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台衛生互助長達近40年! 陳建仁:SARS期間 美特遣隊來台手牽手心連心

新頭殼newtalk | 汪君邯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陳建仁、陳時中與美衛生部長阿札爾合影   
陳建仁、陳時中與美衛生部長阿札爾合影   

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Alex Azar)9日率團抵台,是從1979年以來,訪台層級最高的美國內閣官員。前副總統陳建仁今在臉書分享,其實美國和台灣公共衛生方面的合作已長達近40年,尤其在SARS期間,美國派特遣隊來台,美台兩國一直手牽手心連心。

卸任副總統陳建仁在臉書寫下:美國和台灣在公共衛生方面的合作,是一個長達將近四十年的忠誠夥伴關係。以個人親身體驗的來說,在1982年我剛從約翰霍普金斯大學得到博士學位返國,台灣爆發了小兒麻痺的大規模流行,當時美國疾病管制中心就派遣了一個團隊,到台灣協助進行流行病學調查,結果發現台灣的疫苗保存的冷藏不完整,導致疫苗保護效率不佳的問題。

1983年,我國衛生署參照美國疾病管制預防中心CDC流病情報服務(EIS)訓練計劃,成立了「應用流行病學專業人才訓練及養成計劃」,由美籍顧問Dr. Michael Malison 指導,當時我也協助一些課程的講授。該計畫訓練出來的學員,可以從事傳染病突發流行的實地調查研究,強化了台灣的疫情調查能力。該計劃也在東南亞國家普遍推廣,後來還組成了TEPHINET (Training Programs in Epidemiology and Public Health Interventions Network)

在2003年, 台灣爆發了SARS疫情,美國衛生部長Tommy Thompson,特別派遣了美國CDC團隊,前後多達24人,來到台灣協助抗SARS工作。我們彼此合作,手牽手、心連心、肩並肩,從早忙到晚,讓SARS疫情得到控制。亞太經濟合作(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APEC)於2003年6月首次召開衛生部長會議,由我國、美國與泰國提案成立衛生任務小組(Health Task Force, HTF),其後升級並改名為衛生工作小組(Health Working Group, HWG)。我在2003年底參訪美國衛生部,Thompson1部長建議台灣要設置「防疫醫師」,也帶領我参觀美國的Secretary Command Center (SCC),我回國後,就在2003年成立了國家衛生指揮中心(NHCC)。陳前總統說,我們要歡迎Azar部長,也要感謝Thompson部長,我相當同意。

近年來,台灣和AIT透過GCTF (Global Cooperation and Training Framework)平台舉辦許多次和全球衛生有關的工作坊。台灣可以幫忙、也正在幫忙全世界,全心全力促進全球健康,努力作為地球村的好公民!

確實如此,台灣在SARS疫情控制之後,開始修改傳染病防治法、強化衛生署及及管局的組織職掌、加強醫療院所感染管控、建立傳染病醫療體系、充實儲備防疫物資、培訓防疫人員、加強國際疫情監控與入境檢疫。這些努力,讓我們自去年底,在武漢肺炎的防疫上,有了很好的準備。有一位台灣疾管署的同仁說得好,我們準備了17年,才有今天防治武漢肺炎的成功。

陳建仁認為,在一個自由民主法治的國家,要做好武漢肺炎的管控,必須要透過透明、公開、誠實的政策,讓全民信賴中央疫情指揮中心,大家一心一德,共投入同防疫工作,才能夠使疫情得到最好的控制。感謝台灣人民在自主健康管理、保持個人衛生、維持社交距離、遵行居家檢疫的密切合作,才使得武漢肺炎未發生大規模本土感染。我常常說,在台灣有2300萬無名英雄,在武漢肺炎的防疫上貢獻自己的心力。這種團結共好(solidarity)的精神,是臺灣防疫成功的保證。

陳建仁提醒, 但是球賽還在進行,我們只打完上半場。在下半場,我們更需要和世界上理念相同的國家繼續努力抗疫。病毒不尊重國界,沒有一個國家可以單獨對抗武漢肺炎。很高興Azar部長來到台灣,和我們攜手合作促成武漢肺炎早日得到控制。讓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和所有技術會議,分享最新的資訊,和各國一起面對全球挑戰相當重要。我們很感謝美國呼籲所有國家支持台灣,也特別感謝Azar 部長率先支持台灣參加世界衛生大會。

美國衛生部長阿札爾(Alex Azar)9日率團抵台,是從1979年以來,訪台層級最高的美國內閣官員。前副總統陳建仁今在臉書分享,其實美國和台灣公共衛生方面的合作已長達近40年,尤其在SARS期間,美國派特遣隊來台,美台兩國一直手牽手心連心。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