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決定留在時力!」 黃捷:此舉不輕鬆 恐無法獲得多數人諒解

新頭殼newtalk | 陳佩君 台北市報導
1970-01-01T00:00:00Z
黃捷說,她決定留在時代力量。   圖:黃捷臉書
黃捷說,她決定留在時代力量。   圖:黃捷臉書

時代力量前主席徐永明涉貪,引發黨內出走潮,高雄市議員黃捷動向備受關注。黃捷今天(6日)以「留下比離開更艱難」為題發文表示,「我決定留下」,她說,這個決定一點都不輕鬆,甚至無法獲得多數人的諒解,「但請最後一次,當我的後盾,讓我在時代力量裡能繼續有勇氣,發表不同的聲音」。

徐永明昨以配合後續司法調查、團結黨內為由,自動申請退黨,此舉無法喚回黨內議員,台北市議員林穎孟、黃郁芬仍選擇退黨。

黃捷感嘆,時代力量變成這樣誰也不樂見,台灣需要的是一個能夠取代國民黨、成為有監督能力的本土派在野黨,這是很多台灣公民的期待,也是台灣民主應走向的未來,只可惜時代力量因內部問題,讓很多人曾經注入的滿滿希望碎成了滿地的失望,「我也一樣悲憤且不甘,明明我們的夥伴價值理念都相近,政策論述紮實,為何卻把一個個有民意基礎的戰友趕跑了呢?不懂得珍惜人才,不斷的讓人才流失,卻還沾沾自喜,我想,我們贏在政策理想,卻敗在政治性格上」。

黃捷說,黨內問題一向是人,不是路線也不是價值差異,決策權把持在少數人身上,不是自己人就明招暗箭拼命攻擊,是自己人就不明是非極力護航,「因人設事的差別待遇」難道不是主張公平正義的時代力量最厭惡的行為嗎?

黃捷質疑,雖說時代力量不懼高官權貴,但黨內組織文化的階級與裙帶關係,何嘗不是另一種高官權貴,把「血統不純」的聲音拒在高牆外?小圈圈一直都在,無論是活動的邀請、權力資源的分配,抑或是針對事情的處理方式,常是對人不對事,遑論程序正義,也失去了我們珍惜且捍衛的公平理念。

她說,黨內真的沒有派系嗎?確實沒有,因為只能有一個派,不容許有第二種聲音,非我即敵,信任圈太小的結果,也就是大家看到的放話文化、內鬥,甚至開個會都嗆聲要簽本票的荒唐。

「很多人說我是昶派,我是嗎?」黃捷說,在被貼標籤被排擠之前,她甚至不認識林昶佐,林昶佐也是無緣無故「被」多接收了一位不認識的弟子,我們每每聊及此事都會大笑,感謝那些搞排擠的人促成我們的相識,也多了一位好朋友。

黃捷說,若政治靠的是與更多理念相近的朋友結盟、擴大民意基礎,讓理想能在民主程序中推進並實現,那時代力量不斷刪好友、退群組,搞到沒有人想和我們並肩同行,到底能為台灣做什麼實質的事呢?理想再孤傲清高,也不能孤立無援。

黃捷指出,她理解戰友們離開的決定,也相信不管在哪裡,她們仍然會是彼此的夥伴,「儘管接下來我可能更是黨內孤鳥,但現在的我還是想再做點什麼,去實踐人民給我們的付託,我真的很想證明,當初承載台灣人滿滿期許的政黨,還是有人拼命地撐住初衷」。

黃捷提及,點出本黨問題,不是要鬥爭,而是誠實的讓大家知道時代力量確實需要改革,而她也會著手修補大家的信任,「請再相信我們一次,我更無意討戰,只想堅定的承擔起時代力量對於台灣政治的責任,但願時力能夠同舟共濟,攜手走向將來,倘若真的有一天我真的放手了,那也是我努力過後無愧於心的灑脫」。

時代力量前主席徐永明涉貪,引發黨內出走潮,高雄市議員黃捷動向備受關注。黃捷今天(6日)以「留下比離開更艱難」為題發文表示,「我決定留下」,她說,這個決定一點都不輕鬆,甚至無法獲得多數人的諒解,「但請最後一次,當我的後盾,讓我在時代力量裡能繼續有勇氣,發表不同的聲音」。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