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筱穎觀點》比戰爭還嚴峻!被武漢肺炎打敗 法國藝術節慶消滅了

新頭殼newtalk 文/蔡筱穎
1970-01-01T00:00:00Z
2020年的夏天,在法國,是一個沒有藝術節慶的夏天。圖為法國巴黎羅浮宮。   圖:翻攝自羅浮宮臉書
2020年的夏天,在法國,是一個沒有藝術節慶的夏天。圖為法國巴黎羅浮宮。   圖:翻攝自羅浮宮臉書

2020年的夏天,在法國,是一個沒有藝術節慶的夏天。

從來,夏天的藝術節從巴黎出走,在國境東南西北的各省市城鎮,遍地開花。法國遊客和來自各國的觀光客一樣,都太習慣了夏天就是要有兩千多個花樣繁多的節慶,就是要在色彩光影聲樂當中浪漫流動。

因此,無法想像沒有戲劇節的亞維儂(Avignon),沒有攝影節的亞爾(Arles),沒有舞蹈節的蒙貝利耶(Montpellier),沒有歌劇節的艾克斯(Aix-en-Provence),沒有法語當代音樂節(Francofolies)的拉羅謝爾(La Rochelle),沒有街頭藝術節的夏隆(Chalon)…等。

詎料,年初來自中國的病毒,強勢吞噬所有的無法想像,自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文化和文化產業受到的影響,從未像3月17日進入鎖國封禁後如此這般的嚴重情勢,畢竟,在戰爭期間,書店也未曾關閉。

近兩個月的居家隔離,遏制病毒大流行的過程中,不確定性威脅著文化活動組織單位,夏天不可能沒有藝術節的信念,以及搶購一空的票房,都支撐著他們為生存而戰。終究,武漢肺炎的大流行將一切不可能都化為可能,屈服於病毒的壓力,政府明令9月之前禁止五千人以上的活動,2020年夏天,史無前例,病毒消滅了幾乎所有的藝術節慶。

病毒時代的文化狀態有政治的優柔寡斷沒能及時保護文化產業、法律的模糊性、保險公司的頑固、急於要報銷的粉絲...等理由,一個接一個藝術節陸續宣布延長或取消,取消的連鎖反應引發強烈衝擊,不只藝術節參與的藝術家,公司和組織者受到影響,也重創城市經濟和就業。4月至8月底之間取消的4千個節慶活動,影響35.9萬人,11萬1065個工作崗位消失殆盡,僅僅藝術節慶的損失就達8億歐元,再加上旅遊業的損失約26億歐元。

雖說這一流行病對法國文化界的影響,不僅限於簡單的全球話語權或對藝術家與公眾關係的哲學反思,文化產業、文化政策、數位技術和媒體的文化變革、文化戰略和更新做法都重新被思索。但是,病毒使得文化活動成為法國經濟受災最嚴重的領域之一,新上任的文化部長巴舍洛特(Rosylyne Bachelot)就以「一場不可想像的災難,一場可怕的戲劇」說出這個不爭的事實。

文化部的預估數字令人震驚,2020年的營業額與2019年相比平均下降25%,損失223億歐元,佔營業額72%的表演藝術最是重創,文化產業約佔法國經濟的2.3%,與經濟的衰退同樣令人擔憂,預料復甦將是緩慢而不確定的,特別是要嚴重依賴國際局勢。

因此,七月底,巴舍洛特別到亞維儂和亞爾兩個夏日藝術節重鎮,並宣佈九月將在亞維儂舉行因應疫情的全國文化會議,各種類型的藝術節都受到邀請,從巡迴地方到國際各種規模的藝術節,也都將得到補貼,這個關乎文化經濟社會模式的會議,也關乎2021年的藝文計畫,活動規劃者認為已別無選擇只能共襄盛舉,文化部則冀見藝術活力的復原。

不過,2021年似乎太遠,迫在眉睫的就是放暑假回來的九月,以往都有無數的秋季藝術節蓄勢待發,目前,藝文界只能按兵不動,焦急等待政府回應9月之後會不會允許五千人以上的活動 ?

如果疫情持續,可以想見,2020年的秋天,在法國,也將是一個沒有藝術節慶的秋天。

2020年的夏天,在法國,是一個沒有藝術節慶的夏天。

在戰爭期間,書店也未曾關閉

如果疫情持續,可以想見,2020年的秋天,在法國,也將是一個沒有藝術節慶的秋天。

過去,夏天的藝術節從巴黎出走,在國境東南西北的各省市城鎮,遍地開花。今年則全被消滅了。   圖:翻攝Youtube
過去,夏天的藝術節從巴黎出走,在國境東南西北的各省市城鎮,遍地開花。今年則全被消滅了。   圖:翻攝Youtube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