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瑟致觀點》衝突恐一觸即發!「外監直播」戳破韓哀兵假象

新頭殼newtalk 文/吳瑟致
1970-01-01T00:00:00Z
一位民眾比出罷韓手勢。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一位民眾比出罷韓手勢。   圖:張良一/攝(資料照片)

進入罷韓投票日的最後一周,倒數計時器的聲響愈來愈清晰,這會是韓國瑜是長寶座的敲喪鐘?還是國內罷免失敗再添一例?就端看本周六(6/6)的開票結果,這不但決定著高雄的未來,更會是臺灣民主發展的重要一頁,無論結果如何,這次的罷免投票有了兩個重要的意義,讓國人知道罷免同選舉是參政權的象徵,同時更警醒為政者必須為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

回顧數個月的罷韓過程,可以看出一場罷免投票案卻呈現「一冷一熱」的兩樣情,韓國瑜及其陣營對於一切有關罷韓的議題或行動採取避而遠之的態度,韓國瑜不但缺席罷免投票說明會,更刻意不安排公開活動試圖避免與罷韓支持者有正面對決的畫面。如果再把記憶拉回更遠的2018年,當時韓粉在捷運上高唱夜襲,而現今他們的救世主卻呼籲不要投票,這是何等諷刺的對比!

韓陣營先恐嚇後哀兵 軟硬兼施的反罷攻防

近日,許多藍營政治人物不斷強調韓國瑜對於罷免投票「已坦然接受」、「已經放下了」、「做一天和尚敲一天鐘,剩下的交給市民決定」,對照上個月中呼籲韓粉對投票者進行監票的「寒蟬效應策略」,看似轉為「低調哀兵策略」,試圖讓同情發酵來軟化民眾的投票動力,「恐嚇在前、哀兵在後」軟硬兼施的反罷攻防,就是為了降低當天的投票率,只要不過門檻,贊成票超過過去記錄又何妨!

只是韓國瑜真的看淡罷韓了嗎?恐怕真實未必如此,如果韓國瑜真心認為「決定權交給高雄市民」,那又何必呼籲支持者監票?又何必擔心北漂的高雄青年、學生返鄉投票呢?假若韓國瑜自認其所領導的市府如朱立倫所言是「會做事的團隊」,那他應該更有自信「反對會多於贊成」;但是,事實上,韓陣營早已籌組監票部隊並練兵秣馬,訓練所謂的義工「如何在投票所外進行直播監票」,此不同於往常選舉開票的監票,根本是製造投票人的恐懼,甚至有擾亂投票秩序之可能。

「外監直播」悄悄練兵 製造恐懼與衝突不得不防

我國施行民主投票多年,投開票的選務作業已相當成熟,公開開票唱票本來就是允許民眾現場進行觀看,各陣營也有指派監票的權利;只是,「在投票所外對投票人進行監票錄影」,顯然是遊走妨害秘密投票的定義破口,縱然民眾可不必理會行使投票權利,然而未經他人同意逕予拍攝是否有侵害個人隱私,恐將造成當天的衝突,用擦邊球的手段來干擾投票順利進行,韓國瑜陣營葫蘆裡賣什麼藥不言而喻,「外監直播」實在別有用心!

罷韓與反罷在投票當天的衝突恐一觸即發,中選會、高雄選委會及警政單位應當沙盤推演相關準備,針對「外監直播」的人士,以「是否投票」作為判斷依據,假若停留投票所外僅是拍攝但不投票者,應勸離引導至投票所外並保持適當距離,以防止對投票人進行干擾;此外,對於勸告不聽者或是有明顯破壞、干擾投票現場的人,也應當立即「快速排除」,絕對不能讓「假自由之名來破壞民主投票」的情形發生,畢竟全國都在關注這首次的直轄市長罷免投票。

持平而論,韓國瑜陣營的所作所為都是技術性的阻礙,但維護民眾行使投票的權利不能馬虎。這場罷免投票儼然形成「踴躍投票」與「阻止投票」的情境;然而,縱然如此,高雄民眾無需惶恐與混淆,如果支持罷韓那麼就勇往投票,假若反對罷免也更應該前往投下「反對」,投票是神聖的權利不應該任由政治人物來渲染放棄,無論定居高雄或在他鄉打拼的高雄人,唯有一起去投票才是留下歷史印記的最佳方法。

罷韓與反罷在投票當天的衝突恐一觸即發

「外監直播」的人士,以「是否投票」作為判斷依據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