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投書》「冰清玉潔」的WHO?從「青春有你2」看台灣的國際角色

新頭殼newtalk | 文/林若伊
1970-01-01T00:00:00Z
中國綜藝節目「青春有你2」。   圖:翻攝自網路
中國綜藝節目「青春有你2」。   圖:翻攝自網路

前幾天,在WHO的秘書長譚德賽飆罵台灣,引起台灣全國人民憤怒的時候,有中國的朋友問我:「為什麼台灣人那麼討厭WHO?」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跟她解釋台灣的國際處境,才能達到比較好的溝通效果。就如同網紅波特王說的:兩岸人民認知有差異,是因為過往的教育跟環境的不同。我認識的中國朋友普遍都是親切且友善的,雖然我們有不同的想法,卻不會互相攻訐,畢竟人與人間,想法不同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了。然而,兩岸的交流與彼此間的了解,才是彼此維持和平與繁榮的正途,身為台灣人,也該抱持著積極態度去打破這藩籬。

最近在剛好有個很熱門的中國綜藝節目上檔,在「青春有你2」中,有個很有既視感的片段,我覺得很適合拿來跟中國朋友們說明,台灣在國際上,究竟遭遇了什麼處境。

這個片段是這樣的:全部參賽的選手被分組,來準備公開表演的舞台,而在一個七人小組裡面,成員中有分別叫「冰、清、玉、潔」的四胞胎申家姊妹。通常一個唱跳團體裡的中心位(C位),都是由這個團體裡實力最好,或是最有人氣的角色來擔當。然而,在申家的老四—申潔與王承渲的競爭中,強調著沒有私心的申家姐妹,卻無視於有爵士舞蹈教師證的組員的反對,以「舞蹈(能力)可以練,她比較能抓住我的眼球」等等匪夷所思的標準,強行以人數優勢將申潔選上了C位。

申家四姊妹。 圖:翻攝自網路
申家四姊妹。 圖:翻攝自網路

然而,當舞蹈導師Lisa給她們上課,以及主持人蔡徐坤觀看這組彩排的時候,都對申潔的能力提出質疑,申家四姊妹卻仍然堅持沒有替換中心位的必要,而最後的演出,也是不忍卒睹。至此,「冰清玉潔」一詞,在中國變成了一種負面語彙,用來形容抱團排擠他人的不公平行為,看過這個片段的人,想必定會心有所感。

無獨有偶,在這個世界上有一個國家,由於過往的歷史,現在所主張的名字不被國際承認。雖然在科技及醫療上,在世界上都是首屈一指,卻連關乎到人民最基本健康福祉的WHO都無法加入,原因是因為有另外一個國家藉由一帶一路的影響力,策動第三世界國家抱團來阻攔。無怪乎,許多旁觀的吃瓜群眾也看不下去,紛紛發聲,希望WHO不要將這個國家排除在世衛大門之外。就如同我們舉的例子一樣:血緣不該凌駕在專業之上,政治也不該凌駕在公共衛生之上。

台灣在這次COVID-19的防治上,獲得世界讚譽,追根究底,是因為2003年遭遇SARS時,所學到的慘痛教訓。無法透過WHO獲得病毒株及疫情資訊分享的台灣,付出了和平醫院封院,這種人道悲劇的慘痛代價。號稱「不允許台灣參加世衛大會,不會影響台灣的衛生安全」,且台灣在『祖國母親』呵護下,與世衛在技術層面的聯繫和合作是暢通的。」的中共說法,經此一疫,已不被台灣人民所相信。

台灣加入世衛,讓全世界的公共衛生不再有地理上的死角,已經是勢所必然。這不是「以疫謀獨」,因為已經存在的中華民國政府,事實上早已獨立,只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片面不承認而已。也希望中國人民可以認同,政治議題且由兩國政府博弈,兩岸人民彼此增進了解,不預設立場的前提下交流,才能帶給彼此更長遠的福祉。

順帶一提,在青春有你2中被「冰清玉潔」的王承渲,恰恰好就是土生土長的台灣女孩。

作者 : 林若伊 / 金融科技新創副投資長

前幾天,在WHO的秘書長譚德賽飆罵台灣,引起台灣全國人民憤怒的時候,有中國的朋友問我:「為什麼台灣人那麼討厭WHO?」

我一直在想,要怎麼跟她解釋台灣的國際處境,才能達到比較好的溝通效果。

就如同網紅波特王說的:兩岸人民認知有差異,是因為過往的教育跟環境的不同。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字級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