在這一個新片拍不了而祭出「經典重映」,且進戲院觀影變得更加難能可貴的時代,電影這一項觀看的藝術到底有了哪些新的意義?或者如何刺激我們重新思考這項觀看的藝術呢?本次影評專輯選定中國獨立導演婁燁2014年獲得金馬獎最佳影片獎的作品《推拿》,透過盲人與健全人、明處與暗處、公開與隱私之間的討論,可以給我們某些答案。這次【觀影專輯】由八位青年聚焦於各自不同視線的討論,透過新世代的生命體驗揣摩曖昧不明的情節氛圍中,用同樣在衝撞的成長視角上,剝開婁燁所意圖埋下的一顆顆鏡頭而找到自己的詮釋。 在畫框內,是角色間的故事,以及與電影工作者的互動;在畫框外,是我們觀者與社會的故事,以及與電影的互動。 這次【觀影專輯】的第二波重擊藉由盲人的眼光檢視看來平凡的人們,揭開《推拿》的另一雙眼睛。

電影一開始就投出震撼彈,用灰暗的背景加上微晃的運鏡,使觀眾可以更融入一開始主角的經歷中,流血的畫面是那麼樣的寫實且逼真。身為健全人的我們很難體會何謂看不見的生活,對盲人來說看見這世界的色彩也未必是他們一生欲追求的,在他們的世界裡也有活得精采之方式,例如:在片中推拿大夫們會透過玩烏龜、說相聲做為休閒娛樂,對我們而言看似平淡無奇的嗜好,卻也展現出他們的團體向心力。

接著是針對主角小馬的部分,在這部電影中他的心境透過旁白來表達更加傳神,一方面來說呈現的是小馬因為失去視覺而產生自我封閉、對自己缺乏信心,因此對外在事物無法敞開心扉;另一方面,透過健全人的視角來說明一般人所看到的盲人。當小馬出現時,電影的運鏡多次採用搖晃的手法,彷彿象徵他的不知所措以及內心的掙扎,然而在尾聲時,小馬的視力逐漸恢復,電影畫面也逐漸明亮起來,對於小馬來說眼前這若有似無的景象,看似遙遠卻非常珍貴,也因此臉上逐漸嶄露出笑容。

復明的小馬視線模糊,鏡頭搖晃不定。 圖:片段畫面
復明的小馬視線模糊,鏡頭搖晃不定。 圖:片段畫面

看不見的情慾流動 人生悲歡離合總是常態

生活中本就有喜怒哀樂,對盲人來說何謂健全生活?看完電影讓我體悟到的是感恩惜福,沙老闆開了店再搭上當時社會上流行按摩的風潮,因而使盲人有了工作機會;而盲人也會有情慾,同時也促進了八大行業的消費,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無心插柳下,小馬在應召女郎的陪伴下譜出一段戀曲。

最後隨著沙老闆的按摩店關閉也象徵著人生走到尾聲總是會有悲歡離合,為了掙一口飯吃而使盲人們相遇、相知、相惜,最後大家也需分道揚鑣,各自開啟嶄新的生活,在陽光灑落下帶著笑容繼續前進。結尾的場景也與開場的昏暗形成了對比,對於盲人而言剛開始要去適應盲的生活同等於和亡畫上等號,而最後卻能過著笑看人生的生活,此不正與一般人的生活無任何相異處嗎?我想此部片帶給觀眾最大的啟示即是必須跳脫盲人與健全人的框架(有色眼鏡),因此每當旁白提及「健全人」一詞,就是再提醒我們一次需要時時保有跳脫框架的敏銳度。

本文轉載自《六都春秋》

我想此部片帶給觀眾最大的啟示即是必須跳脫盲人與健全人的框架(有色眼鏡),因此每當旁白提及「健全人」一詞,就是再提醒我們一次需要時時保有跳脫框架的敏銳度。

生活中本就有喜怒哀樂,對盲人來說何謂健全生活?看完電影讓我體悟到的是感恩惜福,沙老闆開了店再搭上當時社會上流行按摩的風潮,因而使盲人有了工作機會;而盲人也會有情慾,同時也促進了八大行業的消費,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無心插柳下,小馬在應召女郎的陪伴下譜出一段戀曲。

當小馬出現時,電影的運鏡多次採用搖晃的手法,彷彿象徵他的不知所措以及內心的掙扎,然而在尾聲時,小馬的視力逐漸恢復,電影畫面也逐漸明亮起來,對於小馬來說眼前這若有似無的景象,看似遙遠卻非常珍貴,也因此臉上逐漸嶄露出笑容。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