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仁健觀點》民進黨會修法提高罷免門檻嗎?

新頭殼newtalk 文/管仁健
1970-01-01T00:00:00Z
時代力量高雄市議員黃捷(右)、高雄前市長韓國瑜(左)。   圖:新頭殼合成
時代力量高雄市議員黃捷(右)、高雄前市長韓國瑜(左)。   圖:新頭殼合成

這已經是萬年老梗的笑話了,一個老兵去泌尿科門診,醫師看到他那話兒上,有著「三國」兩個字的刺青,也沒當成什麼,就叫護士帶老兵去簾子後等候檢查。沒想到這時身材曼妙的護士,在簾子後大喊:「醫生,是『三民主義統一中國』耶!」

從2018年的韓流興起,到2020年的韓流衰滅,在這「一場遊戲一場夢」裡,韓流就跟老兵的刺青一樣,可以「三民主義統一中國」的時間很短,而且很快又回到「三國」的正常狀態了。

2020年6月13日15時《新頭殼》報導〈庶民上凱道!黃正忠怒嗆退黨:高雄市長我來選〉:

「由民主監督聯盟總召集人黃正忠號召的『百萬白衫軍 庶民上凱道』遊行活動,今(13)日下午照原定計畫舉行,會前黃受訪表示,……『我們要遍地開花,爭取民主自由。』……」

原本要效法2006年8月10日施明德提出的「百萬人民倒扁運動」,企圖像紅衫軍那樣,號召全台韓粉,組織百萬白衫軍來凱道「天下圍攻」。

結果東施效顰,凱道前稀稀落落,連最舔中的韓天新聞台,都不忍心全程直播獻醜了。韓流的暴起暴落,真的讓人不聲唏噓。還好《新頭殼》有情有義,依然有頭有尾的繼續追蹤報導。

2020年6月13日19時《新頭殼》報導〈凱道警察一度比遊行者多! 韓粉直播主驚訝:人真的不多〉:

「『民主監督聯盟』召集人黃正忠今(13)日號召『白衫軍』集結凱道進行抗議活動,原本是想替高雄市長韓國瑜的罷免案討公道,但隨著韓國瑜勸退、韓粉『杏仁哥』拒絕參加,多數韓粉也改變想法,不到場支持,這也讓現場相當冷清,參與人數一度比警方還少,而韓粉直播主高鈞鈞親自到場直播時,也驚訝直呼『人是真的不多』。……」

罷免為何會比選舉更難?

其實本魯當天就看了韓粉的直播,這幾天來心裡真的很難過。從畫面上看來,有點社會經驗的鄉民都心知肚明,很多參與者應該是被關懷對象。抱歉,有精神衛生法的限制,這些話不能說得太白。但我確實看到一些韓粉同學,這段日子以來,已經到了「家破人不亡」的悲慘地步。

這2年來韓流的興起與衰退,本魯都沒請教過政治學者,反而直接向宗教學者江燦騰老師請益。因為無論傳統中國的改朝換代,台灣從清朝的歷次民變,到日治時期的噍吧哖事件,江老師都用新興宗教的角度切入,往往更一針見血。

當然,要根治宗教狂熱,本魯無此功力。不過如果是要發洩,韓粉現在這些做法,只是在替陳其邁助選。至於韓粉揚言發起的「報復性罷免」或「複製式罷免」,其實也不是這麼簡單。

如果根據報載,被韓粉點名鎖定的罷免名單,竟然是高雄市議員黃捷、桃園市議員王浩宇、台北市議員梁文傑這些地方級的民意代表,那就更可笑了。

黃捷、王浩宇與梁文傑都是跟韓國瑜同一天,也就是2018年12月25日上任的。依據《公職人員選舉罷免法》第75條「就職未滿一年者,不得罷免。」

但沐猴而冠的韓國瑜權欲薰心,上任不到100天,就起心動念拋棄高雄選民,妄想直攻總統大位。罷韓者才有機會在他總統大選時,就從容準備罷免的提議連署,等韓國瑜一落敗回高雄,繼續提議連署程序,一鼓作氣罷免成功。

另一方面,也因為罷韓者把時間抓得恰好,讓新市長有2年以上的任期,依法必須補選。但韓粉即使說到做到,現在就展開罷免的提議,連署成功到了真的舉行罷免投票,至少半年後吧?那不就已經到了2021年?

韓粉不懂罷免市長與罷免市議員,根本就是完全不同的兩件事。市長罷免後因任期超過2年,依法必須補選。有心想參選市長的人,無論是否同黨?甚至是否同派系,都有可能暗助一臂之力。

但市議員是多席次,就算成功罷免了該選區裡的某位議員,其他人也無法補選或遞補,那麼動員這麼多人力物力,讓一個2022年任期屆滿的市議員,在2021年被罷免掉,真的有可能嗎?

別說到了投票那一天,是否真的這麼多人有意願出來投票?光是在提議與連署階段,同選區其他有意參選者就不會出錢出力。他們腦袋壞了嗎?人力物力不用在2022年的地方大選,卻用在這場對自己無益的罷免上?

黃捷現在睡覺時都會笑醒吧?

韓粉以為罷免很簡單,其實不然。雖然罷免與選舉一樣,都是交由公民投票。但選舉成功之後,不但4年內就是土皇帝。而且一人得道,雞犬升天,抬轎者往往比坐轎者還心急。

韓粉們看過賽跑吧?一個人跑懶洋洋的,旁邊有人競爭,腎上腺素立刻激發。選舉跟賽跑一樣,對手越強,自己也就越強。但罷免不一樣,那是一個人參賽。而且就算罷免成功後,發動者無論出了多少錢?還是出了多少力?既分不到任何好處,也搶不到任何位子的。

韓國瑜與趙少康一直在瞎扯,什麼可以少數罷免多數。那就請他們來示範一下,要怎樣通過連署門檻?在這詐騙盛行的時代,誰願意將個資交給陌生人?誰願意用手寫填滿各種繁複的表格?

韓粉們知道要罷免黃捷,光是要手寫行政區鳳山的「鳳」,還不能用簡體字,對本魯這老花眼又手抖的老芋仔來說,就有多麻煩?至於錢的部分,選舉還可以找要參選的候選人出錢,但罷免能找被罷免的候選人出錢嗎?

何況萬一韓粉真的炒熱氣氛,讓罷免案連署成功,黃捷勢必正面對決,那只是讓原本非綠營的時代力量市議員黃捷,得到綠營支持者的被迫力挺,讓黃捷反而成了有全國知名度的政客,我猜黃捷現在睡覺時都會笑醒吧?

台派為何會撿到這把槍?

韓粉就是「史盲」,不懂罷免法一路走來的流程。1948年立憲時就有的罷免權,到了1980年才立法,但提議與連署門檻卻高到5%與15%。

在老賊掌握立法院的時代,國民黨1980年設下這樣的罷免高門檻,就是要讓罷免成為空中樓閣。這在一黨專政的時代裡,不讓反對者撿到罷免這把槍,鄉民們一定能懂這道理。

但是2016年民進黨首次掌握國會多數時,已經算是準一黨專政了,為何要修法將罷免門檻,提議降低到現在的1%,連署也降低到現在的10%?甚至還將連署時間延長,刪除禁止宣傳規定?說穿了當時就是要降低罷免門檻。

4年前民進黨之所以要降低罷免門檻,我們假設一個現象,彭文正找到一個選區可三強鼎立,也超好運讓他選上了,結果進立法院只做一件事,就是緊咬蔡英文的學歷案。這時民進黨就能輕易發動罷免,國民黨也樂觀其成。因為罷免成功後,兩黨可在補選裡再戰一次,誰勝誰負不知道,但贏是賺到,輸了也只是回到原點。

然而現在狀況變了,台派在罷免韓國瑜的過程裡,意外撿到一把槍,而且這把槍還是當初民進黨用來防止台派「叛變」的武器。因此本魯的好友邱瑋贏一直認為:

「2016年民進黨通過的降低罷免門檻,讓台派這次不小心撿到槍。但那個低門檻本來是為了對付台派政治人物,讓支持獨立者隨時能被兩黨聯手罷免掉。然而現在國民黨搖搖欲墜,罷免低門檻反而變成台派制衡民進黨親中人物的利器,民進黨絕對不會容忍這種事情發生的。他們馬上會把罷免門檻提高,而且會提高到台灣人休想再罷免掉任何一個人。」

那麼民進黨的吃相,是否會真如邱瑋贏所說的這麼難看?是否修法提高罷免門檻,就成了觀察指標,鄉民們就靜觀其變吧!

 

管仁健觀點》民進黨會修法提高罷免門檻嗎?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