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林德昌是為統戰才對李眉蓁的論文放水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李眉蓁過去在中山大學的同學會照片意外被翻出,教授為她切蛋糕慶生。   圖: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校友活動照片
李眉蓁過去在中山大學的同學會照片意外被翻出,教授為她切蛋糕慶生。   圖: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校友活動照片

「誰要是破壞了樹上的鳥窩,小朋友們心裡一定很難過。
人民公社拆散了無數的家庭,小朋友們想想這是誰的錯。
共匪呀共匪!共匪呀共匪!都是你的錯。」

這首兒歌〈共匪都是你的錯〉,收錄在鈴鈴唱片1972年再版的《兒童歌曲教材專集第4集》,是我們這些台灣大叔大嬸們,小時候一定都會唱的兒歌。

共匪為什麼要去破壞了樹上的鳥窩?我們這些小朋友不必管,那個年代小朋友的作文也很好寫,反正「千錯萬錯都是共匪的錯」。把握這一原則,聯考遇到任何作文題目,套入這公式就有基本分數。

只是沒想到解嚴30多年後,即使政黨輪替20年,而且已經輪替輪替再輪替,民進黨二度執政又連任,藍營的黃復興即將壽終正寢前,卻已先在綠營裡借屍還魂,如今換成綠營的黃復興名嘴在高唱〈共匪都是你的錯〉。

2020年7月24日《新頭殼》報導〈放水論文協助中國對台統戰?溫朗東爆李眉蓁指導教授「統派」身分〉:

「國民黨高雄市長補選候選人李眉蓁,被踢爆碩士論文有上百頁內文涉及抄襲,引起各界撻伐。

政治評論員、名嘴溫朗東今(24)天清晨5點左右在臉書PO文揭露……李眉蓁的論文只是冰山一角,國民黨林德昌扮演角色,就是中國要拉攏台灣學生的學界仲介者,溫朗東強調說:『他會對李眉蓁複製貼上的論文放水,是要整合藍營人脈,爭取成為位階更高的中國買辦。』

李眉蓁日前向大眾道歉並宣布放棄碩士學位。 圖:翻攝自李眉蓁臉書
李眉蓁日前向大眾道歉並宣布放棄碩士學位。 圖:翻攝自李眉蓁臉書

溫朗東指出,李眉蓁的父親李榮宗擔任高雄果菜運銷公司總經理,幫前高雄市長韓國瑜安排在果菜市場過夜演出『親民秀』,溫朗東分析這背後的意義是把台灣農產品賣去中國,逐漸形成『台灣農民靠中國吃飯』的『微型一帶一路』。

溫朗東提到,李眉蓁2006年代父出征,高雄市議員落敗,進入中山大陸所取得碩士後,2010年起連任三屆議員,並認為李眉蓁抄襲論文得來的碩士學歷,雖然未必是當選主因,但也有些加分效果。……」

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嚴前

中山大學從黨校淪為學店,在職專班造成的論文爭議,並非藍營專利。之前蘇嘉全與陳菊的論文也都見報過,蘇嘉全的論文甚至還進了地檢署,結果指控蘇嘉全抄襲而被告毀謗的邱毅,檢察官諭令不起訴,因為:

「蘇嘉全的論文在研究動機、文獻回顧與相關課題探討、結論等部分,確實與陳永森等兩人的論文有多處相同,……被告邱毅質疑為可受公評之事。」

但這次李眉蓁論文被踢爆的是「抄整本」,而且抄到連贅字、錯字與漏字都不管,已到不忍卒睹的地步,顯然李眉蓁本人與指導教授林德昌,甚至2位口試委員連最前面幾頁都沒翻過。這麼離譜的論文,應該很難找到第2本。

未來若真的實行「論文一清專案」,把所有論文都掃描送比對,一定會發現有些也是「抄整本」的,一定也會發現有些錯漏到無法閱讀的,但要同時符合這2種「惡劣條件」的,大概也不會太多。李眉蓁與林德昌的荒唐行徑,該受什麼譴責與處分,本魯都贊成。

但是把林德昌對李眉蓁論文放水的動機,說成「都是阿共的陰毛(謀)」,拜託一下這位名嘴,您是「阿洪之聲」上身了嗎?12年前林德昌會知道李眉蓁能選市長?2個月前都沒人知道。林德昌若有這種未卜先知的能力,本魯早就去跟他跪求下一期威力彩的明牌了。

本魯以前讀的台文所,專任教授一學期新增指導碩士生不得多過4人,累計未畢業也不得超過12人,其實各校一定也都有類似規定。何況中山是前段班國立大學,專任教授指導學生的人數,更不可能毫無限制。

中山大學教授林德昌(左)在18年內指導了148位碩士、29位博士。 圖:取自中山大學官網
中山大學教授林德昌(左)在18年內指導了148位碩士、29位博士。 圖:取自中山大學官網

但根據「台灣博碩士論文知識加值系統」資料顯示,林德昌在90至107學年度,18年裡共指導了148位碩士、29位博士。尤其是在李眉蓁畢業的96學年度,林德昌更是一口氣通過了21位碩士與3位博士。顯然在李眉蓁畢業的2008年,亞太所一定發生了什麼重大事故,但反智的名嘴懶得去追究原因,只說「都是阿共的陰毛」。

林德昌為何會在2008年把中山大陸所的研究生「大清倉」,因此才會出現李眉蓁這本如此荒謬的論文,背後當然也有結構性的因素。反智的名嘴不去追究中山大學亞太所的歷史,只憑小腦反射的藍綠分類,就把指導教授的放水原因歸類於「統戰」,真的是「辛辛苦苦幾十年,一夜回到解嚴前」。

從黨校到學店的悲情西子灣

1949年老蔣流亡來台,跟1937年老蔣遷都重慶,那是兩件完全不同的事。七七事變後,老蔣立刻就成立長沙臨大。隨著戰情逆轉,老蔣在比重慶更「大後方」的昆明,成立西南聯大。

相反的老蔣來台後,卻因襲日本殖民教育政策,北部一所綜合大學與一所教育學院、中部一所農學院、南部一所工學院,然後百般阻撓原在中國的國立大學在台復校,連基督教要設教會大學也不准,更別說是私人興學了。

因為在老蔣腦中,這些社科人文的大學,就是「亂臣賊子」的溫床。在中國時他沒法完全掌控權力,但來台後他已是大權集於一身,也不用搞那些「面子工程」了。

當然,暖風吹得游人醉,直把台北當南京,大江東流是擋不住的。黨國高官先在貴陽街搞補校,然後在外雙溪設大學,教育部長在陽明山上搞最高學府,反正隨老蔣來台的權貴們,也需要兼課的收入,老蔣只能睜一眼閉一眼。到最後黨校打著「研究匪情」的招牌,要在貓空復校(實際上是建校),老蔣也自知擋不住大家要在台灣新設大專院校的「歪風」了。

但老蔣還是有所堅持,那就是私人興學以技職教育為主,社科人文這種會「動搖黨本」的逆學,仍須嚴加管制。無奈到了小蔣接班後,國際情勢已改變,中美關係正常化與中國對外打開門戶後,旅外學人很容易被共匪「統戰回歸」。

李眉蓁針對抄襲一事落淚道歉,左圖為國立中山大學。 圖:新頭殼合成
李眉蓁針對抄襲一事落淚道歉,左圖為國立中山大學。 圖:新頭殼合成

貓空這裡的黨校教授已人滿為患,而且黨校不怕人多,但黨校最怕口雜。想想看,李登輝讓黑名單上的洋獨回台,土獨洋獨從此鬧到不可開交。何況黨校就在皇城內,在美國刺蔣的黃文學出自黨校,在台灣搞中壢事件的許信良也出自黨校,貓空那裡再搞一些旅外學人,萬一水土不服,統派內訌,豈不亂上加亂?

中山大學就是在這種情況下,才會在離皇城400公里外的西子灣,「復校」為第二黨校。1980年剛成立的中山大學,根本沒有社科院,如今的社科院各所,都是設在「中山研究中心」,這是小蔣為拉攏海外學人,美其名為與中共統戰鬥爭而設的「第二黨校匪情中心」。嚴格說來「黨所」還早於黨院與黨校,也就是「先有所,後有院(校)」。

當然,我的老師李敖來自台大歷史系所,我的好友余杰來自北大中文系所,他們自認是名門正派,加上國共兩黨對他們二人的迫害,因此他們在行文時,對黨校裡的「黨所」,完全嗤之以鼻。

但對於出身丐幫,智商87的本魯來說,「黨所」其實還是高不可攀的學術聖地。顧長永或林德昌這些現在的「統派學者」,甚至更早期胡志強或丁樹範這類的「海外學人」,我相信他們肚子裡絕對還有「貨」的。

小蔣在南台灣搞的「第二黨所」,說穿了就跟康熙與乾隆在科舉之外,另開「博學鴻儒科」,收買各地優秀讀書人,免得他們在各地「附匪逆反」一樣。被小蔣收編的海外學人,就算不是一流,絕對也是「二流」。但何以「高居二流」的第二黨校黨所,在解嚴後會淪為要招收在職專班的學店,甚至要「大清倉」通過李眉蓁這樣的論文,答案當然也不可能「都是阿共的陰毛」。

中山所與大陸所的合併史

戒嚴時代要當「黨外」很容易,國民黨只要告訴我們,一切都是共匪的錯;我們也就只要告訴自己,一切都是國民黨的錯。套用到今日就是:統派學者必然汲汲營營,汲汲營營的統派學者必然讓人討厭,讓人討厭汲汲營營的統派學者必然學問很差。就跟鄉民們看鄉土劇一樣,每個角色黑白分明,好人樣樣好,壞人樣樣壞。

偏偏人生就不可能是鄉土劇,林德昌是統派學者,但他指導的就一定是統派學生嗎?林德昌就是學生心裡的「好老師」,分數給的甜,論文要求低。現在的研究生普遍好逸惡勞,尤其在職專班的。想修他的課,想找他指導,至少找他當口委,這還會分藍綠嗎?

李眉蓁過去在中山大學的同學會照片意外被翻出。 圖: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校友活動照片
李眉蓁過去在中山大學的同學會照片意外被翻出。 圖: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校友活動照片

醜化林德昌,說他當年會去討好李眉蓁的名嘴,也是有點好笑。中山是南台灣名校,在職專班裡比李眉蓁大咖,甚至比李榮宗大咖的不知有多少?何況林德昌是個自視甚高,自我為中心的大學者。他與學生出外用餐聯誼,都是學生替他提包包,學生向他敬酒。他是那種老派人物,就是隨時都要做領袖,家父長作風極明顯的教授。

再講白一點,在李眉蓁論文案爆發前,就算是亞太所被裁撤了,林德昌也高枕無憂。他基本上也不參加所務會議,反正他有自己的「英語碩士學程」,這十多年來在那裡,他是唯一的教授,一切都他說了算。12年前要他去巴結李眉蓁?那是名嘴自己在編故事。

本魯五專畢業,插大後讀了3年,碩班再讀了2年才交計畫,然後又花1年寫論文,足足比李眉蓁多讀了4年,李眉蓁會比本魯優秀這麼多?那麼2008年中山大學大陸所為何會讓李眉蓁這種私立五專畢業,沒經過插大考試,碩士班2年就能修完學分,還交這種爛論文卻能通過?

原來李眉蓁2006年入學,讀的那個叫「大陸所」,2008年中山的校長張宗仁,應該算綠的吧?看這些帶著黨國遺緒的大陸所與中山所就不滿,就在下台前進行「組織重整」,把分為甲組(政治)、乙組(經濟)及丙組(社會)的中山所,與也是研究亞太地區的政治經濟社會的大陸所,合併為現在的「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再分為政治、經濟與法律三組,並另設社會學研究所。

中山所與大陸所合併為亞太所,對年輕師生來說,都覺得名字好聽多了。而且合併過程裡好像也沒裁員,好像也搬了家,所以也沒有「誰吃了誰」的疑慮。不過對老一輩的中山所教授而言,是先有所才有校。中山大學沒有了中山所,只剩虛級化的逸仙中心,情感上當然難以接受,因此所長顧長永據說是極力反對,辭職明志。

至於大陸所的所長林德昌,當時對「併所」的態度如何?本魯也不知。但林德昌擔任了合併後的亞太所所長,也停招了水準落差很大的大陸所在職專班7年。林德昌在併所之前做個人情,把李眉蓁這些絕對寫不出論文的爛咖送走,當時對中山、對未來的亞太所、對自己與對學生,應該算一舉四得吧?

但是誰也沒想到,2006年議員落選才來在職專班「過水」的李眉蓁,後來不但3次選上議員,現在又被國民黨提名補選市長,當年那篇「放水」的論文才會一舉成名。但要說林德昌是為統戰才對李眉蓁的論文放水,甚至「都是阿共的陰毛」,那也太有想像力了吧?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