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彥斌觀點》開了這一槍 他付出一生…

新頭殼newtalk 文/陳彥斌
1970-01-01T00:00:00Z
黃文雄被捕時的油畫,創作者鄭自才   張文隆/提供
黃文雄被捕時的油畫,創作者鄭自才   張文隆/提供

今天是「424刺殺蔣經國」50年。因為疫情,因為刺客83歲了,年老漸衰,沒有大型紀念活動。但我相信很多人和我一樣,內心一再咀嚼半世紀前的今天,黃文雄紐約廣場飯店門口,開出石破天驚的那一槍。被美國警察撲倒時,呼喊感人肺腑的那句:「Let me stand up like a taiwanese」。

這一槍的意義有多少?有多大?有太多的論述。而我最懸念的,是Peter(黃文雄英文名)為了這一槍,他隱姓埋名,流亡異國至1996年才翻牆回台,嚐盡的痛苦、辛酸,令人不敢想像。尤其國民黨的幫會性格,勢必傾力尋找報復。還有新竹的黃家,長年來一定也受盡騷擾、驚嚇!

而如果沒開這一槍,黃文雄會是台灣第一位留美社會學博士。或許也會如他康乃爾學長李登輝一樣,返台後一路飛黃騰達。

第一次見到黃文雄前輩,是2004年他到文化總會中部辦公室演講。活動前我特別邀請已過世,當年也參與424的賴文雄先生,及陳婉真女士陪同共餐。Peter話不多,開口也總輕聲細語。我坦承很想知道他如何逃亡?他藏身異鄉25年是怎麼度過?

Peter絕口不談這話題,僅說逃亡是有一國際性的人權組織協助。因這組織目前還在暗中幫忙第三世界國家的異議人士,所以不便透露。至於25年的藏匿生活,他也雲淡風輕的說「沒什麼」。

第二次見到Peter,是2017年的424,胡慧玲、蘇正平…等台北友人,為他慶生80歲,我很榮幸能參加,也有幸和他拍了這張合照。席間,我最關心的是他書寫回憶錄狀況?因為「424」對台灣人來說,太重要了。他的回覆是「努力中,兩年後應該可以出版」。

但三年過去了,讓人引頸企盼的«黃文雄回憶錄»還是尚未出爐,只能繼續等待。

「424」,有昂揚的激情,有熱血的沸騰,有苦難的悲歌,有時代的哀怨…。交織成一頁台灣歷史篇章。我4/26(日)上午10時至11時,將在快樂聯播網節目中,和大家分享。

今天是「424刺殺蔣經國」50年

黃文雄紐約廣場飯店門口,開出石破天驚的那一槍

這是2017年的424,陳彥斌(右)與黃文雄(左)合照。   圖/陳彥斌臉書
這是2017年的424,陳彥斌(右)與黃文雄(左)合照。   圖/陳彥斌臉書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