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向陽憶楊牧 植根台灣的文學巨樹

新頭殼newtalk | 周家豪 綜合報導
1970-01-01T00:00:00Z
向陽與聶華苓及楊牧昔日合影   圖:截取自臉書
向陽與聶華苓及楊牧昔日合影   圖:截取自臉書

學者林淇瀁(向陽)聽聞楊牧過世訊息,迅速在臉書分享昔日備受楊牧愛戴與提拔之恩。多年前向陽曾與陳芳明一起拜訪楊牧,締結了一段不解之緣,向陽回憶並感謝楊牧垂青推薦出版社,進一步出版向楊詩選,內心十分欣喜與感恩,直說楊牧是植根台灣的文學巨樹。

向陽在臉書發文回憶,多年前芳明兄問我要不去看楊牧?我當然欣喜答應,於是在他帶領下,與方梓一起進入楊牧先生的研究室。楊牧先生看到我們前來,相當驚喜,我們聊了一些台灣時局的事,敘舊之後,他要我稍等,隨即站起來,從書架中拿出一本蘇格蘭傳教士杜嘉德(Carstairs Douglas,1830~1877)編於1873年的《廈門音漢英大辭典》(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of Vernacular of Spoken Language of Amoy),表情慎重地對我說:「你寫台語詩,這本辭典或許用得到,送給你。」

多年過去,我一直記得當天在研究室的這幅畫面。這本書是研究廈門音閩南語必備的辭典,甚為厚重,我從楊牧先生手上拿下厚禮,竟啞口不知如何謝他。

1998年,有一天向陽接到洪範書店葉步榮兄來電,說洪範希望出版我的詩選,讓我大感意外,細問之下,才知這是楊牧先生提議、交代的。洪範書店並不輕易為詩人出版詩選,我的詩能獲洪範垂青,讓我倍感喜悅,因此更不敢造次,直到次年才將書稿交出。

由洪範於9月出版了《向陽詩選》,封面使用我自刻的版畫〈平埔母子〉,書封摺頁的內容簡介則出於楊牧先生之手,在向陽心目中的楊牧,不僅是個提攜與疼惜後輩的楷模,還是根植台灣的文學巨樹。 

 

學者林淇瀁(向陽)聽聞楊牧過世訊息,迅速在臉書分享昔日倍受楊牧愛戴與提拔之恩。多年前向陽曾與陳芳明一起拜訪楊牧,締結了一段不解之緣,向陽回憶並感謝楊牧垂青推薦出版社,進一步出版向楊詩選,內心十分欣喜與感恩,直說楊牧式植根台灣的文學巨樹。

向陽在臉書發文回憶,多年前芳明兄問我要不去看楊牧?我當然欣喜答應,於是在他帶領下,與方梓一起進入楊牧先生的研究室。楊牧先生看到我們前來,相當驚喜,我們聊了一些台灣時局的事,敘舊之後,他要我稍等,隨即站起來,從書架中拿出一本蘇格蘭傳教士杜嘉德(Carstairs Douglas,1830~1877)編於1873年的《廈門音漢英大辭典》(Chinese-English Dictionary of Vernacular of Spoken Language of Amoy),表情慎重地對我說:「你寫台語詩,這本辭典或許用得到,送給你。」

網友留言
留言如有不雅或攻擊性文字、重複灌水、廣告、外站連結等內容,本網站將保有刪除留言之權利
留言
追蹤
網頁已閒置超過 90 秒囉!
請按任意鍵,或點擊空白處,即可回到文章。