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斌觀點》與李前總統難忘的午餐

新頭殼newtalk 文/陳彥斌
1970-01-01T00:00:00Z
李前總統喜歡說話名聞遐邇,筆者此生有幸和他這次午餐,體驗到名不虛傳,也體驗到他的博學多聞,確實一輩子難忘。   圖:擷取自臉書(資料照片)
李前總統喜歡說話名聞遐邇,筆者此生有幸和他這次午餐,體驗到名不虛傳,也體驗到他的博學多聞,確實一輩子難忘。   圖:擷取自臉書(資料照片)

我和前總統李登輝沒有過從屬關係,僅曾是他的國民。也不曾聽他上課,或參加他主持的會議。唯一一次直接交集是吃了一頓難忘的午餐。

那是2014年林佳龍競選台中市長期間,我忽然接獲要和李前總統午餐。出席的有蘇嘉全、林佳龍、魏明谷…等,加上李總統和他的辦公室主任王燕軍,剛好12人一桌。

用餐在台中金典酒店。因為李前總統當天下午兩點在「金典」有場演講,所以安排演講前與我們共餐。為了配合他的時間,我們11點50分就到餐廳集合,事前並請餐廳經理務必12點準時上菜。並在13:30出菜完畢,13:40就要讓李前總統離席,到演講會場休息室小憩再開講。

李前總統也12點準時坐上主位。餐廳第一道菜生魚片也馬上進來,分發完畢。就在大家等著李前總統開動時,他老人家開口說話。一說就不可收拾,整整講了約20分鐘。蘇嘉全眼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插話說:「是不是請李總統繼續說,大家先開動…」但話被李前總統打斷。之後,沒有人敢再插話。

李前總統除了話說不停,也臨時問魏明谷:「你要選彰化縣長,你知道彰化銀行怎麼來的嗎?」,也有問大家:「新社為什麼有種苗繁殖場?」、「台中什麼時候成為中台灣的中心?」之類問題。但不待大家回答,他就繼續侃侃而談。我剛好坐在面向入門口對面,發現關著的門不時微張,餐廳經理繃著臉探頭探腦。

我站起來,前往推開門出去,經理好似等到救命恩人。著急說:「你們不是一點半就要上菜完畢嗎?現在12點40分了,才上第一道」。他更緊張著說:「何況第一道生魚片要馬上吃,現在放四十分鐘了…」,他氣急敗壞說:「他(指李總統)如果吃壞肚子,怎麼辦?我們餐廰關門都還擔待不起…」。

他說完話,我看門口已排著四部餐車等著上桌,這些菜恐怕都涼了。回到座位上,正苦惱著整桌沒有人敢阻止李前總統中斷說話時,坐我旁邊的王燕軍輕拍一下我的大腿,並對我使了「放心」的臉色。接著,他走到李前總統背後,等李前總統說到一處段落時,他附在李前總統耳朵,用我們都聽不到的細語幾句後。他抬起頭來說:「請大家開動」!

大家終於鬆了一口氣,等在外面的餐車也一部一部推進來。但大家食指大動間,李前總統依然他的長篇大論。直到上甜點,直到一點四十分,大家站起來準備離席,李前總統根本都沒有動筷子。結束他一個人唱獨角戲。全場除了蘇嘉全插話一句、王燕軍耳邊細語外,沒有人說一句話。只有依序和李前總統握手退席時,分別說:「謝謝總統」。

李前總統喜歡說話名聞遐邇,我此生有幸和他這次午餐,體驗到名不虛傳,也體驗到他的博學多聞,確實一輩子難忘。

我和前總統李登輝沒有過從屬關係,僅曾是他的國民。也不曾聽他上課,或參加他主持的會議。唯一一次直接交集是吃了一頓難忘的午餐。

李前總統喜歡說話名聞遐邇,我此生有幸和他這次午餐,體驗到名不虛傳,也體驗到他的博學多聞,確實一輩子難忘。

筆者和前總統李登輝沒有過從屬關係,僅曾是他的國民。也不曾聽他上課,或參加他主持的會議。唯一一次直接交集是吃了一頓難忘的午餐。   圖:翻攝李登輝臉書(資料照片)
筆者和前總統李登輝沒有過從屬關係,僅曾是他的國民。也不曾聽他上課,或參加他主持的會議。唯一一次直接交集是吃了一頓難忘的午餐。   圖:翻攝李登輝臉書(資料照片)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