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徐行觀點》中梵交往空穴不來風 台梵關係備受考驗

新頭殼newtalk 文/蕭徐行
1970-01-01T00:00:00Z
義大利媒體驚爆教宗方濟各將訪問中國,儘管消息未獲證實,但是台梵關係已面臨考驗。   圖:擷自Pope Francis推特
義大利媒體驚爆教宗方濟各將訪問中國,儘管消息未獲證實,但是台梵關係已面臨考驗。   圖:擷自Pope Francis推特

就在海軍敦睦艦隊染疫一事爆發之際,卻有義大利雜誌「真相」(La Verita)驚爆和中國關係緊密的義大利政府正在協助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準備訪問中國,而教宗訪問的首站就是最早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的武漢市。經我方向教廷外交部查證,所獲回應是「教廷外交部對此一安排毫無所悉」,儘管消息未獲證實,也可能只是一場虛驚,但是台梵關係的波折正彷若地底下的暗流,何時會冒出檯面正備受考驗。

梵諦岡是我國在歐洲唯一的邦交國,又是天主教的信仰總部,這段外交關係的維持不僅是一個邦交國的問題,更在於我國有一半的邦交國在以信奉天主教為主的中南美洲,如果梵諦岡真的與中國建立正式外交關係,對於我們在中南美洲的邦交國會否產生「邦交鬆動」的現象,頗令人擔憂。

再說,如果我們梵蒂岡的關係中斷了,台灣除了在歐洲官方關係完全撤守,許多總部在歐洲的國際組織,除了我們有正式會籍的世界貿易組織(WTO)外,我們未來和這些國際組織如世界衛生組織,萬國郵政聯盟等等進行官方聯繫更加困難與障礙重重。所以,如果我們失去教廷這樣的邦交國,不僅對於我們的外交工作會是一大挫折,未來我們還想透過宗教力量來協助推動台灣與許多國家的實質關係也會受到限制。

儘管台灣一再宣稱我們與教廷維持良好關係,甚至台灣政府高層人士也屢次前往參與教廷活動,然而,近年來梵諦岡與中國進行正式外交與教務接觸的事情不僅僅是傳聞,卻已經是檯面上公開的事實,雙方甚至已經簽署了許多合作協議,更明顯的是教宗曾多次表達訪問中國意願,甚至表達雙方建立正式外交關係的意願,如今雙方糾結在未來天主教事務如何歸屬與經營仍有爭議上,但是這樣公開的曬恩愛,絕對是我國必須全力注意與想想如何降低衝擊的。

去年11月底,方濟各從日本返回梵蒂岡的途中表示,「我真的很想去北京,我愛中國」,當時,中共高層內部就有邀訪教宗來訪的提議。設想在信奉無神論的中國共產黨建政以來,能夠在睽違70年後讓天主教再次公開正式的回到中國大陸,這對於方濟各教宗來說那可是不朽的功業,也是振奮天主教,足以名留天主教教史的一大功績,當然是讓羅馬教廷相關人員躍躍欲試了。

自2018年9月簽署關於主教任命的臨時性協議以來,中梵雙方都努力推動改善關係。去年,教廷派文化委員會主席拉瓦錫參加北京世界園藝博覽會。9月,梵蒂岡發布論述中梵關係的新書「聖座與中國」,稱「一扇已經打開的門再也不能關閉了」,梵蒂岡想加快改善和中國的關係,溢於言表。

和中共政權建交,並讓中國大陸地下教會和官方承認的教會合而為一,是梵蒂岡既定政策。這幾年北京當局對於教宗任命主教的過程漸漸釋懷與了解,中國也對於原先擔心「宗教干涉內政」的念頭逐步有了自信,在北京與羅馬教廷雙方互釋善意,各退一步下,雙方關係自然越來越好。更重要的,如果義大利政府出面擔任中梵兩方的「公親」,那麼教宗出訪中國這等大事可不僅不是空穴來風,而是足以震撼台灣的一等一大事了。

外交部不知是避重就輕,還是情勢如此,只能眼巴巴看著愛人跟人走,在回應記者的追查時完全答非所問。設想報導的是義大利的媒體,被爆料負責穿針引線的是義大利政府;但是這個雜誌與義大利政府出面否認了嗎?教廷外交部在教宗出訪安排沒有結論之前,當然不會承認有這個事情進行中。

如今情勢比人強,如果真的守不住了,基於宗教的慈悲胸懷,梵蒂岡仍不致於不管台灣約30萬的天主教徒,政府可以努力看看能跟梵蒂岡建立一個怎麼樣的雙邊關係,極力爭取台灣教會人士在宗教事務上仍維持現狀,而非讓天主教業務也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如此台灣在對歐洲與宗教業務上仍有一定的緩衝空間,以免一敗塗地,在政治與宗教兩個領域都落入「一個中國」的枷鎖。

和中國關係緊密的義大利政府正在協助天主教教宗方濟各準備訪問中國,而教宗訪問的首站就是最早爆發新冠肺炎疫情的武漢市。

政府可以努力看看能跟梵蒂岡建立一個怎麼樣的雙邊關係,極力爭取台灣教會人士在宗教事務上仍維持現狀,而非讓天主教業務也成為中國的一部分,如此台灣在對歐洲與宗教業務上仍有一定的緩衝空間,以免一敗塗地,在政治與宗教兩個領域都落入「一個中國」的枷鎖。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